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9章 楚唯的日记
    等待照明恢复,小女孩儿第一时间跑回凌一身边,惊恐地望着满墙的鲜血,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大叔他……”

    小女孩儿害怕极了,她紧紧拉着凌一的袖口,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一连数秒,凌一呆站在原地。

    在他眼前,上一刻还鲜活的生命,如今却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还愣着干什么?”白衣男的叫喊声传来,“赶紧找线索啊!”

    闭上眼睛,凌一用力握紧拳头。

    “大哥哥……”

    小女孩儿抬头望着凌一白皙的面庞,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臂。

    “我们走。”

    重新睁开双眼,凌一拉着小女孩儿的手头也不回地就往下一节车厢赶去。

    进入第九节车厢,与之前的硬座不同,这里是餐车,过道看起来宽松了许多,两旁整齐地排列着餐桌和座椅。

    “座位上什么纸条也没有。”

    懦弱男跪在地上,来回扫视着座椅下面。

    “不行就继续前进,没准重要的线索都藏在卧铺里!”

    白衣男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抬脚就打算赶往后面的车厢。

    “等一下。”

    凌一喊住即将离开的三人:“墙壁上贴着一副画。”

    跟随凌一的声音,壮汉也注意到,在列车车厢的连接处贴着一副油画,纸面破旧不堪,但上面的人物依旧清晰可见。

    众人来到油画前,端详了半天却也看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会不会是故意拖延我们时间的障眼法?”

    壮汉的眼睛死死盯着车厢大门,仿佛那里随时会冒出什么东西一样。

    凌一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油画中的每一个细节。

    油画整体呈现出具有年代感的黄色,画的是西方特色的教堂内,一群年龄各异的人正在一条长桌上用餐的情景。

    画面正中间,一名褐色长发的男子正低垂着眼睛示意大家就餐。

    油画上充满破洞,且有一部分内容似乎被人撕了下去。

    “这幅画是名作‘最后的晚餐’,它为什么会被贴在这里?”懦弱男小声疑惑道,“我记得原画中一共是有十三名角色,可是这里面却少了四个人。”

    凌一也注意到,油画的最右部分已经不见,在他的印象中,那里画的应该是正在聊天的三人和眼睛望向另一侧的一人。

    “先把它记下吧……再这么耽搁时间,一会儿又要灭灯了。”

    白衣男说着就带头前往卧铺区域。

    走在凌一身边,懦弱男小声道:“我知道你因为之前的事记恨我……但是想报仇,也得有命出去才行。”

    说罢,懦弱男便跟上壮汉,只留下凌一和小女孩儿在队伍的最后面。

    来到卧铺车厢,线索的搜查也变得困难许多,需要上中下铺位都看一遍才能过。

    壮汉由于身体壮硕,上下扶梯不方便,只能搜索中铺和下铺,而小女孩儿身材娇小,就负责探视每一张卧铺的地面部分。

    “我们还剩多少时间?”

    白衣男一把将床上的被褥掀翻,气冲冲道。

    凌一心中默数着秒数,回应道:“按照之前的推断,我们这次应该只有不到两分钟的活动时限,可刚刚已经过了时间……”

    一听这说法白衣男瞬间来了精神:“我们会不会是已经逃出来了!”

    “怎么可能……”凌一冷笑一声,“我猜是游戏难度的原因,为了让我们没那么容易团灭,它的时间缩短存在下限……上一次灭灯的时间并没有增加,这也意味着亮灯的时长在3分30秒后就不再缩减。”

    “呸”了一声,白衣男不再理会凌一,继续翻找起来。

    “你们快过来!”

    壮汉大声叫喊:“你们看这是什么?”

    闻声赶去,凌一看到,在过道的中间位置,9号下铺床上平躺着一本暗红色的记事本。

    轻轻拿起记事本,凌一注意到,本上有些部分带有少量灰尘。

    “你接触过它吗?”

    凌一问道。

    壮汉摊摊手表示自己并没动过。

    回想着之前车厢几人的位置,从前到后依次是壮汉、白衣男、弱懦男、小女孩儿,还有自己……按照这个顺序,如果第一个发现记事本的壮汉没有动过,那么其他几人更是没有机会能近距离接触到它。

    “在我们发现之前,这个本子已经被人动过了。”

    凌一迎着车灯,大概能看出上面有几个指印形状的地方是没有灰尘的,根据指印的大小判断,动这记事本的应该是一名成人。

    “你是说,除了我们以外……这趟列车上还有其他人?”懦弱男警惕地环望四周。

    “没错……而且这个‘人’,有极大的可能性就是杀害所有人的凶手,或者是这场猎杀游戏的幕后主使。”凌一稍稍捏了一下记事本,很单薄。

    “快看看里面写的啥。”壮汉急不可耐地催促着。

    凌一翻开记事本,第一页上用黑笔写着几个醒目大字:楚唯的日记。

    “楚唯?”

    小女孩儿奇怪地望着凌一:“该不会是之前那名大姐姐的名字吧?”

    “闭嘴!”

    白衣男直接粗鲁地捂住小女孩儿的嘴巴:“让他好好想想,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线索!”

    在几人期待的目光中翻开日记,凌一看到上面标注着时间:3189年,1月,24日。

    “十年前?”白衣男也看到了日记内容,惊讶道,“我们不会是穿越到十年前的某桩灵异事件中了吧!”

    “难道这场游戏的目的就是要我们破解当年的某个悬案?”

    懦弱男想了想,说道:“就是说,只有我们查明案件的真相,或者找出当时的凶手,才算过关?”

    “很有可能!”

    白衣男用力点头。

    第一篇日记很短促,只有一行文字:“真高兴!他今天表扬我了!”

    凌一再翻开第二页,上面的时间标注是:3189年,3月,16日。

    同样仅仅只有一句话:“去医院做了检查,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

    “这写的都是些啥啊,乱七八糟的!”

    壮汉恨的牙痒痒,却又对此无可奈何。

    凌一继续翻看日记第三页,上面写着:“3189年,5月20日……他今天问我怎么了,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可是……”

    “前几篇日记似乎都在讲着同一件事,他是谁,这个楚唯到底有什么秘密要瞒着对方?”

    懦弱男苦思冥想了半天却也说不出个道理。

    继续往下翻,凌一发现,日记的第四页和第五页都不见了,看本子边缘的切口并不整齐,似乎是被人慌乱中撕下的!

    “3189年,9月17日……他说话让我好伤心,就算再不喜欢,她也是无辜的,不是吗?”

    凌一再翻下去,后面的几页也都被撕掉了,能看的就只剩下一篇。

    “3189年,12月4日……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冬天好冷,心也好冷……我该出发了。”

    最后面的一页同样也被撕掉,整本日记只有寥寥几十个字,讲述的事情也模糊不清,似乎只是在记录日记主人当天的心情。

    “到底是啥意思啊?”壮汉拉过白衣男,“你看懂了吗?”

    “看起来……有点像是情侣吵架闹分手的故事……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凶手是谁,是他吗?可这里连他到底是谁都没说!”白衣男捂着额头,眼睛却一直注意着凌一的举动。

    “仇杀?情杀?”懦弱男小声嘀咕着。

    凌一合上日记,脑海中不断构想着楚唯当时的情境……从日记的表述来看,楚唯对“他”确实是抱有恨意的,可这股恨意的程度似乎体现的并不强烈,反而是失望更多一些!

    “如果换一种思路的话……难道是他最后杀了楚唯?”

    凌一心中不断地进行着假设:“如果是他最终杀掉楚唯,作案的动机又是什么?日记中提到的秘密吗?可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才能够迫使他选择用杀人了结……何况对方很有可能是自己一直以来深爱着的人!”

    “就算这些假设全部成立,可这起凶杀案跟亡灵列车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凶手是在列车上动的手……”

    凌一不停地脑补着当时的画面,可他总有一种直觉,自己调查的方向似乎陷入了某种循环,虽然已经触碰到了案件的核心,但与真相依旧是擦肩而过!

    就在凌一全力思考整个案件的时候,车厢的所有灯光突然开始明暗闪烁起来!

    “就差一点点……是我漏掉了某个重要的线索吗?”

    凌一眼前的世界开始不断的黑白交替,猎杀时刻,即将开始!

    “楚唯,列车,秘密,字条,日记,他,黑棺,错乱的时空……”

    一瞬间,黑暗仿佛覆盖了整个世界,慌乱中,凌一听见有人撞在车厢大门上的声音!

    “还有……油画……”

    凌一独自坐在下铺的硬质床上,此时他的脑中已只剩下谜题,还有那呼之欲出的答案!

    “最后的晚餐……”

    凌一捏着下巴,将上车以来发生的所有事都回忆一遍。

    “有可能,从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掉进了某种误区……十年前的案件,或许并不是单纯的凶杀案!”

    楚唯……亡灵列车……9个人,第九节车厢,9号卧铺……所有的一切信息似乎都在指向同一个事实!

    当所有的片段全部串联在一起,凌一的思路也开始变得清晰!

    “原来……是这样……”

    凌一望着眼前漆黑的一切,喃喃着:“亡灵列车的秘密,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