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陆景 > 第二十一章 年迈的户籍官
    一觉醒来,陆景的精神和体力全部都恢复如初。

    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内力也跟着一起恢复了。

    不过,如今的陆景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洗了把脸,在院子里练了会儿风云变的腿法。

    等娜达做好早饭,两人吃饱喝足后却是又赶上新的一轮沙暴来袭。

    陆景在女掌柜敬佩的目光中,提着禅杖毅然决然的走出门去。

    随后……又偷偷进了批货。

    这一次因为有了经验,陆景一口气干掉了十个铁甲武士,而他自己的内力却只消耗了三分之二。

    而等回来后并没怎么休息,又拉着娜达马不停蹄的去拜访了户籍官。

    阿尤布从二十七岁开始担任玛拉撒尔汗的户籍官,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足足在这位置上干了四十多年,一直勤勤恳恳,深受城中居民的爱戴。

    但是他毕竟上了年纪,腿脚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利索了,最关键的是脑袋也不太灵光了,所以虽然他还是玛拉撒尔汗的户籍官,但实际上现在大部分工作都已经由他的两个助手在承担。

    陆景和娜达到达阿尤布的住处后,特意又在门外盘桓了一会儿,等到日上三杆才敲门。

    结果户籍官这时也才刚刚在第三任妻子的帮助下穿好衣服。

    听说是玛拉撒尔汗如今的英雄前来,阿尤布的家人们连忙打开了门,将两人迎了进来。

    又过了一会儿阿尤布也在妻子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不过他的步伐很是蹒跚,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已经皱成了橘子皮,而且长满了老人斑,充满了暮气,同时目光也有些呆滞。

    坐下后听一旁的家人介绍了陆景和娜达,他也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就像是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有什么意义一样。

    而坐了没一会儿,他的嘴角还淌下了一丝口水来,他的妻子见状连忙用手帕为他擦去那丝口水。

    看到户籍官这幅老迈的样子,娜达的一颗心就沉了下去,但是她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口道。

    “阿尤布大人,我们知道您对城中每家每户人都无比了解,所以想要跟您打听一个姓氏。”

    结果阿尤布听到这话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娜达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这时候就听户籍官的妻子开口道,“抱歉,阿尤布的身体不太好,现在跟人沟通也很困难了。”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陆景问道。

    “大概七个月前吧,其实他的身子骨相比于同龄人一直很硬朗,平时还会定期锻炼,但是七个月前我们一家人正坐在一起正常吃晚饭,阿尤布吃得很快,但是等他放下刀叉,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昏倒在了桌上。

    “等他再醒过来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如今就连吃饭都要有人伺候了。”户籍官的妻子叹息道。

    听她的描述,阿尤布很像是突发的脑溢血,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如今的运动和认知障碍也都在脑溢血的几种后遗症范围内。

    而老户籍官发病是在七个月前,似乎也和眼下发生在玛拉撒尔汗的灾难没什么关系。

    最后阿尤布的妻子又补充道,“虽然阿尤布还是户籍官,但是户籍管理的工作其实从三年前就就已经是他的两个助手在做了,你们如果有什么问题,问他们也是一样的。

    “就在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让人去喊他们来这里了。”

    “有劳了。”娜达道谢。

    随后没过多久,就见两个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个叫卡夫,一个叫巴德列斯,两人一进门先向户籍官和他的妻子行礼。

    紧接着又对陆景表达了敬意,表示愿意全力配合两人的调查,但是当娜达告诉他们那个陆景从壁画上找到的古老姓氏后两人的眉头却都皱了起来。

    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后他们倒是也没立刻就否认,只是很谨慎的说要再查查,确认下,然后两人就上了二楼存放户籍的那间屋子。

    娜达也跟着一起上去了,三人足足在里面待了一个时辰,下楼的时候娜达的脸色却很是失望。

    对陆景道,“我们翻遍了全城所有户籍档案,没找到叫这个姓氏的人。”

    “户籍有缺失,或者被涂改的吗?”陆景放下了手中的果脯道。

    “没有。”娜达摇头。

    “曾经用过这个姓氏,又改姓的人呢?”

    “也没有。”

    “所以这个姓氏背后的古老家族,已经彻底消失在历史中了?”

    类似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贵族的确是比平民更容易延续家族,然而依旧有不少曾经显赫一时的姓氏失去传承,更不用说一个已经没落的姓氏了。

    不过陆景还是想再进行下最后的尝试。

    他让娜达问问户籍官的妻子,能不能让他们和户籍官单独待上一小段时间,户籍官的妻子闻言明显迟疑了一下。

    但是或许是因为陆景如今的英雄身份,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将陆景和娜达带进了阿尤布的卧室里,屏退了那里的侍女,之后又深深看了眼陆景和娜达,自己也走了出去,还将门给带上。

    望着床上全程呆滞,毫无反应的阿尤布,女掌柜问陆景,“你真的有办法让他开口吗?”

    “不好说,只能试一试。”陆景如实道。

    脑溢血,顾名思义,就是大脑内的血管破裂出血。

    陆景前世脑溢血的后遗症也很难完全被治愈,更别说在这年代,手边既没有也没有相关医疗器械,也没有合适的药物。

    所以陆景能做的也只是将一只手抵在了户籍官的后心,通过将自己的真气度入后者的经脉,一路向上,慢慢抵达他的脑部。

    然后想办法为他修补了下脆弱的经脉,同时化去了一小部分淤血。

    陆景做的很小心,因为他能感受到阿尤布体内的生机本身也已经不多了,他的经脉也随之一起老去萎缩,变得千疮百孔。

    所以陆景只能一点点把真气往里度,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老头的经脉给震碎了。

    这也是为什么武林之中很少有人愿意传功,因为这是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否则那些顶尖大派也不用费功夫培养下一代年轻弟子,直接掌门师伯什么的出马,一灌一个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