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1985 > 第七章 送你一包卫生巾
    尽管知道对方符合自己的客户标准,苏峥并没有主动搭话。

    冒然被陌生人搭讪,每个人都会提高警惕,很有可能适得其反。再有就是,相比起一个客户,苏峥更在意大目标群体。

    收回念头,苏峥重新陷入沉思。

    外事经历的群体排除掉,接来下就是高收入群体。

    八十年代中期,哪些人算得上高收入群体?

    这一点不用多想,苏峥很清楚答案。国有单位绝对是这个年代收入待遇保障最好的地方,其中又以企业为最。

    行政机关单位和其他公家单位不是营利性质的,职工维持温饱没什么问题,但若想高消费,那绝对不现实。

    对,就是企业职工!

    苏策暗暗敲定这个目标群体,紧接着思考最后一个目标群体——思想开放的人。

    思想开放,无疑是三个目标客户群体中受众最大的一类,也是最容易沟通的一类人。

    追求新颖的年轻弄潮儿算是一类,还有就是文化水平较高的群体,这两类人涵盖了不同身份的人群,却没有冲突。

    追求新颖的弄潮儿不用多说,看看那些肩抗录音机身穿喇叭裤的青年,他们或许没有特别高的经济收入,但他们为了追赶潮流敢于付出一切的决心绝对无可挑剔。

    再有就是文化水平较高的群体,这是一个大群体,而且是一个让苏峥想想就心潮澎湃的群体。

    大学生!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含金量非常非常高。

    在中专文凭就能当乡镇领导干部的年代,考入大学就等同于自动获得了干部身份,包分配就意味着妥妥的铁饭碗,比工人的铁饭碗都要铁!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拥有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人脉关系网。

    外人不会知道他们以后能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佬,也不知道他们的同学会不会在未来的某天成为某个重要工作岗位的负责人,更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学长学姐是不是已经手握了决定普通人命运的权力。

    想想这些,苏峥恨不得插上翅膀赶紧飞到沪市。

    前有乒乓球外交,自己为什么不能尝试利用卫生巾为自己编织一张人脉网络?

    “嘿嘿……”

    苏峥没忍住心里的臆想,笑出了声。

    “由京城开往沪市的……”

    天色昏暗时广播传来最后的检票通知,十分钟后车厢震动,站台开始缓缓后移。

    北方三月的夜间依旧夹带着丝丝寒意,一个冷颤之后苏峥伸手落下了窗户玻璃。再看车厢内,苏峥惬意松了一口气。

    上车时看到不少人都在检票,现在看来舍得选择卧铺的人并不多,除了中铺那个女人,苏峥身边的铺位竟然空无一人。

    坐火车出行是枯燥的,特别是现在车速很慢且没有手机,怎么打发这二十个小时让苏峥有些头疼。

    站起身假装不经意看了一眼中铺的女人,见她闭目平躺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养神。

    苏峥在车厢内走了一圈,发现不少人已经躺在铺位上,明显是准备用睡眠打发时间。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回到自己的位置重新躺下。

    “嘶……”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腿部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就像是被人揪着某一块肉狠狠拧了一下,瞬间让苏峥清醒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秦慕烟双手握着上下用的梯子,一只脚踩在梯子上,另外一只脚的脚趾正好踩在苏峥的小腿部,脸色微红歉意看着苏峥快速收回脚,穿好鞋子后又问道:“你没事吧?”

    苏峥摇头表示没事,上下铺难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没必要太过较真。

    秦慕烟犹豫了一下,蹲在地上从行李包里掏东西,而后快速离开。

    被惊扰了睡意,苏峥只能靠在车厢上发呆,火车行进制造的声音在耳边不停重复,身体随着车厢轻微的晃动,节奏感十足。

    几分钟后,秦慕烟返回。

    看着双眼出神的苏峥,迟疑了一下又是歉意说道:“刚才真的不好意思。”

    苏峥抬头看了她一眼,因为光线的原因,只能看到她面部大概轮廓。“没事,出门在外难免会有磕磕碰碰。”

    秦慕烟点了点头,嘴角似乎多了一抹弧度。

    就在她准备爬上中铺的时候,苏峥伸手指着旁边空着的下铺说道:“这里没人,你可以在这里休息,这样就不用爬高上低了。”

    秦慕烟微微一怔,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下铺,有些犹豫道:“这样不好吧,万一有人过来……”

    “火车都开了这么久了,总不能有铁道游击队扒火车上来吧?”

    秦慕烟笑了笑,她确实想躺在下铺,只是基本的道德约束让她不好意思主动过去。现在有了台阶,无形的压力顿时消散,同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了一丝好感。

    短暂的沉默过后,秦慕烟主动开口,“我买票的时候专门问过有没有下铺,车站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没有了。”

    苏峥无声笑了笑,这样的事情不是个例,很多人都遇到类似的情况,明明有座位却被告知没有位置。

    秦慕烟注意到苏峥笑的不正常,轻蹙眉头:“你笑什么?”

    “美女,你没做过生意吧?”苏峥轻笑看着秦慕烟。

    这个称呼让秦慕烟愣了一下,心里止不住的欢喜,眼神跟着变得明亮,嘴角微微上翘却是不服气问道:“这跟做生意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铁道部门也是以营利为性质的,说白了就是一门生意。”

    苏峥调整坐姿让自己正对着女人,继续说道,“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是卖东西的,手里有两种品质不同价格相同的产品。在明知道顾客想要好东西的前提下,你是先把好卖的东西卖掉,还是先把不好卖的东西卖掉?”

    秦慕烟轻皱眉头思考片刻,她能听懂这句话里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服气,“他们就不怕乘客闹意见吗?”

    “上车之后还能退票吗?”苏峥反问一句。

    秦慕烟张了张嘴,却找不到反驳理由,过了几秒钟后,撇嘴道:“这也太没有职业操守了。”

    职业操守?

    苏峥摇头失笑,相比起十几年以后,现在已经算是民风淳朴了。

    苏峥自己不觉得,但在秦慕烟眼中他是在无声嘲讽,又夹带着一丝看透一切的淡然。这让秦慕烟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岁数并不大的男人产生了好奇,“你是做生意的?”

    “我……算不上吧。”

    苏峥本想说是,仔细想想这个年代个体户的社会地位,在自尊心的驱使下临时改口。

    秦慕烟看出了苏峥的言不由心,追问道:“那你算是干什么的呢?”

    “我是业务员。”

    “你推销什么产品?”

    苏峥不说话了,前两天在印刷厂就差点被误会,如果不是身穿十一厂的工作服,差点就被扭送到公安局了。

    现在在火车上,自己又没穿工作服,万一被误会,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见苏峥避而不谈,秦慕烟脸上的表情淡化了几分,再看苏峥时,眼神里带着或多或少的警惕。

    两人似乎都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没了谈兴瞬间沉默下来,各自躺在铺位上闭目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慕烟再次坐起身子,从床铺下来弯腰打开行李包。

    中间瞟了苏睁一眼,见苏峥依旧闭着眼睛,似乎放松了一些,快速扯出一沓卫生纸,然后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等她离开之后,苏峥缓缓睁开眼睛。

    女人离开的比较仓促,行李包都没来得及推入床底,苏峥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看到最上面露出的卫生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几分钟后秦慕烟回来,脸色不是很好看,揣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悄悄捂着小腹。看到苏峥睁开眼睛靠在车厢,秦慕烟表情有些不自然。

    就在秦慕烟准备坐下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开口了,“刚才没告诉你我推销的产品,是害怕被你误会。”

    突如其来的解释让秦慕烟疑惑,凝眉看着苏峥。

    苏峥穿上鞋子,将自己的行李包拉出来,准备拉开拉链的时候对女人说道:“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看你不舒服,所以想帮你一下。”

    拉开拉链,苏峥先掏出一本小图册握在手中,随后又从行李包的角落拽出一包卫生巾,一同递给女人。

    秦慕烟看到卫生巾包装的字体时,脸色瞬间变红,本能低头。

    苏峥很识趣的没有去看女人,重新躺回床铺,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图册里面有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