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16章 黎明
    小女孩儿手中的白色卡牌上画着一副黑衣男子的半身像,那男子的口中布满獠牙,如同一只渴望鲜血的恶魔。

    在她阴毒的眼神中,白色卡牌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开始疯狂旋转!

    “呼!”

    寒风之中,白色卡牌竟突然开始自燃!一缕青烟飘起,原本长亮的车厢灯开始不断交替闪烁!

    凌一望着眼前的情况,心中震撼难以附加:她竟然能打破游戏规则强行灭灯!

    “这张鬼牌是我在‘恶灵镇’剧本中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它可以暂时性地改变剧本规则,算是鬼牌中非常稀有的品种……”

    剧烈的灯光闪烁下,小女孩儿的身后,一个巨大的黑影开始若隐若现!

    “虽然只有三十秒,但已经足够将你大卸八块!”

    小女孩儿话音刚落,整个车厢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伴着一阵诡异的奸笑声,她已化身成为巨大的怪物!

    此时,凌一已经无处可逃,面对那身体机能远强于人类的怪物,他根本没有机会跑出车厢!

    “拼了!”

    凌一挥起已经冻得麻木的手臂,疯狂地扫开座位上厚厚的积雪。

    脖颈后面传来一阵血气,凌一知道,那怪物此时已经站在他的背后!

    “究竟躲在哪里……”

    凌一双手插进雪堆中疯狂的翻找着,却最终也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举起硕大的手掌,漆黑怪物满眼都是戏虐之色……就是这个男人害的自己差点阴沟里翻船,它定要将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拍成肉酱!

    留下一声叹息,凌一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或许,我的极限也就如此了。”

    凌一无奈地低下头……面对死亡,他亦有所恐惧,可更多的还是没能真正破解谜题的遗憾。

    高高举起的利爪猛地砸下,小女孩儿竟是发出无比愉悦的尖叫声!

    寒风落下,凌一甚至已经嗅到了那漆黑手臂上的腥臭味!

    电光火石之间,一阵阴风袭来,凌一只听耳边传来一句:“别放弃……”

    一声闷响,怪物的宽厚的手掌竟然被什么东西给牢牢挡住!

    “援兵?”

    凌一扭头望去,漆黑之中虽然依旧什么都看不见,却能听到车厢里传来剧烈的打斗声!

    来不及多想,凌一整个人直接跳到雪堆中,疯了一样地开始朝更深的地方挖掘!

    黑暗中,怪物化的小女孩儿发出凄厉的叫声,它望着跪在雪堆上不断尝试的凌一,巨大的眼球中终于浮现出惊骇的神色!

    “你疯了吗?杀他,杀他呀!”

    不男不女的声音响彻整个列车,可无论小女孩儿如何嘶吼,眼前的东西就是不肯退让一步!

    凌一的指甲已经全部裂开,身体四周流出的鲜血也将白雪全部染红。

    随着指尖传来一阵剧痛,凌一摸到了一个书包大小的冰块!

    挖出冰块,凌一一把扯开已经破烂的衬衣,将它紧紧贴在胸口。

    骨裂的剧痛让凌一近乎昏厥,但求生的渴望让他的大脑不断地进行自我催眠,战胜困意!

    薄薄的冰层开始融化,凌一也终于触碰到了冰封在里面的东西……

    白色卡牌燃烧殆尽,车厢的照明也终于得以恢复。

    凌一望着怀中的婴儿尸身,终于缓缓露出笑容。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小女孩儿望着眼前的男人,声音都开始颤抖,“我会死的!”

    凌一闻声抬头,只见一个瘦弱的男人背影挡在自己身前的位置——竟是之前已经被杀害的弱懦男!

    “你……”

    呆呆地望着僵持在车厢中的二人,凌一的思路终于在这一刻完全疏通!至此,他才有把握说解开了这辆亡灵列车上的所有谜题!

    望着眼前的小女孩儿,懦弱男的眼中有悔恨,更多的却是宠溺与包容。

    他轻轻推了推眼镜,象极了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教导:“十年了,无论是什么样的怨恨,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小女孩儿惊恐地后退两步,眼中充满了绝望:“你究竟是哪一边的!”

    弱懦男子叹息着摇了摇头:“十年前,你因为我而死……可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你已经杀了太多与此事不相干的人……该结束了。”

    咬紧牙齿,小女孩儿怒吼道:“我才不管你们这什么垃圾剧本,我就是来拿积分的!什么父女情,人鬼情,跟我有个屁的关系!”

    小女孩儿眼神一变,可怜兮兮地望向凌一:“大哥哥……你冷静一点……不就是积分吗,我不要了还不行吗?下次灭灯我不会杀你,让你成功完成任务,你看行吗?”

    凌一望着态度大变的小女孩儿,微微一笑:“那我问你,用人命换取积分,这么做对吗?”

    “不对不对……是我的错,我以后坚决不会这么做了!”小女孩儿脸上陪笑,不停地道歉。

    “那我再问你……你,是好人吗?”

    小女孩儿微微一愣,随即用力点头:“我帮助过很多剧本中的新人过任务,我是好人,我当然是好人!”

    凌一点头头,随即猛地将手中的灵符贴在婴尸的头上!

    “去他妈的好人。”

    凌一咒骂了一句,灵符在婴儿的头顶开始剧烈地灼烧起来!

    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小女孩儿浑身黑气四溅,不多时竟然如煤炭般开始剧烈燃烧!

    车厢之中,耀眼的火光映在满是寒霜的车窗上,仅仅片刻,小女孩儿的身影已经化成一滩黑色粉末,混在厚厚的冰雪之中。

    “谢了……”

    望着已经灰飞烟灭的小女孩儿,凌一低声说道:“没想到,你才是这趟列车上真真正正的亡灵。”

    转身对视着凌一清澈的眸子,懦弱男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该道谢的人是我。”

    就在凌一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之际,脑海中那个熟悉的声音再度出现!

    “恭喜轮回者完成任务,母女怨灵,奖励积分,2000!”

    苦笑一声,凌一差点忘了还有隐藏任务一事。

    小女孩儿不停地展开杀戮,归根结底就是要多得积分,虽然凌一现在还不清楚这个积分的作用和用法,但想想也知道是非常重要的一种道具。

    离开第七节车厢,凌一发现之前的黑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每节车厢上方的电子表也不再显示时间。

    跟在凌一身后,懦弱男问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

    挠挠头,凌一解释道:“楚唯……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您的妻子,从日记开篇到结束一共用了9个月的时间……一个女孩儿,9个月,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孕期。”

    “外加第七节车厢的特殊性,我猜测当初您的妻子就是坐在前排的座位上遭遇了事故,导致她在死前还在懊悔为什么偏偏坐在了这里……车厢的时间和空间都是独立出来的,我猜应该是还原了当年出事时的时间和地点。”

    “其实真正让您妻子无法释怀的,并不是您当年的冷漠,而是你们的孩子,是她死前的一刻才刚刚降临人世……却注定了无法成人的悲剧。”

    凌一摊摊手,沉声道:“十年前的12月,正值百年一遇的寒冬,所以车厢的温度才会降低到如此程度。”

    其实除了以上说的几点,凌一猜测的主要来源是脑海中浮现的隐藏任务,母女怨灵。既然涉及到母女,那唯有两个结果,楚唯和她的母亲,或是楚唯和她的女儿。

    结合9月怀胎的思路,凌一当然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但这样的说法对于一个剧本的NPC来说太过诡异和不尊重,凌一自然要将其隐藏起来。

    懦弱男欣慰一笑,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日记上提到的人会是我?”

    凌一缓步向前面的车厢走着,小声说:“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直到白衣男死在封闭的第十一节车厢里,我才意识到列车上居然真的存在纯粹的灵体,也就是……亡灵。”

    意识到当人家面叫亡灵似乎有点失礼,凌一尴尬一笑:“在日记中我得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您的妻子一直以来都深深地爱着您,列车上真正的怨灵,其实并非楚唯,而是你们的女儿。”

    说到这里,凌一不仅暗叹小女孩儿虽然作为反派却一定没有熟读剧本,不然他们连一丝存活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杀死白衣男,日记本上的成人指印,车厢里散落的线索……其实都是您做的,对吗?”

    面对凌一反问,懦弱男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列车的汽笛声突然响起,漆黑的窗外也终于透进一丝光明!

    在阳光的照射下,懦弱男的身形化为半透明状,他一个人默默地望着第七节车厢的方向出神。

    捡起之前丢掉的拐杖和黑礼服,浑身的剧痛让凌一怀疑自己虽然通了关却未必有命活着离开……

    “恭喜轮回者,完成剧本,亡灵列车,获得鬼牌‘楚唯’,积分1000……神鬼游戏,结束,轮回杀阵,关闭倒计时……”

    听着脑海中回荡的声音,凌一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是那种对于未知的猜疑与渴望!

    沐浴着阳光,懦弱男子的身影缓缓消散在尘埃中,凌一也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