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十一章 搬救兵
    顾父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还是提醒一声吧,多少也让人准备起来。”

    毕竟活下去的人越多,对他们的好处也更多。

    傅燕清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要去的庄子叫田水庄,顾父在傅燕清还小的时候曾经带着傅燕清来过几次。继承了原主记忆的傅燕清自然也能够清楚了解庄子里的一切了。

    只是当他们的马车才刚刚驾驶到庄子入口的时候,傅燕清就已经觉察出来不一样了。

    “爹,小心一点。”傅燕清很是清楚这种平静太不正常了,现在如今因为突然间发生了游戏的事情,所以一路上过来他们都能够看见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谈论这件事情。

    而田水庄不说有上百户人家吧,但至少也有四十几户人家。可这会儿却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自然是不对劲的。

    顾父到底是见多识广,当机立断的对傅燕清跟顾母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瞧瞧。”

    傅燕清抓住顾父,冲其摇摇头,:“爹,现在这田水庄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还不清楚,如果你要是就这么进去的话,真要是遇见危险了,你让我跟娘怎么办?”

    “那你说?”顾父下意识的就问傅燕清该怎么办。

    “咱们先把马车给藏起来,然后我在摸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父当即道:“不行,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够冒险?”

    “爹,一切都往好了想,说不定什么事情都没有呢?再说了,我会小心的。”因为要到庄子上来,所以傅燕清穿扮的很是简单,如果不是发髻的缘故,说不定还会被误认为是个未成年的男子。

    所以傅燕清才会对顾父这么说,她才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呢!

    “那也不行,你毕竟是姑娘。”顾母到底不放心。

    傅燕清知道他们不愿意让自己去,也不过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冒险。

    “娘,放心吧!”傅燕清把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匕首给拔了出来。

    顾母被傅燕清给吓了一跳,:“你这孩子怎么还准备了这么危险的东西,你是姑娘家,拿着这些多吓人啊?”

    可顾父是早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闺女跟从前那可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好,你小心一些。”

    “知道了,爹。”

    顾母瞪了顾父一眼,:“你怎么让她去了?”

    “这孩子比咱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了,所以你就放心吧!”其实他这么说,也不过是安慰顾母罢了。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闺女出事,不是?

    顾母也只能是无奈的点点头,同时对顾父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咱们闺女变得好像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虽然闺女从前也是一个贴心的好闺女,但却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顾父看了妻子一眼,:“你现在才发现咱们闺女变了吗?不过这样也好,这个世道马上就要变了,太软弱的人总是难以生存的。”

    这要是他为什么同意傅燕清去的原因。

    要说傅燕清一点都不紧张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即便是她在顾父顾母的面前表现的再怎么淡定其实她也还是紧张的。

    不过她也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够紧张。

    只是当一路摸索进去,都没有发现人的时候傅燕清的神经就更加的紧绷了。毕竟不可能一个庄子的人都无缘无故的不见了。

    必然是有情况的。

    “老大,我看这些人咱们别留着,免得夜长梦多。”说话的是个脸上有刀疤的汉子,眉眼间尽是戾气。

    至于刀疤男口中的老大则是一个长相粗犷的汉子,尤其是那络腮胡看着就知道是绝对不好惹的。

    傅燕清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只怕就是这些人把庄子里面的人给关起来了,只是自己手无寸铁的,如果真要是被这些人给发现了,只怕是落不到好。

    傅燕清立马折返,甚至为了不被发现还走的是小道。

    “爹娘,我回来了!”

    顾母看见傅燕清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才算是勉强放心下来,“庄子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燕清害怕他们会被人发现,让顾父把先前藏好的马车给找出来。

    “咱们边走边说!”

    顾父到底没问,而是上了马车调转车头。

    等到傅燕清跟顾母都上了马车以后立马回城。

    顾母的心一直都是悬着的,毕竟她还没有得到答案。而且燕清什么都没有跟自己说,只是让他们赶紧回头。

    如果这样还不知道是出事了的话,那她就是个真傻子了。

    “燕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燕清见她们走了有一段距离了,才把自己看见的跟顾父顾母说了。

    “咱们现在回去找衙门的人来救他们!”靠他们三个人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衙门搬救兵。

    顾父是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这种情况一看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田水庄是紧靠着大峪山的,而大峪山后面就有一伙劫道的。只是这群人平日里不会打田水庄的主意,这一次只怕也是因为这次发生的事情让大峪山劫道的慌了神,所以才打上了田水庄的主意。

    傅燕清同意顾父去找衙门这件事情,顾父还是很赞成的。

    对付这些人肯定还是他们的人去最合适,就算是不为了田水庄上那么多的粮食,也要为了田水庄佃户的性命不是。

    好在去了衙门将事情告诉知县大人以后,知县大人立马就开始安排人手了。

    “大人。”傅燕清见知县竟然只安排了十几个衙差,担心人手会不够,便打算提醒一番。

    “顾小姐?”

    关于顾家傅家小姐被抱错的事情,其实他也是有听说过的。不过他好歹也是个知县,总不会这么八卦。

    只是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亲生女儿在外面流落了那么长的时间这好不容易才找回来,肯定是要好好对自己亲生女儿的。

    不过看如今的这情况,似乎好像不是。

    “对方的人应该不少。”

    知县里面就明白傅燕清的意思了,这是在告诉自己说自己准备的人手还不够?

    既然人手不够那就再加,知县又点了三十几人。同时因为田水庄毕竟是顾家的,所以顾父又提出来谁愿意去帮忙的,可以一人给二两银子的辛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