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想飞升就谈恋爱 > 217、番外(三)
    番外(三)

    沈清弦跑得飞快,他跑快了,这玉简身体更亮,搅动着星海,水流形成暗涌裹着他,像个白色的小漩涡,紫水妖看得欢快,咻地一声追上来。

    顾见深看着这师徒二人,低低笑了一声。

    沈清弦听到了,他与他是用神识交流的:“这样能行吗?”

    说好的不干涉呢?这样会不会带偏了心境?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干涉的话,银狼可真要死掉了,瞧紫水妖这架势,完全没有想去探索一下的意思。可干涉的话,那当年是怎么回事?当年可没有师父牌玉简在旁护着。

    顾见深道:“放心,不要紧。虽说心境能还原现实,但也带上了他们一定的主观意识,轻染圣人仍在抗拒着与乱鹰相遇,所以才会停在这里,不肯前去救他。”

    若是当年的紫水妖,只怕听到水声的时候便好奇地飘过去一探究竟了。

    如今沐熏虽然封住了记忆,可过去的创伤太沉重,早已演变成本能。

    经顾见深这么一说,沈清弦明白了,他松了口气,更加放心地往银狼那边跑了。

    本能这东西说强大也强大,说脆弱也脆弱,只要稍微引起紫水妖的兴趣,本能就只能靠边站了。

    沈清弦总算在快被缠上之前来到了乱鹰身边。

    紫水妖终于见到了银狼。

    此时乱鹰已经昏迷,偌大头银狼沉在妄烬中,尤其刺目。

    紫水妖呆了呆,然后便开始急速转起来。

    他本就是一缕水,没有固定的形体,这般着急后的原地打转……

    沈清弦忍不住吐槽:“他再转下去,银狼都要被卷走了。”

    水波带动水波,这力量可着实不小,银狼再怎么巨大,同妄烬星海比起来也实在小得可怜。

    顾见深道:“不用帮他吗?”

    在这心境中,紫水妖来得已经有些晚了,乱鹰的灵力已经高度透支,他担心紫水妖救不了他。

    沈清弦道:“这可是在星海中。”

    沐熏的战斗力有两个层级,一种是星海外,一种是星海内。

    他是诞生于星海的紫水妖,虽然不懂修行,但却是连接着整个星海的,只要在这其中,那星海中广袤的灵力他都可以轻松调用。

    紫水妖就像一个疏通管道,能够将星海庞大的灵力全部牵引出来。

    这也是沈清弦当初发现他后,想要带走他的原因。

    沈清弦对星海的灵力没兴趣,但若是让其他有野心的修士发现紫水妖这能力,小家伙日后的命运只怕是坎坷凄凉。

    如沈清弦所言,虽然紫水妖进不去妄烬,但却可以碰触银狼。银狼昏迷在地,紫水妖便将星海磅礴的灵力都传输到银狼体内。

    顾见深看懂了:“原来如此。”

    紫水妖这能力实在是惹眼。

    星海中的灵力何其庞大?但因为其形态的问题,很少人能够吸收利用。紫水妖却可以轻易抽取,并进行转化,再传输出去。

    这简直像是开启巨大宝藏的钥匙,谁知道了都会升起贪婪之心。

    也亏了是沈清弦先发现他,否则真不知会掀起怎样的祸乱。

    有这么磅礴的灵力,乱鹰很快便恢复本元,伤口也开始自愈。

    紫水妖显然很喜欢银狼,对他可谓尽心尽力,照顾得极为周道。

    沈清弦和顾见深也不着急,就在一旁看着。

    约莫一个月后,银狼的伤势稳定了,紫水妖松了口气,贪玩的性格便显露出来。

    他绕着银狼转,还坏心眼地拿人家尾巴摆造型,一会儿是圆形然后又一排圆形,末了还整出个小银狼的模样。

    沈清弦道:“打小就皮,长大也不老实。”

    顾见深闷笑一声。

    沈清弦撞他:“我小时候才不这样!”

    顾见深哄他道:“当然不,你打小就清风霁月。”可不嘛,满衣柜的玫红土黄,还美得冒泡。

    都是那次心境的错,要不然沈清弦这黑历史可以藏一辈子的!

    他俩闲聊的空挡,紫水妖已经裹紧银狼的尾巴睡着了。

    虽然治疗银狼用的不是紫水妖的灵力,但显然他也累极了,毕竟还年少,一个月的都没休息,接连不断地转化了这么多灵力,对他来说很吃力了。

    好在银狼的伤势稳定了,他也能歇歇了。

    沈清弦看看这一白一紫,心中略感唏嘘。

    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果然这时候都是两人心中最美好的时候吧。

    最青涩最懵懂最简单,却是之后一切的开始。

    就像精美的舞台剧,无论其中会演绎怎样的悲欢离合,开场总是最特别的存在。帷幕拉开的瞬间,一切才鲜活起来。

    又过了一天,银狼动了动,认真玩人尾巴的紫水妖吓了一跳,弹出去老远。

    沈清弦也是无语了:“难道他以为银狼不会动吗?”

    这是媳妇儿的宝贝徒弟,顾见深不好评价,只委婉说道:“大概是没想到会这时候动吧。”毕竟轻染圣人还在拿人尾巴凹造型呢。

    沈清弦:“……”还能更丢脸点儿嘛!

    紫水妖似是意识到银狼要醒了,他终于放过人家的尾巴,飘到前头看着银狼。

    银狼眼皮动了下,他又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截。

    后来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在银狼睁开一双湛蓝色眼睛时,紫水妖幻化成狼的体态。

    之前绕着银狼转了这么久,紫水妖对他熟悉得很,所以轻而易举就变成了这模样。

    沈清弦轻叹口气:“是沐熏先惹了乱鹰。”

    虽说是沐熏救了乱鹰的性命,但在感情这方面,却是他先招惹了银狼。

    如果他保持着紫水妖的模样,银狼只会把他当做救命恩人,可他却化成了紫色的水狼形态。

    设想一下,一个人濒临死亡,醒来发现救自己的是个如此耀眼如此美丽如此梦幻的同族,该是何等的心神剧颤。

    都是过来人,看一眼银狼的眼睛都知道他对紫水妖一见钟情。

    可紫水妖呢?完全不懂情爱为何物,只是贪玩。

    银狼先开口了,他想问他名字,但说的却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紫水妖也不知是从哪儿学了这么句话,估计连真正意思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听他说道:“那就以身相许!”

    听到这话,银狼一双眸子亮的像夏日晴空,他没出声,可心跳声却已经传遍了整个星海和妄烬。

    难怪乱鹰会说沐熏贪玩。

    他的确是贪玩,非常单纯的、字面意义上人,给人巨大美好又将人推入地狱的贪玩。

    顾见深道:“乱鹰要走了。”

    沈清弦问他:“他是怎么受的伤?”

    顾见深道:“心域这时候很不太平,各族征战,混乱不休。”

    算算日子,顾见深应该还没一统心域,在他称帝前,心域各自为政,的确是混乱不堪,各种窝里斗,斗得你死我活。

    顾见深继续说道:“乱鹰所在的银狼族被灭族了。”

    沈清弦一怔,明白了。

    他看出银狼对紫水妖的喜爱,也看出他在极力克制。

    因为背负着血海深仇,因为还在九死一生的悬崖边上,所以乱鹰不敢靠近紫水妖。

    他走得很匆忙,几乎是落荒而逃。

    紫水妖还挺失落的,不过他回到星海,发现了一片圆溜溜的珊瑚礁后边忘乎所以,玩得很起兴。

    顾见深道:“想去哪边看看?”

    之后紫水妖被沈清弦发现,带回去收做徒弟,成了日后的轻染圣人。

    乱鹰追随顾见深,南征北战,报了灭族之仇,也成为未来的心域大将。

    沈清弦道:“看看他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吧。”根据沐熏的描述,后来他曾回了一趟妄烬星海,想要找银狼,但并未找到,之后便放下了。

    看乱鹰当时的形色,想必他也回来了,只是不知两人是如何错过的,沈清弦和顾见深走一遭,他们也能跟着看一看。

    顾见深低声道:“我还挺想看一看这时候的你。”

    沈清弦瞪他:“看了要怎样?”

    顾见深赶紧道:“不看了!”

    沈清弦哼了一声,说道:“想看就看呗,我也去看看这时候的你。”

    顾见深急了:“不行!”

    沈清弦哭笑不得:”只准你看我不许我看你?”

    顾见深道:“我这会儿很不好看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沈清弦却越发好奇了:“带我去看看嘛。”

    顾见深哪受得住他这语气,顿时妥协:“真没什么好看的……”

    沈清弦算了算时间点,纳闷道:“你这时候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时候他们都以双双成圣,彻底开始了数千年计的“老死不相往来”,这段时间沈清弦除了偶尔带带徒弟,其他时候都是在闭关,无聊得很,难道顾见深还很“丰富多彩”?

    顾见深不愿他想多,只得说道:“走吧,带你去看看。”

    他们一晃便去了心域。

    顾见深解释道:“……心域有位大画师曾去天道游历,有幸见了你一面,回来后闭关数年,作画一幅,在心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沈清弦没反应过来:“一幅画怎地就引起轰动了?”

    顾见深叹口气道:“是你的肖像画,惟妙惟肖,如睹真颜。”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画像,其实是……第四十五章留下的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