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制相河山 > 002 无双城!
    王向右好奇的看着,不自觉的靠近了一些。

    他和门口院子里的小孩子们靠近在一起,一起瞧着正在洗头的大姐姐。

    穿着廉价运动服的大姐姐,此时正在洗着头,用的洗发膏还是收头发的行商提供的。

    商人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正在看着在脸盆架子上洗头的女孩。

    “丫头,洗干净一些,洗两遍,头发干净了才能卖个好价钱,我这洗发水可是上等货,海神宫的夫人们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洗发水!”

    旁边的小孩子,还有老娘,脸上都有些光荣的神色,就连洗头的丫头也郑重了很多。

    收购商人的名字是车行载,平常就是在人多的居民区里收购头发,然后卖给一些需要的人。

    秃头的人很多,治不好。

    一些染发烫发的女演员需要假发,一些掉头发的男人女人也都需要假发。

    一顶假发,可是能够卖到几百块钱的。

    而他收购这个丫头片子的一头长发,只需要给两块钱,再加上随便一些糖块之类的小玩意,或者是洗发水之类的。

    正在微笑着等着的时候,眼尖的车行载就发现有一个小孩子靠近了自己的自行车。

    王向右对这个商人自行车上的行李袋子更好奇一些,他直接走到了车后座的位置,朝着一个西瓜大小的牛皮袋子闻了闻。

    “去!小孩子一边去,不要乱碰我的东西!手不干净!”

    车行载迅速想要推开这个小孩子,他可不喜欢这些毛手毛脚的小半角(jue)儿。

    王向右转过了身,身体很自然的避开了这个男人抓向自己的手。

    很快,王向右用纯洁的大眼睛看着车行载。

    “叔叔,我可以看看这个袋子里的东西吗?”

    王向右很想看看这些东西,于是很期待的看着这个叔叔。

    车行载皱起了眉头,不爽的说道:“不行!小孩子一边玩去,别打扰我做生意,我袋子里的可都是值钱东西,弄坏了卖了你都赔不起!”

    王向右眨了眨眼睛,“小孩子可以卖吗?叔叔你看我能卖多少钱?”

    车行载心中一惊,在迅速看了看左右,在确定没有别的成年男人在这里后,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正常的男人都出去干活了,就算是女人也需要出去工作,基本上留下来的都是一些照顾小孩的老妈子,或者是还没有开始上学的小孩子。

    车行载可不想被当成人贩子,在海州这个地方,人贩子属于必杀的几个序列之一。

    “你这小孩子真烦人,我看你就值一块钱!”

    车行载不耐烦的走到车子旁边,检查了一下皮袋的口子,确定没有被打开后就放心了。

    王向右嘟起嘴,不高兴的说道:“你不会做生意,我爹爹是天底下最会做生意的人,我去问我爹爹去!”

    小孩子的好奇心有个限度,现在王向右不高兴了,他要回家找爹爹问个事情,想要得到自己很值钱的肯定。

    车行载笑着说道:“快滚!”

    王向右正要离开,听到这个叔叔那么不客气的话后,就气愤的站在了原地。

    车行载看到后,就笑着说道:“小屁孩,再在这里捣乱,我就把你屁股打开花!”

    王向右迅速用双手捂住了屁股,双眼满是委屈。

    尽管从小神功盖世,但是被娘亲教训的时候,还是要乖乖的不反抗的。

    从小就淘气多动的王向右,自然是对打屁股的事情很在意的。

    车行载露出了大人的微笑,“小屁孩,怕了吧?你爷爷我在来海州以前,可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号的高手!人称神影手——万紫千!”

    当然,来到王大人的地盘上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改名换姓了,也金盆洗手了好几年,用多年积蓄买了一辆自行车,做起了小生意。

    王向右的委屈的快要哭了,他生气的伸出白白嫩嫩的小胖腿,在飞速的将这个自行车踹翻之后,小家伙迅速的跑路!

    “大坏蛋!”

    做了坏事情的王向右,快速的撒腿就跑。

    小家伙跑的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原地留下了幻影,消失不见。

    在原地被惊愕住的不仅是车行载,还有周围的小孩子和大娘。

    车行载的自行车已经被踢残了!

    整个自行车被那个小屁孩一脚踢飞了两米远,重重的在墙壁上固定了一秒多钟才倒下来。

    车把直接歪了,车轮严重变型!

    跑啊跑啊,在跑到了繁华的街道上,听到周围热闹的车鸣声和店铺里的吆喝声后,王向右就稍微平静了一些。

    他疑惑的看着左右两边,这一次又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

    周围都是不认识的店铺,不认识的行人,不认识的建筑。

    王向右慢慢的往前走着,尽管迷路了,但他并不害怕。

    爹爹曾经说过,不管是在海州还是山州牧州,哪怕是在周围五个州之外的地盘上,只要是报上他的名字,就不用担心找不到家的事情。

    往前走啊走啊,在路过一家卖鸭肉面条的铺子时,王向右看到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姐姐。

    大姐姐和明珠姐姐一样大,明珠姐姐是王向右同父异母的姐姐,王明珠。

    王明珠的母亲是一名金发的牧州人,早先是奴隶身份,所以出身相对低一些,不过也很受父亲的喜欢。

    王向右靠近了这个大姐姐,他第一次见到会对着鸭肉面条流口水的大姐姐。

    梅慈蹲在了铺子口的地上,眼睛直直的看着里面桌子上摆放着的鸭肉面条。

    一碗碗的白面条,还有白色面条上淋着酱汁的鸭肉,以及最上面垫着的青菜,还有旁边篮子里洗好的清脆黄瓜,真的是好想吃啊!

    “姐姐,你口水掉在地上了?”

    王向右很认真的提醒了一句。

    梅慈心中一惊,在看到蹲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后,就迅速擦了擦嘴,严肃的说道:“咳!一边去,不要打扰我思考问题!”

    王向右乖乖的站了起来,说道:“哦,那我走了。”

    梅慈不打算理会这个小孩子的,但是在看到这个小孩子穿着的小皮鞋后,迅速说道:“等下,这位公子,咱们再聊聊!”

    王向右好奇的看着这个大姐姐,乖巧的点头说道:“嗯,大姐姐你好,我叫小右,大姐姐你叫什么啊?”

    梅慈看了看这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有些于心不忍,又有些脸红。

    但是腹中的饥饿,还是让这个侠女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小公子,小女名叫……王……花花!”梅慈迅速给自己想了一个名字,肯定的说道:“是叫王花花!”

    王向右高兴地说道:“好巧哦,我也是姓王,姐姐你不上学吗?”

    王向右好奇的询问这个大姐姐,他的哥哥姐姐要么是去上学,要么是去上班,没有那种会闲在家里的哥哥姐姐。

    梅慈对这个话很多的小屁孩并不愿意搭理,她迅速的说道:“这个不用你管,我问你一个事情,你看起来家境不错,小女子我不小心把钱包弄丢了,公子您能不能好心借我几块钱吃个饭呢?”

    王向右想了想,很奇怪的说道:“我没有钱啊,吃饭还要钱吗?”

    梅慈顿时就泄了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怎么会和你这种小孩子废话,一定是饿昏了,没有钱吃什么饭,你这笨小孩快点走,别在这里烦我了,唉!好饿啊……”

    王向右听到后,就站起来说道:“花花,我也有点饿了,我们进去吃饭吧。”

    梅慈有些懊恼自己瞎起名,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这么没文化的名字。

    不过反正也不需要用到明天,无所谓了。

    “没钱吃什么饭?本姑娘虽然饿得慌,但是坑蒙拐骗,还有要饭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

    压根就没打算还钱的梅慈姑娘,此时表现出了莫名的底气。

    王向右恨不明白啊,他想了想,感觉说不明白,于是就直接伸出手拉起了大姐姐的手。

    “花花你跟我来,我们去吃饭,不要钱的~”

    王向右双手抱着大姐姐的手臂,把这个饿了四五天的大姐姐给拉向了面馆。

    面馆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也看到了梅慈和王向右,不过还是继续做了自己的事情,在一张张桌子上摆放着给即将下班的工人们准备的午餐。

    “没钱吃什么饭?你这小孩子怎么不听劝呢?我没钱给你买饭吃,咱们回家吃吧!”

    梅慈大声的说着话,把错误都推到了小孩子头上。

    王向右没有和梅慈辩解,而是来到屋子里后就和面馆的老板说道:“叔叔,我们两个没有钱,可是都很饿了,能不能让我们在这里吃一顿饱饭?”

    面馆老板听到后,将盆子里的面条用筷子盛到碗里,说道:“好啊,随便端两碗饭去一边吃吧,我这边很忙,你们不要捣乱碍事就可以了。”

    梅慈听到后,迅速说道:“多谢老板仗义!此恩此情,它日我们姐弟必定加倍报答!”

    面馆老板皱起眉,“面不值钱,吃多少都无所谓,不过你们两个真的是姐弟?怎么说话的口音都不一样,这小孩子的口音是正宗的城里话,你这人是外地的吧?”

    梅慈心中一惊。

    这个时候王向右高兴的说道:“是啊是啊!叔叔真厉害,我是住在城里的,不过迷路了,叔叔你知道怎么回去蓝星区吗?”

    面馆老板在听到那个名字后,就意识到了问题。

    他看了看王向右这个小孩子,又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梅慈,说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后我送你回去。”

    “好的!谢谢叔叔!”王向右高兴地道谢,还很有礼貌的鞠躬道谢。

    梅慈饿极了,很快就和王向右一起坐在了一个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鸭肉酱面。

    面馆老板不动声色的继续忙着,没过几分钟门口就过来了二十多个工人。

    这些工人都是附近工地上的工人,工地上的工人有两三千人,此时下工后就分散到了各个店铺餐馆附近,也有那种自带干粮的人,不过这种人很少很少。

    不仅是面条和一些米饭,很多工人都喜欢在繁重的工作过后喝一瓶冰爽的啤酒。

    啤酒的价格并不贵,附近有工地和工人的店铺,进购啤酒的时候能够拿到优惠价格,即使是卖得钱低一些,也和原本价格一样赚。

    这条和很多政策一样,都是王大人制定的规矩。

    海州的规矩并不多,法律也不完善,所以王大人把规矩立在人心里。

    在海州的规矩里,死刑序列的罪名并不多,就算是贪污和造反,也达不到死刑的标准。

    人贩子属于死刑序列的入门槛,也属于有人报案之后,必须要第一时间处理调查的工作事项。

    所以在有人跑到街上找到了附近巡逻的公务员后,几名准备吃饭的公务员迅速疾行到了面馆的门前。

    当几名穿着官服的男人面色威严凝重的出现在面馆的门口后,正在吃饭聊天的工人们就集体沉默了下去。

    面馆老板迅速走过来,伸出手指向了里面的一桌。

    正在埋头吃饭的梅慈,嘴巴里鼓鼓的,此时疑惑地看向了这里。

    王向右并不是那么饿,而且也乖乖的吃完了一碗面条,此时正低头趴在桌子上吸面汤,站在那里很认真的喝着汤。

    感受到奇怪的气氛,王向右也好奇的看向了周围。

    当一个面色威严,年纪二十六七的男人走到他面前后,王向右迅速乖巧的喊道:“康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

    徐康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小孩子,“你认识我?”

    王向右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哼!不认识就算了!”

    徐康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少女,又看了看有些熟悉的王向右,迅速坐在了两人中间的位置上说道:“对不起,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你是谁了,我从小记性就不好,等下我给你买玩具赔罪好不好?你爹是谁?”

    另外几个公务员,此时也紧盯着梅慈。

    梅慈并没有意识到她被误会成骗小孩的人贩子了,此时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背景板。

    于是梅慈就主动的说道:“他叫小右,好像是姓王,王小右。”

    徐康这下明白了,惊奇的说道:“是向右?我们去年只见过一次吧,你真的一眼就认出我了?”

    王向右喜滋滋的说道:“哼!我记性很好的,去年的事情肯定记得!我还记得那天大家在白凤妈妈那里吃过饭后,我和爹爹还有个哥哥们一起去泡澡了!”

    徐康并不是王向右父亲的孩子,他的母亲徐白凤之前嫁过人,生过几个孩子,后来成了寡妇去王大人家里当奶妈后,就成了一家人,还给王大人生了儿子王富贵。

    早些年徐康兄弟几人都是在外地,和母亲断绝了联系,后来王大人在海州稳定了之后就照顾了这些人,安排他们到海州接受教育。

    尽管不是亲哥,也不是一个爹,不过王向右并没有那么多想法,觉得这个也是哥哥之一。

    徐康在确定了王向右的身份后,就迅速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

    海州有五个城市,最中心的城市就是王大人所在的城市,无双城!

    无双城的中心区域,便是王兰陵办公和休息的蓝星区,也是海州和全球达官贵人聚集的高端区域。

    在蓝星区的一环位置,便是王兰陵的家,海神宫。

    每年都有从世界各地过来的,数以万计的人来这里朝圣。

    王向右萌萌哒的歪着头,“这里是哪里呀?”

    徐康看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艰难的解释道:“这里是城南野外的地方,正在修建的天涯县。”

    王向右听到后,高兴地说道:“我知道!我外婆就住在海角县,天涯和海角都离无双城很近吧!”

    徐康点了点头,“不算太远,两地的界碑距离是九万米,分别在无双城的东南和东北区域。”

    插不上话的梅慈主动的说道:“这两个地方加起来就是天涯海角,命名的人真有文化!”

    她拍了一个马屁,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给这两个地方起的名字。

    徐康摇了摇头,他已经确定没有人贩子了,因为没有人贩子敢绑架王兰陵的孩子。

    “不是,两个名字加起来是天下无双。”

    “无双城的寓意是:海角天涯无对,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