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1985 > 第十二章 这不是骗!
    天色刚亮,苏峥就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索,顾不上吃早饭就朝着新目标赶过去。

    八十年代,什么企业女工最多?

    答案很简单——棉麻纺织厂。

    1982年之前,普通老百姓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自己制作,原料布匹只能使用布票去百货商场或者是供销社购买。

    但是大多家庭的票根本不够用,以至于想穿新衣服都要计划着来,攒够一定数量的布票后才能购买布匹制作新衣。

    这种情况造成了严重的产销不对等,很多纺织企业产品积压卖不出去,老百姓想买又买不到的尴尬局面。

    1982年,最高行政部门决定取消布票,纺织品实行敞开供应。

    老百姓购买布匹的限制被打破,只要经济条件允许,随时可以穿新衣服。纺织品企业迎来新春,产能销量大大提高,工人数量随之激增。

    放眼望去,绝大部分纺织企业,除了个别特殊岗位使用男工,普通生产工人基本上都是女工。

    这些女工来自不同的家庭,接触结识的人际关系也不尽相同。

    不夸张的说,如果能得到纺织厂大量女工的认可,基本上能辐射到几倍以上的人群,让更多人知道某种产品。

    要知道,在这个信息传递不发达的时代,嘴巴才是最好的传播消息工具,其中又以女人为最,这就是苏峥为什么挑选纺织企业作为第二目标的理由!

    纺织厂很容易找到,苏峥来到沪市纺织厂时,正好是工人上班进厂的时间。

    一群群身穿白色工装,年纪不一的女工有说有笑走进工厂,每一个都朝气昂扬。

    苏峥站在纺织厂大门左侧,先在地上铺上一层报纸,再将行李包内的卫生巾和海报拿出来摆在上面,在过往女工的疑惑目光中,最后掏出一块硬纸板,纸板上面描着一行大字。

    “免费赠送,需要自取。”

    不知道是免费赠送吸引了女工,还是卫生巾和海报吸引了她们,不少女工在苏峥面前停下脚步。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就围了二三十人,只不过,这些女工都保持着沉默,打量完地上的东西,又看向苏峥欲言又止。

    被这么多女人围着看,苏峥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她们一个个不说话又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苏峥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我是京城造纸厂的推销员……”

    把自己的身份和产品情况大概说了一遍,最后重点强调推广产品免费赠送。一番话结束之后,围观的人群中开始出现嗡嗡议论声。

    等了好几分钟,终于有人走向苏峥。

    这是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女人,默默拿起一包卫生巾和使用图册后,加快脚步挤出人群,汇入进厂工人的队伍。

    有人带头打破僵局,立刻有人跟上,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地上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二十来包的样子。

    不到一分钟,地上只留下一张破碎的报纸。

    这种情况在苏峥的意料之中,缓缓蹲下捡起破碎的报纸,同时不忘对那些还没彻底消失的女工喊道:“两天后我还会过来,有需要的话,可以在这里等我。”

    没有得到回应,苏峥丝毫不觉得沮丧,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离开,却被人喊住。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

    严厉的声音传来,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迈出大门时两个身穿保卫制服的男人跟在他身后一同走了出来,目光不善盯着苏峥。

    苏峥不慌不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这才看向肥胖男人问道:“您是?”

    “我是厂办公室主任颜丙涛,接到举报说有人在厂门口私自摆摊经营。”颜丙涛板着脸瞪着苏峥,扫了一眼干瘪的行李包,眼神莫名再次说道,“谁允许你在这里摆摊的?”

    要是放在前几年,苏峥或许会害怕担心,但现在改革开放了,个体经营已经得到允许,更何况自己并不是摆摊卖货。

    “颜主任你好,我是京城造纸十一厂的推销人员,这是我的介绍信。”苏峥掏出随身携带的介绍信递给颜丙涛。

    听到京城两个字,颜丙涛严肃的表情有了一丝不自然。

    沉默接过介绍信,仔细看过之后递还给苏峥,尽管还是有些不满,声音却是小了一些,“那你也不能在我们厂门口摆摊啊,更何况还是……还是那种东西,影响也太不好了。”

    苏峥慢条斯理收起介绍信,看向颜丙涛身后的保卫人员,表情淡淡却不说话。

    这个时候说再多话都没用,人家已经先入为主给自己打上了标签,与其浪费口舌,倒不如换个方式。

    “你们回去吧。”

    颜丙涛很有眼色地对保卫人员挥了挥手。

    等保卫人员回去之后,苏峥朝颜丙涛靠近,轻笑着说道:“颜主任,咱们都是国企单位,有些话不方便多说,但我简单一说你肯定能明白。”

    颜丙涛疑惑看着苏峥,这小子年纪不大,怎么一副个中老手的口气?

    苏峥故作迟疑,似乎在组织语言,又似乎在斟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片刻之后压低声音:“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厂的主要生产任务是上面指派的。”

    竖起手指朝天空指了指,苏峥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声音更低:“我们生产的东西之前一直都是专供外宾使用的……”

    专供外宾使用?

    颜丙涛眼角跳了跳,看着苏峥不再说话。

    京城来的,专供外宾使用。

    这两个敏感词组让颜丙涛不禁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没底气,越没底气就越觉得苏峥身份不简单。

    就在颜丙涛神色变幻的时候,苏峥又开口了,“老规矩在慢慢打破,好东西不能紧着外国人用,老百姓也得适当享用一下国家给的福利不是?”

    “我出来时厂领导特意跟我交代过,必须优先照顾广大劳动姐妹,不能搞阶级化待遇。不瞒你说,沪市好几所大学已经开始推广使用我们的产品了。”苏峥抬头看向大门上方的几个大字,“你们这里是第二站。”

    大学生都开始使用了?

    颜丙涛脸色又是一变,看待苏峥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苏峥没有直视颜丙涛,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他。看他不停变换的表情,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有些想笑。

    这个年代的人,真的很好骗!

    上一世就听说过不少骗子冒充要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路骗吃骗喝骗女人,甚至敢声色俱厉地训斥地方主管领导。

    关键是好多地方政府非但没有怀疑之心,反倒恭恭敬敬的极力配合,助长了骗子的胆量和野心。

    说白了,这就是信息不通畅造成的。

    这个年代没有网络,人员信息主要依靠工作证和介绍信证明,普通老百姓又没有这种胆量诓骗。有胆量出来行骗的都是大心脏,伶牙俐齿带来的压力让地方工作人员不敢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去验证他们的身份信息。

    苏峥不是骗,他只是适当夸大了自己的行为。

    再者说,他并没有给自己编造身份,也没有狐假虎威表示此行是受何人指派,更没有借机索取什么,即便是被揭穿也不会有危险。

    该说的、能说的苏峥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要看颜丙涛脑子够不够用,能给自己脑补出什么样的身份了。

    “怎么称呼您?”颜丙涛谨慎看着苏峥。

    敬语都出来了?

    苏峥暗暗欣喜,脸上依旧风轻云淡,“苏峥。”

    “苏……”

    颜丙涛卡壳了,称呼他经理吧?显得自己骨头软,直呼其名又显得不够尊重。

    “您岁数比我大,喊我小苏就行。”

    颜丙涛如释重负,换上笑脸:“小苏,既然都是为人民服务,你又是带着任务来到我们这里,我们自然要配合的。你看,需不需要我们把工人们召集到一起,你跟工人们好好沟通一下?”

    颜丙涛的话让苏峥微微一怔,这么好使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自己的目的,苏峥真的有些心动。

    想要点头同意,又考虑到如果自己跟着颜丙涛进厂,造成的影响可就大了。万一以后暴露了,就算不牵扯法律,颜丙涛这个人也会恼羞成怒针对自己。

    厂办公室主任的话语权还是很大的,真要得罪了他,损失最大的还是自己。

    斟酌之后苏峥缓缓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该做的都做了,结果怎么样我管不了,毕竟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们的产品呢。”

    说完,苏峥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留下颜丙涛望着苏峥的背影沉默。

    他到底是真不关心结果?还是故意这么说的?

    颜丙涛纠结了好大一会儿,才转身返回厂里,距离办公楼越近,心情越是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