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三十七章 死士的决然
    ‘我是个一个死士,登仙境的死士。’

    甘樊觉得,自己早在六岁那年,就已死在了那个荒野,被游荡的野兽分而食之,成了孤魂野鬼一般。

    是师父给了自己活路,给了自己家人活路,给了他修仙修行且多活几百年的机会。

    现在,是自己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而做完了此事,自己就可隐姓埋名、不再回人域,找个地方用余生参悟仙人之境。

    但这次的内容,并非杀人,而是……

    “甘樊,过了这层结界就是女子国,其内生活的都是女子,实力在登仙境之上的仅有一二人。”

    戴斗篷的老师如此传声叮嘱:

    “你这次的任务,就是进入女子国潜伏,几天后人域季家的少子季默会抵达女子国,你就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败坏季家幼子的声名?

    为何不直接一剑杀了他?

    元婴境虽在未成仙的修士中已不算弱,可他甘樊,杀之轻而易举。

    但这是师父给的任务,甘樊没有问为什么,就低头答应了下来。

    甘樊不知道师父是为谁做事,但替师父奔波这么多年,甘樊隐隐感觉到,自己是在为一个大家族卖命。

    他这般神魂带着一层层枷锁、修为再高都无法挣脱束缚的修士,就是大家族豢养的‘死士’。

    本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季默和泠小岚抵达女子国的那一晚,甘樊混入国师府,本来是小心翼翼、生怕被那位国师一巴掌拍死,但混入宴席后突然发现……

    这国师神念虽强,但自己想要杀她,不需要第十三招。

    ‘又一个可怜虫。’

    只会对神灵祈祷获得神念之力,而不懂如何修炼自身、得道长生。

    甘樊用随身携带的迷魂丹,以及一点点口技——模仿女子嗓音,将这个季默引出国师府,趁对方神魂迷蒙之际,直接敲晕扛走,禁锢了他元婴。

    接下来的事,略微出乎甘樊预料。

    师父将计划制定的十分详细,这让从小就是在修行、修炼、磨砺术法、奔波卖命的甘樊,略有些不适应。

    【短时间内与女子国多名女子共度春宵。】

    这些凡俗女子,自己半仙之躯,竟……

    罢了,一个死士,没有挑拣自己任务的权力,他甘樊为了完成师父交代的命令,主动污染了自己的半仙之体。

    再见了,纯阳仙躯!

    他摸进了第一家女子的房门,对方不仅没反抗,相反还十分主动。

    走出来时突觉神清气爽、脚下生风,整个人宛若焕发新生,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于是,第二家、第三家……

    他如一个将军,意气风发、指点方遒、泼墨挥毫、纵横驰骋、故技重施;忽又枕戈待战、英雄归来、严阵以待、常备不懈、元气大伤;又突然听到了木鱼声响,宛若厌倦了世间纷争,剑老无芒、力有未逮、放马归田、种豆南山、悠然落日伴远山。

    从未有过任何畏惧,不懂何为恐惧的甘樊,那晚……腿软了。

    他咬牙坚持,变化妆容、易容成了女子模样,在那季默被女子国国师呵斥时,在人群中尖细着嗓音,喊了一句:

    “打死他!”

    女子国国民群情激奋,将季默吊去了城头。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而恢复精神的甘樊,做完了计划的最后一个步骤——将季默被吊在城头,浑身挂满菜叶的情形,用法宝记录下来,并将法宝放在边境特定的位置。

    甘樊去做了,顺利完成了任务的最后一步。

    没有得到下一步指令的他,从云中再次看到女子国的国都时,眼底产生了一股股火焰,道心有了一丝丝异样。

    他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活法?

    这个时候!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北野神使!

    三言两语救下了季默,甚至将师父安排的计划完全打乱,更是被女子国奉为上宾,与那天衍玄女宗的当代圣女眉来眼去!

    这是他的国,是他未来的乐园!

    甘樊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去动这个北野神使,否则会节外生枝。

    北野是人域之外人族势力最强盛的区域,在人域也颇有名气,那里有着祈星术,而祈星术的大月祭,普遍被认为拥有仙人境的战力。

    他在云上潜藏身形,想静静等着这些人离开女子国,可……

    心头总是无名火起,一想到那个神使坐在华美车架上享受众人行礼,整个国度宛若一朵盛开的牡丹,却专门为这个神使绽放!

    ‘杀了他,嫁祸给季默。’

    ‘杀了他,嫁祸给季默!’

    自己岂不是能更好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

    师父背后的主人,或许畏惧季默背后的势力,但北野多莽憨,说不定能重创季家。

    而他,到时候就能凭这般功劳,在女子国逍遥度日,成为女子国女性共有财产,做这女子国唯一的……

    上仙!

    甘樊没有多想,也没有多犹豫,念头通达的一瞬,御空到了国师府上方,目光锁定了早先查明的北野神使住所。

    埋伏他一波,他死定了!

    先模仿季默的嗓音,传声将他吸引到门前:

    “熊兄,歇息了吗?”

    来了。

    这个神使根本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刻,突然出现在这个角落!

    没想到吧,可怜人,哈哈哈!他甘樊自己都没想到!

    这样才能出其不意,这样才能让对方无迹可寻,以达到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的目的!

    季默应该用剑用的不错,那好……

    剑蕴千灵,劫运横生!

    长剑一抖,点出万千剑气,对木门后的身影激射而去!

    对方在这个距离不可能躲掉自己五成实力的一……剑……

    躲开了!

    甘樊嘴边狞笑定格,却见自己要杀的那个年轻人身形正飞速后退,两颗脑袋大小的圆球法器爆发出一股璀璨清冷的光芒!

    一股浩瀚的星辰之力迎面而来,宛若山崩海啸,竟将他推的向后急退!

    又见丈长的冰棱朝自己激射而来,甘樊目中凶光大作,阴冷的面容上略带恼怒,手中那饮血不知几何的仙剑,向前斩出数十道锐利剑气。

    道道剑气如匹练,层层震荡撼乾坤。

    那北野神使背后绽出双翼,竟在自己必杀的第二式之下左闪右突。

    整个木楼宛若即将倒塌的沙雕!

    正此时!

    甘樊灵识狂跳,视线边缘捕捉到一朵盛开的莲花,那莲花一层层绽开,有道身影已诡异地出现在自己背后,对他点出数剑。

    来不及多想,甘樊身形翻转,袖中飞出数十道乌光,也看到了背后袭来的那人是谁。

    她在百丈外的空中,一袭白衣、面纱若雪,正是跃神境的泠小岚!

    叮叮叮!

    剑气相交、剑影对碰,甘樊竟被打的连连后退,肩头、胳膊飚出一股股血箭。

    甘樊心神大震,这泠小岚不是跃神境修士吗?不是比自己修为低了一个大段,很难伤到自己吗?

    看泠小岚……右脚下点、左脚蜷起,长发向后飘散,七朵莲花自她身周飘舞,竟是那般美不胜收,但在这般美丽之下,又藏了无边杀机……

    甘樊一咬牙,此刻完全没有能正面胜过这女子的把握,身形立刻就要朝空中遁。

    “女神曾言,天地有其边界!”

    一声大喊突然从地面传来,甘樊低头看去,刚好看到那波涛汹涌、罪恶深重,又衣着暴露、接不住自己第十三剑的国师,高举着一把华美短杖。

    强烈的神念波动以国师为圆点扩散开来!

    甘樊……哐的一声,上冲的身形竟宛若撞在一面无形墙壁上。

    正此时,国师身后突然转出一道曼妙身影,左右高抬做虚握状、右手向后拉扯做拉弓之形,掌心竟凝出道道光亮,凝成一把光影之弓。

    突然出现的这人,甘樊此前从未见过,但第一眼就记住了对方美丽的身形。

    弓弦震颤!

    甘樊眼前一黑,完全来不及做任何应对的他,元神突然萎靡,像是还没修行时,被人用拳狠狠砸了下后脑。

    泠小岚已是杀到,朵朵莲花绽放,甘樊浑身彪起血箭!

    这是、这是陷阱!

    整个女子国应该没有几个人实力在他之上,而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几人,竟在这里埋伏着他!

    还特地藏在柜子里,藏在床榻上!

    甘樊猛地一咬舌尖,背部亮起了几道秘纹,身形朝一侧猛地挪移出数十丈,低头喷出一大口鲜血。

    头顶竟出现了一面巨大的圆盘,圆盘由圆环拼起,每一道圆环都在按不同的速度旋转,其内竟囊括了星辰之理。

    ‘女子国有神灵名为‘女神’,后不知所踪。’

    这是,那国师借来的神灵之力!

    空中走不通,只能另想他法!

    甘樊视线捕捉到,那个季默此时也已升空,风风火火朝此地杀来,而季默手中,还有数件仙宝!

    他怒吼一声,强忍浑身伤势打出道道流光,将袖口藏着的法器对泠小岚汹涌砸去,身形先迂回半圈,毫无征兆地急速落下,一掌朝那个北野神使镇压而下!

    抓个最弱的,挟持他然后遁走!

    “熊兄!”

    泠小岚果然紧张地喊了声,而那个国师,还有那位美丽的陌生女仙子,也满是惊慌地看向了那个北野神使。

    死吧!

    不过要在贫道借你性命逃生之后。

    突然间,甘樊瞳孔猛地一缩,心底警兆狂跳!

    大意了,没办法闪!

    甘樊只能下意识在身周爆发出全部仙力,化出数十丈长巨蟒幻象,张嘴咬向地上的男人!

    那个北野神使……突然身形一矮。

    口中发出一阵古怪的音节,身周飘着的三颗硕大水晶球光芒大作;那古怪音节是因念动词语太过迅速,那水晶球的作用是神念增幅!

    地面木板破碎,显露出下方那闪耀的六芒星,无边星辰之力自地表汇聚,一颗银白色的龙头已然凝成,对上方冲来的巨蟒发出震天怒吼!

    那个神使身形一跃而起,居于银龙额头正中。

    星龙随之跃出大地,龙身宛若透明,其内显出诸星宿之影,龙嘴张开,竟将那巨蟒一口吞没,冲向天穹,撞在那面圆盘之上……

    待星光炸碎,甘樊感觉自己的脖颈被人握住,一股强横的神念冲击着他已重伤的元婴,元婴已破碎、金丹已炸开。

    “啧,祈星术离开了北野,威力直接下降了这么多……不过这个登仙境好像更水。”

    甘樊听到了这人的喃喃自语,勉强看到了这个北野神使的面容。

    对方喃喃道道:“这登仙境,用丹药堆出来的?”

    “你!你……”

    泠小岚自一旁飞来:“熊兄!留下他魂魄拷问!”

    “不用,祈星术有一段通过燃烧生灵残魂看他最近几个月记忆的咒法。”

    这是甘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便似要坠入无尽的黑暗。

    记忆……看记忆……那岂不是,那晚上发生的事都会展露给他们……

    ‘这就是男人吗?也不过如此嘛,对不起挠伤你了哈,之前太紧张了。’

    ‘结束了吗?不是刚……这个,你为什么好失落的样子,我需要为你做什么吗?’

    ‘不要伤心,你已经很努力了,原来这就是人域的夫妻之礼,过程很迅速呢。’

    “啊!”

    甘樊突然睁开双眼,额头燃烧起一层火光,吓的吴妄将他残躯直接扔了出去。

    泠小岚皱眉道:“他竟自燃了最后的元神。”

    “这是个死士吧,大概。”

    吴妄摇摇头,看向下方那正要偷偷离去的国主和国师,朗声道:“还是国主大人神机妙算,知道今夜有人来偷袭,早早来此地埋伏。

    多谢国主与国师相救!”

    女子国国主抬头看了眼吴妄,又禁不住嗤的一笑,抬手用力摇了摇。

    “天亮了来宫里找我哦!”

    吴妄含笑答应,身形自空中缓缓落下;而来迟半步的季默,此刻只能检查检查尸身,干些仵作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