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8章 遗憾
    凌一清楚第看到,民工大叔的眼中充满绝望,他望向众人,却无一人施予援手……

    所有人都有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

    他们知道,在如此密闭的空间里面对一名手持凶器的罪犯,根本毫无胜算可言……何况,要营救的还是一位跟自己不相干的人。

    翻开车窗下的碎雪,凌一沉默着抱出被踹进雪堆中的小女孩儿,他轻轻抚掉女孩儿脸上的冰雪,眼神逐渐从平和转为愤怒……

    小女孩儿的眼角挂着泪痕,她痛苦地捂着肚子,趴在凌一怀中不断地喘息着。

    “可怜的孩子。”白衣男望着半蹲在地上的凌一和小女孩儿,同情道,“老老实实跟我们出去多好,非要闹成这样!”

    此时,壮汉已经将民工强行拖拽至门口,眼看两人就要踏入第八节车厢。

    突然,民工男发出一声怒吼,只见他一把抓住门口的长椅,竟是用尽全身力量站了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壮汉再度与民工扭打在一起!

    粗糙的大手死死地钳住壮汉的手腕,民工大叔深知对方身上携有武器,若是叫他拿出来,自己定是死路一条!

    “嘭!”

    一声闷响,民工掏出右手一拳打在壮汉脸上!

    民工大叔多年干苦力,手上力气岂是凌一等人能比,这一拳下去,壮汉瞬间眼冒金星,腿一软竟是坐在地上!

    一屁股坐在壮汉胸口位置,民工双手死死掐住壮汉的脖子,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脑海中反复出现的只有一句话:他不死,自己就得死!

    “大叔加油!”

    眼看局势逆转,小女孩儿开始声嘶力竭地给民工大叔呐喊助威。

    骂了句脏话,白衣男想要过去帮忙却被凌一牢牢拽住衣角。

    “你疯了?车厢里死一个,我们出去还要死一个!”

    白衣男呆呆地对视着凌一充满敌意的眼睛,喃喃着:“都不想活了是吗?”

    “可他出去就必然会死!”

    凌一盯着白衣男,冷漠开口:“如果换做是你,恐怕早就杀了在场的所有人吧?”

    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响起,壮汉猛地一把将民工大叔推翻在地,他第一时间就想抽出怀中的铁链,却被绝望之际的民工再次扑倒,两人在狭长的过道中厮打着,血液滚落的到处都是。

    “如果……我们将号码最前面的人留在这里,是不是剩下人就不会成为那东西的攻击目标?”

    懦弱男冷漠地望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仿佛完全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他舔了舔快要粘在一起的嘴唇,扭头看向凌一,开口说道:“这节车厢就相当于网络游戏中的安全区,只要目标人物不出去,外面的怪物也进不来,没错吧?”

    “是这样。”

    凌一回应着,却不清楚他想要表达什么。

    “那就是说……只要工人留在这里,我们依旧可以出去寻找解题的线索,就算灭灯那怪物锁定的也是安全区里面的人,并不会攻击我们,不应该是这个道理吗?”

    懦弱男说着,竟是笑了起来。

    叹了口气,凌一解释道:“这个办法我刚刚已经想过了,它有一个致命的BUG存在。”

    这样简单的逻辑,作为前世界级侦探的凌一当然不可能漏掉,可在清楚地了解了这节车厢的特殊性之后,他直接选择了放弃。

    “这节车厢的时间空间与其它车厢是相互独立的……”凌一指着车厢大门上的电子表,“时间显示22时37分,可咱们现实中登车的时间是13时20分。”

    懦弱男抬头望向电子表,随后点点头表示确认。

    “这就说明,咱们在其它车厢的一小时,至少相当于现实世界中的九个小时……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这究竟是第几天的九个小时,有可能是一天,十天,甚至一年!”

    整理了一下思路,凌一继续道:“如果按照这个奇怪的时间比例计算,我们离开车厢哪怕只有短短的几秒钟,这节车厢的人应该已经在里面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你是说……虽然我们只是离开一小会儿,但留在这节车厢的人可能早就已经冻死在里面了?”

    “没错,依照黄毛之前的自杀判定,留在这节车厢的人也必然会被判定成自杀……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那东西动手,也无视座位号码的规则,留下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凌一死死地拽住白衣男,同时说道:“车厢内部的人一旦死亡,猎杀游戏的目标就会自动转换成下一个,也就是我们!”

    懦弱男露出震惊的表情,他颤抖着推了推眼镜:“可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

    “游戏设计者不会放出这么大的BUG来让我们钻空子,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是这样认为的……还有一点,就算他能在灭灯前抗住不死,难道怪物就不会改变选择转头攻击其他人吗?”

    凌一一番话毕,懦弱男哑口无言,转身默默地向已经打至筋疲力尽的二人走去。

    “你说了这么一大堆,人还是要死,有用吗?”

    白衣男望着干瘦的凌一,却迟迟没有动粗。

    “动用邪念谋害他人,与怪物无异……我也想活命,可更想作为一个‘人’活命。”凌一冷冷地看着白衣男,余光却注意到那名懦弱男子竟是缓缓从身后掏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翻身将壮汉压在身下,民工大叔吐出被打掉的牙齿,一拳又一拳地往壮汉脸上招呼!

    手握明晃晃的手术刀,懦弱男冷漠地望着地上的两人。

    “不要!”

    一把丢开衣角,凌一大声喊着:“住手!”

    手起刀落,民工大叔应声倒地!

    “如果尸体才是前进的基石,那么无疑你就是眼前这个绝境中最应该奉献出生命的人。”懦弱男用力抽出手术刀,他望着民工求饶的眼神,微微一笑,“放心,我作为外科主刀医生,这一刀只会让你暂时失去行动力,不会要你命。”

    民工挣扎着想要爬回去,却被起身的壮汉一脚按在地上!

    民工后背上,骇人的血洞疯狂涌出鲜血,没一会儿,他的嘴唇就开始发白,明显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继续前进吧!”

    懦弱男甩了甩还冒着热气的刀具,望着凌一:“走,还是留下,你自己选。”

    凌一傻傻地站在原地,望着几人如同恶鬼般的眼神,喃喃着:“我还有得选吗……”

    白衣男和壮汉拖着半死不活的民工大叔率先踏出车厢,紧接着懦弱男也离开,只剩下凌一拉着小女孩儿的手依旧在不住地颤抖着。

    “大哥哥……我好怕……”小女孩眼中含泪望着凌一。

    握紧小女孩儿冰冷的手掌,凌一咬紧牙关,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一旦变得歹毒起来,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一条鲜活的生命,难道在他们眼中就只是让自己活下去的工具吗?

    “别怕。”

    用力吐出几口气,凌一拉着小女孩儿迈过满是血迹的过道,一同离开车厢。

    如同凌一猜想的一样,众人刚刚踏入第八节车厢没多久,过道的两排照明灯就开始飞快地闪烁起来!

    “那东西要出来了!”

    白衣男一脚将虚弱的民工男踹倒在地上,随着壮汉一同向着下一节车厢跑去!

    “你跟上他们。”

    凌一松开小女孩儿的手,将她向其余三人的方向推去。

    “大哥哥!”小女孩儿想要跑回来,却被凌一决然的眼神吓退!

    “赶紧走!”

    怒吼着,凌一独自一人扶起脸色惨白的民工大叔,他今天就要看看,那怪物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一直以来要对他们赶尽杀绝的东西,到底是何方神圣!

    粘稠的血液流过凌一的手指,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死寂!

    灯,灭了!

    “小……娃娃……”

    黑暗中,民工大叔的声音就在凌一耳边。

    “你……咋个不跑嘞……”

    凌一听着他虚弱的声音,没有回话。

    随着黑暗的不断持续,凌一的心跳开始剧烈加速,面对未知的恐惧,往往足以击垮任何一个理智的人!

    “好……娃子……”

    民工大叔的眼中已经没有光芒,他再也走不动路,只得跪在地上。

    “喃说……人切死还有得天堂没得?”

    民工大叔开始剧烈地咳嗽着,黑暗中,金属摩擦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有。”

    凌一用力按住他出血的伤口,轻声回答。

    “难得……喃要是出得去……就帮额看看家里的婆娘……我没了,她自己不好活……”民工大叔苦笑着,“可怜额走丢的娃儿……最后都没得找喽……”

    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民工大叔猛地一把将凌一推了出去!

    “谢谢哈……”

    一声凄厉的惨叫,凌一感觉到,一个巨大的身影从车顶翻了下来,直接将民工的脑袋锤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