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15章 全员恶徒
    凌一蜷缩在车厢最末端,这是别人用性命换来的机会,他绝不能轻易放弃!

    “拧下你的脑袋……”

    怪物悠闲地走在过道上,随便一脚踢烂身边的长椅。

    咬破嘴唇,咸腥的血液让凌一的头脑时刻保持清醒,他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急如焚!

    “它的移动速度太快了……硬冲下一次灭灯无疑是在自杀。”

    凌一紧闭双眼,努力让自己忘记眼前的恐惧,不断地模拟着下一次灭灯时的求生路线。

    除去已经被锁死的第十一节车厢,能够让凌一自由活动的共有十节,以单独时空间的第七节车厢为分界线,分为前面6节和后面3节……

    “我该怎么办……真的就只剩下等死了吗?”

    凌一脑海中推演了无数种逃生的方法,却无一例外的全部以失败告终!

    “手无兵刃的人类怎么可能斗得过怪物!”

    凌一心中暗叹,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等待怪物找到自己的位置。

    “等等……兵刃?”

    突然间,凌一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后静悄悄地从口袋中拿出那张已经皱巴巴的灵符。

    这张灵符是在所有人上车后,游戏制造者交到每个人手中的唯一道具!

    “如果单单只是坚持到终点,那么这张灵符的作用就相当于零……在这场生死游戏中,他们手中仅有的道具,绝不会只是护身符那么简单!”

    沉重地脚步声已经来到耳边,凌一甚至已经能听到那怪物粗重的呼吸声!

    将灵符死死地捏在手心,凌一此时无暇思考,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耳侧。

    黑暗中,一只带着无数怨灵的手掌轻轻抓在凌一头上的长椅边角,它瞪大眼睛,发出由于满足而更加尖锐的笑声:“大哥哥,找到你了呦!”

    “嘭!”

    猛地将长椅掀翻,怪物一巴掌就向凌一的后脑拍去!

    “就是现在!”

    心念已至,凌一调动全身力量,一个翻滚起身就向第七节车厢冲去!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我就是为了活下去才参加的这场游戏……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黑暗中,凌一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他疯跑着翻过身前的相互交叠的桌椅,脑海中车厢的构造如在眼前,无边的黑暗已经给凌一带不来任何阻碍!

    距离第七节车厢还剩十米……

    距离灭灯结束还剩八秒……

    前所未有的求生欲刺激着凌一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就算曾经初次得知自己身患绝症时,凌一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想要活下去!

    他从未思考过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调查案件,寻求真相,赚取金钱……周而复始,从未停歇。

    太多年,没有过对于人性的思考,或许在凌一眼中,罪犯和普通人并无任何差别,只是一方能带给自己荣誉和金钱,另一方,只是这个过程中需要被消耗的物品。

    破案无数的我,也是恶人吗?

    不知为何,凌一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着退团时搭档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不以善为目的的善事,与恶无异。”

    亡灵列车,只会接纳恶人!

    从登上列车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注定没有善终!

    “或许……我们眼中的杀人恶魔,在以上帝视角观摩这场大戏的人眼中,却是个正义的行刑者……”

    凌一越过阻碍,伸手去摸近在眼前的车厢大门!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活下去……”

    指尖传来的触感让凌一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身体刚要前倾,一阵刺骨的疼痛却从脚踝一路传至大脑!

    “嘿嘿,抓到你了!”

    怪物的手掌生满倒刺,它将凌一倒挂在半空,随后猛地摔在地上!

    一阵天旋地转,凌一重重地倒在地上!

    “噗!”

    凌一吐出一口浓血,胸腔的肋骨已是断裂大半!

    巨大的手掌握着凌一的脑袋,怪物骇人的声音再起:“感恩造物主的游戏规则吧……让你可以再活三分钟。”

    车厢的灯光中透出一股暗黄,黑暗消散,一切恢复平和。

    凌一平静地躺在车厢的过道上,刺眼的光亮映在他的眼中,却已没了光彩。

    小女孩儿欢快地托起他的小腿,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面的车厢走去。

    “赶紧杀完收工……”

    小女孩儿回头望了一眼生死不明的凌一,笑道:“你真的很不错……不过,你可不是第一个发现我身份的人。”

    听到这句话,凌一抬动眼皮看向小女孩儿。

    “还记得之前那个戴眼镜的大姐姐吗?”

    凌一默不作声……他当然记得,那个跟男朋友吵架最后惨死的女孩儿。

    “在我动手之前,她居然猜出了我的身份,真的是好险……差一点就拿不到最高积分!”小女孩儿说着,话语中还带着几分得意。

    浑身断骨的疼痛此时已经散去大半,只剩下无尽的麻木。

    “是她身上的香水味吧……”

    凌一被她拖行着来到第七节车厢,冰冷的空气反而让凌一觉得有点舒服。

    “因为我和她调换过位置,我闻到了她身上的气味……是一种很独特的香草,只有近距离才能闻到。”凌一侧着头,望着身边滑过的一排排座椅,喃喃着,“她闻到了你身上的香水味。”

    “原来如此!”

    小女孩儿似乎没了力气,随手将凌一扔在车厢半腰的位置,气喘吁吁:“你还真厉害……如果队长在的话,一定会想尽办法收你进组。”

    凌一试着撑起身子,浑身的疼痛让他险些昏迷。

    “喂,你是好人吗?”

    突然,凌一抬头问向小女孩儿。

    微微有些错愕,小女孩儿不可思议地对视着凌一认真的目光。

    半晌,她突然开始大笑,仿佛是听见了多么可笑的笑话!

    “好人?啊?”小女孩儿捂着肚子,眼睛眯成一条缝,“在这种地方,谁敢说自己是好人!”

    “那就不是了呗……”

    凌一缓缓垂下头,抹掉嘴角的血液:“让一个坏人杀掉另一群坏人……真是个恶趣味的家伙。”

    爬起身子,凌一干呕着又吐出一口血渍,他感觉浑身的热量正在一点点散去,不出十分钟,自己就要死在这节冰冷的车厢中。

    “你说什么?”

    小女孩儿累的满头大汗,似乎准备休息一会儿再继续搬运。

    在她的眼中,凌一此时不过就是一具会说话的尸体罢了。

    在寒风中摇摇欲坠,凌一决然一笑:“我说……我不想死在你手里。”

    “你觉得,你还有得选吗?”小女孩儿露出邪恶的笑容,“既然你这么说,我会好好折磨你,放干你的每一滴血液,再卸掉手脚……”

    在小女孩儿的恐吓中,凌一闭上双眼。

    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下来!

    破案多年,解过无数谜题的他,第一次进入到如此完美的冥想状态!耳边没有一丝风声,火车的轰鸣也逐渐转小,凌一站在空无一人的黑暗中,默默地望着眼前一整面墙的线索!

    “隐藏任务,母女怨灵……”

    凌一捏着下巴,翻开墙上挂着的日记本:“楚唯的日记……”

    “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小女孩儿的身份无疑就是十年前死于列车的楚唯……可为什么任务显示的却是‘母女怨灵’……”

    在虚无的空间中来回踱步,凌一暗道:“难道说我遗漏了某个重要的线索?”

    翻开日记的最后一页,上面模糊地写着:“如果……靠后一点……没事……”

    合上日记,凌一转身来到第七节车厢,从上到下俯瞰着这趟列车的整体。

    “为什么单单是这节车厢与众不同……它是否代表了什么特殊的意义,还是说……因为这是楚唯生前所在的地方……可这一切跟母女怨灵又有什么关系?”

    奇怪的数字9,拥有单独时空的车厢,最后一页日记……

    “怨灵……”凌一捏着下巴,突然眼神一亮,“是灵符……原来,这才是灵符真正的用处!”

    凌一猛地睁开眼睛,意识疯狂地涌进他的脑海!

    “谜中之谜……原来,逃生的方法不止一种!”

    凌一望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冷笑一声:“杀戮,有的时候不仅要靠武力,也要靠脑力!”

    完全不管小女孩儿狰狞的表情,凌一拖着身子开始向第七节车厢中的9号座位走去。

    “装神弄鬼……”小女孩儿挡在凌一身前,“你想干什么!”

    从口袋中掏出铁链,凌一沉声道:“你还想再体会一次被杀的感觉吗?”

    原来,在壮汉死后,凌一将他的铁链偷偷藏进口袋……原本为了预防懦弱男背叛而准备的武器,却成了此刻小女孩儿的克星!

    望着凌一手中的铁链,小女孩儿声音冰冷:“你以为……就凭现在的你,能杀得掉我?”

    “要试试吗……别小看了人类的求生欲。”

    完全不理会小女孩儿的威胁,凌一一只手直接插进9号座位上厚厚的积雪中!

    “可恶!”

    小女孩儿的面部逐渐开始狰狞,只见她手心上方缓缓浮现出一张白色的长方形卡片!

    望着依旧我行我素的凌一,小女孩儿尖叫道:“鬼牌……规则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