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造化诸天从红楼开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瓦剌大巫师,祭祀良
    “你身为修士,胆敢擅自插手人间之事,难道不怕被仙境巡检发现,魂贬九幽吗?”

    贾理定睛一看,对面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满头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子,腰弯的很低,似乎再也直不起来的样子。

    不过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那双眸子。

    眸子闪着淡淡的蓝光,这种蓝色不是湛蓝,不是天蓝,而是比天蓝更浅的一种蓝。

    当人凝视他时,就会不自觉地被他的双眸吸引,情不自禁的对上。

    “老头子不也掺和了吗?又有何脸面来说在下,你我半斤八两罢了!”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贾理自是不听那种威胁,况且那个仙界巡检他听都没听过,谁知道不是眼前的这个老头子胡编乱造出来的。

    “我是瓦剌族的祭祀良,在俗世修行已有五十个年头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你,想必你定然是这几年晋升的新人,阁下如此年轻,就有了这份修为,倒是后生可畏!”

    “不过擅自插手人间之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犯了巡查使的忌讳,一身修为化为灰灰,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既然阁下都这么说了,那为什么你还要参与这俗世的战争,别说你没做过,你脚底下的大阵就不是偶然的吧?”

    老者脸色一变,阴沉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看的出来!你的师傅是谁?”

    贾理撇了撇嘴,“行了,虽然你痴长我几十岁,但是小子也不是吓大的,今日之事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老者见贾理如此地自信,呵呵笑了两声,声音极为沙哑,好似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般。

    “嘿嘿,小子,既然你一心求死,那老夫就成全你!”

    祭祀良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对他身边的玛哈暮说了两句。

    玛哈暮闻言,带着意外的眼光看向这个出现在自己军阵中的少年,随后他对祭祀良点了点头。

    “习凉坡一战!”

    “嘿嘿,你小子眼光倒是不错,给自己选了一块风水宝地!”

    看着老头不阴不阳的表情,贾理呵呵一笑,“不,这是晚辈给您这个老胳膊老腿准备的长眠之地!”

    两人其实在一开始就知道,今日之事难以善了,祭祀良见贾理年幼,一上来就用言语压迫,打算扰乱了贾理的心理,好让贾理自乱阵脚。

    不过贾理可是见过真正大能的人,老者的这番话又岂能影响到他。

    方才两人的言辞交锋,说到底到最后谁都没占到便宜。

    “小友,你这身法倒是稀奇!”

    方才祭祀良已经拼尽全力,但是并没有与贾理拉开距离,反观贾理依旧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由眼前一热,露出一丝贪婪。

    两军对战,若是可以占据先手,无疑可以在接下来的对战中占据优势,祭祀良本来是打算先行一步,做一些布置,没想到就算是他拼尽全力,也没能拉开分毫。

    “我这还是担心您老胳膊老腿的,没用力呢,就这,您就不行了!”

    贾理对于祭祀良的贪婪熟视无睹,此时他早已将此人划入了死亡名单的行列。

    此时得到了系统的修炼之法,对于境界的划分早已是明了于心。

    虽然一开始他还怀有期待之心,但是真当得到那份功法之时,却发现与自己猜想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路。

    “自始至终,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渡劫,大乘!分前,中,后期。”

    至于之后的境界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句,贾理猜测或许在红楼世界根本达不到那个境界。

    就算是大乘之境,也与当初他接触到了渺渺真人,茫茫大士大不相同。

    不是说仙人之境不强,而是这两位不强,以玉简中的描述,就算是元婴之境就可以完全免疫一朝的龙气影响,但是这两位却被大康龙气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可想而知,他们的修炼之法,与自己得到的这一部相差甚远了。

    从之前两人的脚程和速度来看,他能判断出来,祭祀良的境界其实与自己相仿,都只是筑基期,不过他是在中期,而他应该是在后期。

    若是未得到功法之前,对上他,或许真的是有危险的,毕竟与修士之间的对战,贾理还没有多少经验。

    上一次与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对战,他直接被碾压了,也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经验。但是这一次,祭祀良真的是一位不错的对手,境界相差不大,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就不会阴沟里翻船。

    双方远远的站定,祭祀良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帆,上面环绕着一股煞气,还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血祭之物!”

    贾理嘴角一弯,拿出了小葫芦里自带的两件物品之一,就是那一把,猩红的小剑!

    “小友的东西到也不差,这么来说咱们也算是半斤八两!”

    看着贾理的小剑祭祀良舔了舔嘴角,似乎对这柄小剑志在必得一般。

    贾理一撇嘴,也不去与他炫耀,其实在贾理看来,那个小葫芦远比小剑珍贵的多了,不过神物自晦,祭祀良又是有眼无珠。

    “呵呵!”

    贾理刚笑了两声,突然脸色一变,身形猛地向左侧疾退,当然祭祀良也做出的同样的事情!

    贾理方才所站之处,突然爆出一团白芒,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

    当然对方也未能讨好,就是方才贾理将腰间的软剑,踩进了松软的沙土之中,暗暗送到了祭祀良的身侧。

    不过这一击并未得逞,看着贾理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祭祀良差点就跳起来,“年轻人,说好的尊老爱幼呢?说好的天真无邪呢?一上来就搞偷袭,你的武德呢!”

    刚一交手,贾理顿时就有了一种感觉,这场战斗应该不会那么快就结束,对面的这个祭祀良绝对是个老阴逼。

    当然祭祀良也深有同感,对他来说,贾理从一开始的小白,变成了一个小狐狸。

    若是放在年轻人的身上,像方才这么不要脸的做法,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凭借着阅历上的差距,他这一手坑过不少满腔热血的年轻人。

    不料眼前的这个小家伙,竟然不光是做了防备,并且还脸不红气不喘的偷袭他,这哪像是一个小白干的事情!

    随即祭祀良眼珠一转,阴森森地说道:“小子,只要你将手里的长剑交出来,老夫今日就暂且饶你一命!”

    贾理听了这话,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老狗,你从哪里看出来,今天小爷会输的,难道您眼有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