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11章 最后的晚餐
    “老板!”

    漆黑的窗外,一个人形紧紧地贴在列车厚重的玻璃上,一对硕大明亮的眼睛透着白光望向白衣男子。

    “谁!”

    白衣男子大吼着想往后退,却被车厢大门堵住去路。

    “我是你的好朋友呀!”

    那个人形露出锋利的尖牙,硕大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神一直在白衣男的身上游移不定。

    “你……你不是……”白衣男的嘴唇开始颤抖,“不可能的……”

    看到白衣男惊恐的表情,窗外的人头竟是开始调转角度,大头朝下地盯着他,大嘴一张一合,发出阵阵怪笑。

    “滚!都给我滚!”

    白衣男怒吼着,他用双手抱住头部,将身子缩成一团。

    一连过了十几秒,窗外的笑声戛然而止!世界仿佛再次陷入死寂,耳边,仅剩下列车行进的轰隆声。

    白衣男颤颤巍巍地睁开一只眼睛,外边那扭曲的人形却早已没了踪影……

    站起身,白衣男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打湿,他死死地盯着最近的窗口,缓缓挪步过去……

    双手按在玻璃上,白衣男壮着胆子向外望去……漫无边际的黑雾中,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幻觉……

    白衣男颓废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或许是自己太紧张了……

    “就是死也是那小子先死,我在怕什么?”

    他突然间很想吸一支烟,却发现身上根本没带这些东西。

    “这么久还没有动静,想必那小子应该已经死透了。”

    白衣男叹了口气,用力撑起身子。

    刚想打开车厢的门锁,白衣男只觉背后一阵阴冷,仿佛有什么东西就在后方注视着他!

    不自觉地打着冷颤,白衣男定在原地不敢动弹。

    身体的本能在不断地告诫着自己,如果此时乱动,他的下场绝对会跟之前受难的几人一样凄惨!

    “梁叔叔……”

    身后,一个稚嫩的女声传来。

    白衣男根本不敢搭话,他害怕地双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我是蕊蕊呀,您不记得啦?”

    身后的女声如今已经来到耳侧,白衣男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一阵冰凉,仿佛有一双如寒冰般冷彻的枯手在用力地抱紧自己!

    “跟我没关系……别来找我……求你了,别杀我……我,我不想死……”

    白衣男惊恐地哭喊着:“当年的事跟我没关系……是工头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去找他啊,是他害的张继海,是他……是他……”

    突然,胸侧的冰凉散去,那双枯手似乎也消失无踪!

    白衣男跪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涌着。

    刚打算松一口气,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前,一股股清香的气息正吹拂在他的脸上!

    没有任何光源的车厢里,即使近在咫尺的两人也都看不清面容,可白衣男却能察觉出,一张脸就贴在他的面前!

    因为这香气,正是当年他玩弄张蕊身体时,对方身上的气味!

    “求你了……真的求求你放过我!”

    白衣男抬起头,望着眼前虚无的黑暗哭喊饶命,一只手却偷偷伸进口袋。

    抽泣几声,白衣男眼神猛地一变,突然抬手向面前按去!

    此时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张画满红字的灵符!

    “去死!”

    怒吼着,白衣男手中的灵符居然开始焚烧起来!

    顾不得手上传来的灼痛,白衣男握着灵符就向前扑去!

    “噗通!”

    鼻血喷出,白衣男竟是扑了一空,借着灵符的火光,他发现身边根本没有鬼怪的踪迹!

    灵符灼烧的声音充斥在车厢的每一个角落,直至它全部化成飞灰,白衣男这才稍稍有些安心。

    伸手握向门把手,白衣男抹了一把鼻血,却感觉脖子发痒,似有发丝在脖颈处来回滑动!

    瞪大眼睛,白衣男缓缓抬头向上望去。

    黑暗中,一双又白又大的眼球正倒贴在列车棚顶死死地盯着自己!

    不等白衣男发出尖叫,一双大手突然垂下揪住了他的脑袋,直直地将他薅了上去!

    ……

    照明恢复。

    卧铺车厢里,小女孩儿牢牢地抱着凌一的胳膊,而壮汉和懦弱男子则躲在离车厢大门最近的床铺下面,久久不敢露头。

    “都出来吧。”

    凌一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小女孩儿的肩膀,朝她微微一笑。

    用力爬出床底,壮汉透过门上的小窗一眼便看到另一节车厢中爆满的鲜血,直惊的合不拢嘴。

    “那……那家伙怎么……”

    壮汉望向凌一,不明所以。

    懦弱男用力掰动连接门的把手,惊恐道:“这门被反锁了,怎么办?”

    “那个混蛋!”壮汉疯了一样用力踹着车厢门,“居然为了活命把我们全困在这里!”

    凌一望向壮汉,随后又盯着懦弱男子的脸注视了一会儿。

    “全完了,没办法搜集线索,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懦弱男子喃喃着,依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那也未必!”

    突然,凌一起身走到壮汉两人身边,冷漠地望向窗外:“这场打着游戏旗号的杀戮,马上就要结束了。”

    不等壮汉和懦弱男子有所反应,凌一继续说道:“时间紧迫,我也只能将自己推理出的线索全部公开,但具体逃生的方法依旧还不清楚。”

    “那你还墨迹啥,赶紧说啊!”壮汉仿佛在凌一身上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轻咳一声,凌一靠在车窗边缘,望向除自己以外的三名幸存者,终于开口道:“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这是我推理的出发点,也是整个事件的根基。”

    “我们每一位来到列车上的人,都是现实世界中遇到危难或是身处绝境的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情侣,混混,侦探,医生,强盗,奸商,学生,律师,还有工人……我们,构成了这场游戏的必要条件,也就是多职业人物组合。”

    凌一目光敏锐地扫视着三人,继续道:“游戏一开始,错乱的时间,多出的物品,其实都是游戏设计者给我们的提示……它在告诉我们‘这场游戏是真实但不现实的’,并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去进行适应。”

    “我们浪费太多的时间在做无用功,直到女律师死亡,大家才认识到这场杀戮是真实存在的,再打算接受自身角色的设定,已经为时太晚。”

    “跟网络游戏的模式一样,虽然设计者给了我们规则,但究竟怎么通关还需要我们自己来想办法……而办法的关键,就在于各个车厢里提供的线索。”

    凌一顿了顿,说道:“在搜证的过程中,有一件事让我格外在意……就是数字9。”

    “9?”

    壮汉和懦弱男互相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没错!”

    凌一转身用手指在车窗上写下数字“9”,同时说道:“在第七节车厢中,电子表上显示的时间与我们现实中登车的时间正好相差9个小时,而楚唯的日记中也明确写着,她从第一天记日记到最后一天,相隔正是9个月。”

    “这说法是不是太牵强了!”

    懦弱男望着凌珑:“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像这种特别巧合的数字有非常多!”

    微微一笑,凌一扭头看向小女孩儿:“是啊……在到达第九节车厢之前,我也认为这很有可能就是个单纯的巧合……可你们还记得么,餐车里挂着一副画。”

    “最后的晚餐?”

    “对。”凌一正式转过身,望着小女孩儿,“就是那副名画‘最后的晚餐’,它的右侧被撕掉一片,被撕掉的部分里包含了四名角色……”

    “13减去4……也是9!”壮汉长大嘴巴,不可置信道。

    “就算这个数字频繁出现过许多次,可它与我们之间却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懦弱男情绪有些激动,他手指颤抖,眼镜上的汗渍已经让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点点头,凌一解释道:“确实,我们之中一共有十个人,跟数字9构不成任何关系……可是……”

    凌一死死盯住懦弱男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我们中有一位,不是‘人’呢?”

    懦弱男后退两步,惊恐道:“什么!”

    “什么叫我们中有一位‘不是人’?”壮汉扯着嗓子喊道。

    闻言,小女孩儿吓得连忙缩到凌一身边,同时懦弱男也将身体往床底下钻。

    壮汉一把将懦弱男的身体拖出,双手用力一提将他牢牢按在墙上,随后扭头示意凌一继续说。

    “最后的晚餐,讲的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它在暗指我们中存在一名‘叛徒’,也就是那个……不断夺取同伴性命,不断维持这场杀戮游戏的刽子手……我们口中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