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我能拖动进度条路霄 > 463.一夫当关
    西郊皇陵古道上,三匹战马正放蹄狂奔。

    狭长的古道被两侧的古城墙和陡峭山壁包护其中,地形之显要只能用“死地”二字来形容。

    “郑大人,你可曾感慨过生命是什么?”

    “生老病死吧……”

    “不,我问的是武将的生命。”

    “老爹生前说过,‘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归?那是马革裹尸吧?”

    “战胜,还有永无休止的战争在等你。战败,死者家属咒骂你,军法处分你。临阵退缩,史书上定会贬抑你,而后人一生抬不起头来。若幸八十岁仍不死,当看见年轻一辈沙场杀敌,而自己却有心无力,那时比死更难受。”

    “对!武将的生命就是如此无奈和荒谬,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

    两个中年武将在给一个年轻将领临阵“补课”,而看他们衣甲鲜明、气势十足的样子,明显能看得出是关东联军精锐中的精锐。

    山坡上早已密密麻麻布满的西凉军伏兵自然也看到了三人的身影,第一时间便打出了信号,却并未从山头上向下放箭,而是将他们放了过去。

    “来了,是袁绍先锋来了!”

    “这三人不就是袁绍手下郑马黄三名将?!快去通报前方,他们必是来支援那文丑的!”

    “……”

    三人中年轻那个二中听着山顶上传来的嘈杂声,对身边两位老将抱了抱拳。

    “谢两位大人的提点,我豁然开朗了!”

    既然今天就将是他们武将之路的终结,那么就要有尊严的将他走完。

    犹幸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还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如此壮观的谢幕舞台。

    拐过眼前这条山道,便是豁然开朗。

    而呈现在他们三人面前的,却是两条孤零零的身影。

    其中一个他们认识,正是河北双雄之中的名将文丑。

    而另一个高举马上、方天画戟横于膝前的,不问可知,就是他们这些先锋官此行的对手——吕布!

    …………

    从西园营救弘农王杀出重围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文丑现在是有苦难言。

    后方的事情他一概不知,离开大队单骑闯关为大军开路之后便再没了消息,就连之前制定好的计划是否在有效的实施都不清楚。

    所以当眼前出现吕布那“一夫当关”的身影时,文丑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是赌命了!

    不过,他此时算是赌对了,吕布根本不想杀掉他,至少短时间内不想杀掉他!

    一人一骑前来,挡在这谷地之中必经之路上,目的只是立威——在西凉军中坐实他“天下无敌”的威名!

    在未与真正的吕布交手之前,他也很是干掉了几个“假冒伪劣”的替身,所以还心存侥幸,猜测或许这天下第一武将名不副实……

    可现在文丑终于意识到,今天他这个河北名将注定要成为配角,这样还不如直接送吕布一份大礼,稍后吕布只要略微松松手,自己也还有腾挪余地。

    强打讨不着好,那就来个“捧杀”好了。先把吕布的声望捧得高高的,然后让董卓去头疼这个吕布斗!

    河北名将在这里倒是与第一武将有些“臭味相投”,面子能赚到当然最好。如果不能,那么为了达成目标,什么都可以抛到臭水沟里去!

    君不见,他日白门楼上吕奉先一招“虓虎化犬”,不惜屈身事曹只为他日能东山再起一报血仇。

    大体也是如此。

    所以当那吕布问出需要让上几招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报出了“十招”这个数字。

    …………

    吕布有心相让,场面上好看了许多。虽然仍旧是吕布压着河北名将在打,却没了之前动辄送命的凶险。

    一边是因为吕布没有杀心,一意放在塑造自身威信上;另一边,文丑久战力弱、还没有拼命的心思,只是一味拖延。打起来自然是处处点到即止,好看确实好看,但却无法分出胜负。

    交手两人心中各自分明,观战的西凉军卒们却不这么看。

    在观战诸人眼中,吕布先是横空杀出,以一己之力干倒了“三名”残兵的刺客,现在又压着两名名望通天的河北名将在打,场面上占尽上风、有若神人!

    原本加油助威的众西凉军士此时更是双眼通红的几近疯狂,一时间西凉军气势高涨、场面喧嚣。

    没多一会儿,又一个十招让完,两人战罢即分,隔空对峙。

    在有心人的引导之下,原本“吕将军”的称呼已经被“战神”二字所取代。一时间场中“战神”、“战神”的助威之声不绝于耳,响彻了整片山谷。

    而那袁绍军的先锋、郑马黄三名将抵达此处时,看到的便正巧是这一幕。

    “文……文丑大人还活着?”

    “这人……董卓军中竟有如此猛将……”

    “……”

    又来了三个人,却并不能让吕布的表情稍改半分,他只是淡淡的道:“又来了三个送死的。”

    那三人却并没因为吕布称他们为送死的而动怒,反而看向此时犹豫不定、手中大斧都有些拿捏不稳的文丑。

    “文丑兄的身子颤抖,只因在生与死上下不了决定,像我们这等视死如归的先锋,确实从未享受过这般挣扎滋味的……”

    “黄俊,就有你来的打头阵。”

    年轻人刚刚蓄满了斗志,此时正是战役高昂,闻言笑道:“正有此意……”

    结果手中大刀一摆,人还没策马杀出,却被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一道冷淡声线所打断。

    那声音要如何形容呢?

    似是一把视人命如无物的刀锋,又像蕴含天道至理圣人大义,混杂纠缠、让人不明意味,却又不由自主的去深思他表达的内容。

    “主公未有消息,如果现在就死了,你甘心吗?”

    话一入耳,便如惊雷劈在前方四人头顶。

    “年轻人,我能看到你的挣扎,退到一边去吧。”

    声音仍旧冷漠,没有因为对象的改变而有丝毫变化,只是由远及近,再响起时一如耳语。

    几人闻声转身望去,就见又是三人远远策马向这边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