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十二章 装病
    大越国一个普通壮劳力一个月最多能够赚七百文钱就算得上是顶好的了,而现在顾父直接开出了二两银子的高价来,愿意冒险的人自然不少。

    再说了,人家顾老爷不是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只是让他们去壮壮声势而已。必要的时候帮个忙就行了!

    所以这报名的人自然是不少了,毕竟这二两银子那就跟天上掉下来的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银子不要白不要!

    知县召集起来的人大概有五十来人,再加上顾父召集的人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多号人了。算得上是声势浩大!

    这么一群人去田水庄的人,自然不可能低调的了。

    所以在出发之前傅燕清就已经提醒了,那群人警觉地很,必定不能够让人察觉了,要不然想要把人给救出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好在虽然顾父召集起来的人不怎么样,只算得上是乌合之众。但知县大人那边的衙差就不一样了,到底是训练有素的。

    在衙差们一路的提醒下,这些人倒也算是勉强能够克制得住自己了!

    至于傅燕清她们自然是不可能会跟着一起去了,而是留在顾府等消息!

    顾婉静从顾母的手里得了二百两银子,还没有焐热就给都花出去了。不过这也怪不得顾婉静,有这么大一笔银子在自己的手里拿着,如果自己要是不出去炫耀一番那就对不起自己。

    于是就在各个商家的恭维中,顾婉静将才到手没有多久的银子都给花的差不多了。毕竟是二百两银子,还是买回来了不少的东西。

    例如,胭脂水粉,罗衫连裙,首饰等等。

    顾婉静到家的时候傅燕清已经在家里了。

    大概是抱着炫耀的心态,顾婉静特意拿了一盒自己刚买的胭脂到傅燕清的院子里面去找傅燕清。

    “燕清,这是我今天出去逛街特意给你买的。”其实这盒颜色特别难看,她才看不上眼呢。不过自己看不上的送给傅燕清不是正好吗?谁让她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这副样子,自己就是要让她知道在顾家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小姐。

    也只有自己才配用这些好东西,所以如果她要是识趣的话就应该早点滚蛋,而不是赖在顾家不肯走。

    傅燕清好像丝毫都没有看出来顾婉静的言外之意一般,将顾婉静送给自己的胭脂收下了。

    “多谢,有空的时候我会用的。”

    顾婉静脸色难看的不行,这个傅燕清的脸皮可真是厚,自己都已经这么说了,难道她还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还是说其实她已经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了,只不过是故意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听懂?

    “你喜欢就好。”

    顾母也不是没有注意到这边,只是她是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两个小姑娘就算是有矛盾又能够有什么不可调节的矛盾呢?

    再说了,这不是她们之间相处的时间还不够长吗?等到她们再多相处一些日子,这关系肯定就能够缓和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够成为一对好姐妹也说不定呢!

    田水庄的佃户的确是被大峪山的土匪给关起来了没错,而大峪山的土匪之所以会朝着田水庄的佃户出手,也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

    这大峪山头目也是有点儿小聪明的人,觉得只怕是这世道就要乱了。想着如果世道真要是乱了,那以后他们还怎么过日子?

    尤其是在他们拿了所谓的新手大礼包以后,更加明白这一点。

    所以这不就把主意打到了田水庄的头上来,想着就干这一票。如果要是得手了,那他们以后就是吃穿不愁了,反正他们就在山上藏着,这别人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不是。

    可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官府的人来了。而且还是那种一次性就带了一百多号人前来!

    就算是他们这些人再怎么凶狠,也不可能是那一百多号人的对手啊!

    而且他们之所以能够拿下田水庄的这些佃户也是因为他们在这些人的水井里面给下了药,要不然的话就这四十多家佃户他们也不是对手。

    大峪山的土匪的确是悍勇,但却也不愿意拼命。

    他们抢田水庄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吗?现在官府的人来了,这田水庄注定是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了,所以自然也就不恋战了。

    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

    大峪山的土匪都被抓了,田水庄的佃户都被解救出来了。

    还在家等着消息的顾父听见这消息以后高兴的脸上皱褶都没有看见,顺便问了报信的小哥。

    “田水庄的佃户可有伤亡?”

    “受伤的有二十几个人,至于死的倒是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受伤还好说,如果要是死人了,可就麻烦了!

    这一次顾父可不敢三个人就出门了,而是带了十几个家丁一起出发。

    上一次的时候顾婉静就没有去,这一次顾婉静还是不想去。而且她觉得如果自己这一次也不去的话,那么顾母是不是还是会像上一次一样的再给自己二百两银子?

    毕竟这二百两银子可是让自己风光的一回,要是再给自己二百两银子。

    “婉静跟我们一起去吧!”顾母道。

    “啊?”顾婉静一愣,这怎么跟自己想好的不一样啊?

    田水庄就是个一般的庄子,自己一个好端端的大小姐去那样的地方做什么?至于傅燕清要去那也是她自己愿意的,反正她是不想去的。

    可即便是顾婉静不想去,也不能够表现的太过明显了。

    借口说自己身体不适,如果要是跟着一起去了,说不定还会拖累他们。所以为了不拖累,就不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了。

    傅燕清自然是不会发表任何言论了,反正顾婉静去不去跟自己都没有多大的关系,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顾婉静推脱不去,多少还是让顾母的心里有些失落的。

    不过顾母倒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顾婉静是真的身体不适,所以还专门让人请了郎中过来为顾婉静诊治。

    当然了,顾婉静本身是没有病的,之所以这么说也不过就是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郎中也不会拆穿她,这大宅门里面的事情,他看的也多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这心里就跟明镜儿似的。

    顺着说总归是没错的,既然这位说自己是病了,那就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