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诸天大道宗 > 第813章 讲道理(大修)
    

    佛尊悟道菩提树?

    林伯寻心中正自发懵之时就感知到了大自在系统传递而出的讯息。

    在大自在系统看来,任何一方世界,都是有迹可循,而非混乱无序的。

    换而言之,自天地开辟至宇宙终结,一切变量,无论多么光怪陆离,都是注定的。

    万千藤蔓错综复杂之下,也必有着一颗参天大树作为一切的脉络。

    有人将至称之为宿命,也有人叫其命运。

    命运演化万千,万物万灵皆在其中,只是有着侧重,有人渺小若尘埃不值一提,有的人却璀璨如星。

    前者无需言表,后者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则被大自在系统称之为‘大事件’。

    “......什么意思?”

    无数讯息涌动下,林伯寻只觉目不暇接,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这些信息之中的含义。

    对于他来说,什么宿命,命运,都显得太过难以理解了。

    【......换而言之,面前的这一幕,是足以改变世界,足以让天地所铭记大事件】

    或是习惯了宿主的痴傻,大自在系统的话语转换极快,换成他所能理解的浅显文字。

    “能让天地铭记?”

    抬头看了看无垠的夜空,满天的繁星,林伯寻心头有些颤栗,也有着一抹明悟。

    这位年不过半岁的小王爷,将会是一个极为了不得的存在.....

    生于王侯之家已超迈世间无数人,偏生还有这样的造化,气运,这该是何等令人艳羡的事情?

    明明生下来就已经拥有了自己毕生难求的一切,还能被天地铭记,弄潮世界。

    自己呢?

    若无大自在系统,自己直到死,也未必能爬上前院管事的位置吧?

    可以预想的,自己这一生,最多只能忙碌至干不动,娶一个被不知多少人玩弄过的丫鬟,生一个一样凄惨的儿子吧?

    林伯寻心有复杂,艳羡,甚至,一抹压抑不住的嫉妒。

    “世间大恨,人有我无.....”

    林伯寻心中喃喃。

    大自在系统却仍在传递讯息,并在最终将其总结,以最为浅显的文字显露在林伯寻的脑海之中。

    【悟道菩提树:佛尊悟道之树,蕴有无边造化,疑似与佛尊成道有关,内中别有奥妙】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在这一道声音之中感觉到了一丝波澜。

    “他这么小都可以在树下悟道,我,可不可以?”

    看着树下跌坐的小童,林伯寻怦然心动:“或者,这样一棵树,要是转换源力,能将我的体魄提升到什么地步?”

    虫、鳞、蛟、神、龙、人,自己又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能被天地铭记的东西,源力应该不会少吧?

    几次环顾并未发现有其他人窥视之下,大着胆子走出阴影,向着悟道菩提树走去。

    换做月余之前,纵是借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擅自靠近小王爷。

    但此时,他心中虽有忌惮,但却没有了畏惧。

    或者说,欲望压过了他心中的一抹恐惧。

    一步,一步的走向菩提树。

    而同时,看着渐行渐近的林伯寻以及越来越深沉的危机,三心蓝灵童也急的跳脚。

    “醒啊!醒啊!”

    蓝灵童不住的发出波动,想要唤醒安奇生的本我慧光。

    因为任它怎么呼唤,安奇生的本我慧光就是毫无动静,偏生又不敢违逆安奇生的命令踏出菩提树。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越走越近。

    “要命了......”

    心中危机涌动如潮,蓝灵童终于忍不住,最后瞥了一眼菩提树内空间陷入悟道之中的乔达摩。

    心念一动,身躯之中涌出如潮水一般汹涌的信息流!

    它这一族,或者说三心界万万亿物种尽被那梦魇九头蛇始祖下了不准修行的大咒。

    但这不代表它没有自保的手段!

    它这一族是三心界的天命之族,创世造化之族,哪怕是沦为梦魇九头蛇一族记录信息的地步,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信息本身无法攻击防御,但足够多的信息流,也能将来人的灵魂彻底撑爆!

    轰隆!

    无光的夜色之中有着一道雷霆响彻,闪电划破虚空,照亮了菩提树所在的院落一角。

    林伯寻本已绕开乔达摩,向着菩提树伸出手掌,被这突如其来的闪电吓了一跳。

    他的身子刚刚一颤,就感觉眉心一凉,随即脑海轰鸣炸响,如被大锤砸在了脸上,一时眼冒金星。

    “啊!”

    他身子一颤,险些惨叫出声。

    但未等他叫出声来,脑海之中就涌出无穷无尽的讯息!

    那讯息是如此之凶猛,如此之浩瀚,一时之间,他只觉自己好似雷雨夜惊涛骇浪的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

    随波逐流,随时都可能舟毁人亡!

    “发生了什么?”

    他心中惊骇已极,但却连念头都转不动了,心神被汹涌的讯息彻底充塞满了。

    外在的身子失去控制,一个踉跄,也同样跌坐在地。

    “撑爆你!”

    菩提树内,蓝灵童咬牙切齿。

    心中感知到的危机太过强烈,以至于它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手,几乎将自己内核之外的所有无用的讯息尽数轰击了出去。

    它存世不知多久,跟随拉塞尔,安奇生历经诸界,接触,拥有的讯息若是换成人类的文字。

    足以填满星河天地!

    这一下轰击出去,饶是林伯寻的心神被大自在系统笼罩着,一时竟也恍恍然不知身在何处。

    似乎下一瞬就要彻底陨灭。

    嗡~

    就在这时,蓝灵童的心头突然狂跳起来。

    讯息的涌动之下,它终于感觉到了危机的源头!

    那是一抹比世间一切黑暗都要更为漆黑的光芒,其如‘黑洞’一般,张开巨口,以超乎它想象的速度。

    吞吸着它释放出去的所有讯息。

    且转化成了一种它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波动,毫无破绽的将那青年的灵魂慧光笼罩在内!

    且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强化着他的灵魂与体魄!

    【体魄+1.4虫】

    【体魄+1.8虫】

    【体魄+1.2虫】

    .....

    刹那的失神之后,林伯寻就被连绵不绝的提示音所惊醒,同时感觉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

    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了他的身心,无穷无尽一般的力量在他的心中,身体之中涌动着。

    “这,这就是悟道菩提树吗?”

    林伯寻被彻底震撼了,旋即又生出更大的贪婪,若自己将整颗树尽数汲取了,又能到一个什么地步?

    “这是什么东西?!”

    林伯寻惊喜交加,蓝灵童却是又惊又怒,被人吸取了讯息这还是头一遭。

    虽然释放出的信息都是无用驳杂的,且还有着备份,但这种被人压榨的感觉仍然让它不可忍受。

    可它想要摆脱,却被一股无穷大的吸力吸住,似下一瞬就要将它彻底的拉出菩提树!

    “夭寿了.....”

    蓝灵童心叫不好,再不能忍耐,身子一颤,化作一口铜钟,猛然震荡,发出毕生最大的一声怒吼:

    “醒一醒啊!!!”

    一声怒吼,整颗菩提树都颤了起来,趴在树干之上的灵韵金蝉受惊般跌落而下,掉进了乔达摩衣衫的袖口之中,晕了过去。

    与菩提树一臂距离的林伯寻身子狂抖,这却已不是讯息,而是实质的音波了。

    只这一下,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移位,七窍之中有着鲜血流淌出来。

    “废物!”

    林伯寻灵魂明灭几乎因重伤崩灭之时,陡然听到一声森寒可怖的冰冷之音。

    他骇然看去。

    只见一片幽暗的心海之中,一道狰狞扭曲的身影自一道漆黑如墨的光团之中探出身子。

    那是一个超乎他想象极限的恐怖存在,只看了一眼,他的心神都在颤栗之中近乎扭曲。

    似乎任何看到那存在的人,都要向着他的形体发生转变。

    “你,你,你是谁?”

    林伯寻突然心悸,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惧:“你是大自在系统?不,不,我,我是宿主,你,你不能!”

    “栖身为宿!你不过是吾栖身之地,吾才是心魔系统之主!”

    阴森扭曲的声线响彻心海,更向着菩提树的内空间之中传荡而去:

    “吾名大自在!”

    轰隆!

    如遭雷殛,扎根极深的菩提树如遭雷殛,其上枝叶簌簌而颤,树干之上陡生枯黄,更有着大片干裂。

    一股无形的力量自话音之中流溢而出,其音波所至之地。

    小院的屋舍,地板,假山,湖泊,花草,乃至于湖水,全都开始扭曲起来!

    “大自在?”

    蓝灵童的信息之体都在扭曲,心中生出莫大的震怖,它发现,自己的形态,竟然在此刻也在向着一个不知名的状态转变。

    或者说,扭曲!

    呼~

    这时,一抹绽绽清光随之而生,其光如水,不含丝毫锋芒,所过之处,却如一只大手擦过,抚平了菩提树内外一切即将扭曲的虚空。

    如此巨大的动静之下,菩提树深处的安奇生终于苏醒过来。

    “怪物先生!”

    蓝灵童先是松了口气,却又心中‘咯噔’一声,透心凉。

    清光之中的安奇生,竟连形体都已没了,或者说,却斩却除了本我慧光之外一切外在元神显化的安奇生。

    就只有这一道清光了!

    完了,这下要彻底栽了......

    蓝灵童呻吟一声,捂住脸。

    “心魔之主?大自在?不知与地底的魔圣又有什么关系?”

    清光之中,安奇生的声音微弱却平静,似根本不曾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所影响心境。

    “如此纯粹的心灵之光......”

    隔躯壳相望的大自在魔影似有些惊讶,随即失笑:“原来是斩却魔念所成,本尊还以为你已修成此等心境......”

    修行之道,有千万无穷道路,唯心道最为不可捉摸。

    非是其强绝到不可捉摸,而是心道并不决定境界高低,通透灵慧心的凡人有着,万魔缠心的高强者也同样有着。

    不含丝毫灵机,无有元神外显,心灵即有此等纯净之光者,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正因如此,他方才无法扭曲此人。

    “神魔如阴阳,阴阳可合也可分。”

    清光之中,安奇生漠然回应,似已没有杂念可以生出,却又似有着无穷情绪在其中涌动:

    “你不懂。”

    梦回春秋时老聃曾赠他批语‘斩尽欲魔方成神胎’,安奇生并未奉之如金科玉律,却也不会有丝毫忽视。

    他本意是心灵容神魔二道,演一副神魔太极图。

    可惜变故太多,自斩元神吸引那幕后敌人的注意之后,他就感觉到了自身神魔有着失衡的趋势。

    是以,斩却残缺元神化为菩提子之身,内含自身‘魔念’。

    只留下自己最为本源的‘真我’。

    “何须懂?”

    幽沉的魔光之中,扭曲的魔影探出,如乌云遮天之时垂流大地的阴影,其形如掌如爪,向着菩提树抓了过来:

    “吞了你,一切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