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6章 黑棺
    一连翻滚数圈,眼镜女重重地撞在椅子腿上,这才停下身形。

    黑暗中,眼镜女双手支撑着地面坐起身子,耳边传来骇人的金属撞击声。

    “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血液顺着眼镜女的发际线流的满脸都是,她迷茫地望着黑暗的最深处,眼神涣散。

    茫茫无际的黑暗中,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眼镜女感觉到,自己的身前站着一个庞然大物,她甚至能听见对方不断发出的喘息声。

    小巧的鼻子动了动,眼镜女的表情突然变的无比怪异,她默默地直视着自己身前的位置,几秒之后却发出一阵绝望的干笑。

    “怪物……”

    眼镜女咳出一口粘稠的血液,缓缓爬起身子。

    “给我个痛快吧。”

    她艰难地支撑着身体,语气哀求:“谢了……”

    话音刚落,眼镜女的身体瞬间被一股巨力提至半空,一声布料碎裂的声音响起,她竟是被那股力量硬生生地撕成两半!

    ……

    五……

    四……

    三……

    第四节车厢中,凌一心中默默地进行着倒计时,终于,在50秒倒计时结束的瞬间,车厢的灯光全部恢复正常。

    透过指缝,小女孩儿惊恐地望着第三节车厢的惨况,一时间腿抖的无法保持直立。

    “她死了……我们继续前进。”

    凌一拖着小女孩儿的身体,头也不回地直奔下一节车厢。

    “你刚才是想救她?”白衣男子帮着凌一搀扶起小女孩儿,声音开始打颤。

    凌一默不作声。

    “你怎么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她?”白衣男子喋喋不休地发问。

    勉强拽着小女孩儿前进,凌一脸色煞白,他虽然破解了这场游戏的杀人逻辑,可这对于眼前的局势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你他妈倒是说话啊!”将小女孩儿猛地丢在地上,白衣男子一把掐住凌一的脖子,“你都知道些什么,赶紧告诉我们!”

    听见后方的吵闹声,民工大叔连忙跑过来将白衣男子推开:“你俩这又是搞啥子嘛!”

    咳嗽了几声,凌一不顾白衣男子怨毒的眼神直接走进第五节车厢。

    身后,白衣男子和壮汉窃窃私语着什么,而这节车厢凌一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或是字条。

    还剩三分钟……

    凌一掐算着时间,第一次,他会因为恐惧而感到身体不听使唤……

    “我……会不会也跟他们一样死在这里……”

    凌一此时已经无法集中精神,对这场游戏了解的越多,他越是觉得死亡就在身边。

    推开第六节车厢的大门,凌一呼吸一窒!

    昏暗的灯光下,整个过道两侧的桌椅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两排宽硕巨大的黑色棺材!

    “妈呀!这可吓死个人!”

    民工大叔连忙招呼剩余的几人过来,不停地指着车厢内整齐排列的黑棺。

    面前黑棺共有10座,棺体成纵向排成两列,左右各摆5座。棺体周身漆黑,盖板上没有任何杂物灰尘,就像是刚刚才被制作出来一样。

    “我们一共十个人,这里摆着十个棺材……”懦弱男子小声嘟囔着,跟棺材保持很远的距离。

    “意思就是给我们准备的呗?”壮汉一把推开民工大叔,跟上凌一的步伐,“小子,你有事瞒着不说,难道是想害死大家?”

    凌一对壮汉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伸手贴着棺材表面轻轻划过。

    “不是岩石也不是木材……是一种完全没见过的材料。”凌一开口说道,“我们按顺序推开它们。”

    等了两秒,凌一发现壮汉没有动静,刚一回头,却只觉脸上一疼,随即整个人被打倒在地上!

    壮汉眼中充满杀意,粗狂地脸上表情近乎扭曲。

    他单手掐住凌一的脖子,一字一句道:“要死就大家一起死!你可以选择不说,我现在就结果了你!”

    轻轻拍了拍壮汉粗壮的手腕,凌一示意他先松手。

    吐出一口血沫,凌一叹了口气,终于说道:“为什么你们就一定执着于‘我不说’这件事,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找线索……”

    壮汉巨大的嘴巴快要贴在凌一的脸上,他瞪眼低吼着:“别跟老子说这些有的没的……就一句话,你要死还是要活!”

    仰头望着车厢两侧昏暗的灯光,凌一绝望一笑:“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就想方设法威胁别人的命运吗……好,我说……”

    壮汉松开手叫来白衣男,两人对视一眼,似乎在交流着什么。

    “其实这场游戏的杀人逻辑很简单,就是我们每个人车票上的座位号……由低到高,它会依次猎杀。”凌一不再隐瞒,随后指着身后的棺材,“把它掀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壮汉和白衣男同时开始翻找自己的车票,谁都没有搭理受伤倒地的凌一。

    “大哥哥你没事吧?”

    小女孩儿吓得嘴唇发白,却还是勇敢地扶着凌一站起身。

    倒吸一口凉气,凌一忍痛继续道:“她们两人之前是情侣关系,买的票号必然是相邻的,男生一死,下一个自然就轮到她。”

    颤着手举起车票,白衣男反复确认了好几遍上面的数字,这才惊恐地望着壮汉:“你是多少?”

    “一车厢……20号……”壮汉不假思索地回答。

    听到壮汉的座位号,白衣男的脸色瞬间血色全无,他眼睛鼓的老大,死死盯着凌一:“你呢?”

    凌一对视着白衣男快要吃人的目光,温和一笑:“放心,我在很前面,一车厢10号。”

    在这凌一故意撒了个慌,因为根据白衣男的表情就不难看出,他的座位号一定处于20之前,一旦所有人的号码都排在他之后,白衣男的心理防线必定崩溃。综合他之前有过的一些暴力举动来看,白衣男生死之际很有可能会拉所有人垫背。

    白衣男一动不动地盯着凌一,半晌,突然笑道:“小兄弟,刚才是老哥不好……你刚才说要掀开棺盖是吧?我俩帮你!”

    使了个眼色,白衣男喊来壮汉用力推开漆黑的棺盖。

    随着一阵重物挪动的声音,黑棺的盖子被缓缓褪下半截,里面残碎的人身也渐渐显现出来。

    “她!”壮汉后退两步,“怎么进到这里的?”

    看到身体极度扭曲的眼镜女的尸体躺在黑棺之中,凌一紧皱眉头。

    “我们再看看这里面……”壮汉指着另一座黑棺,说罢就要上手去推。

    “没必要了……”

    凌一指着前两座黑棺:“西装女,高个男,应该都在里面。”

    白衣男舔了舔干瘪的嘴唇,疑惑道:“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凶手是怎么将尸体放到这里面的?它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我们提前贴上灵符,躺在对应自己位置的棺材里,是不是可以躲避追杀?”懦弱男子瞧着在场的十口黑棺,小声提着建议。

    点点头,凌一直言不讳:“有这种可能性,但我不建议你去尝试。”

    “那我们……”白衣男望向凌一,似乎恢复了之前和善沉稳的状态。

    “继续往前走吧……黑棺之谜短时间内根本解不开,只能试试能不能找到其它关键线索,尽量保证别再减员。”凌一深知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怀鬼胎,可为了生存,他必须竭尽全力。

    穿过十口黑棺,凌一等人来到第七节车厢。

    与之前的六节车厢不同,这里温度低的异常,四周的车窗上挂满厚厚的冰霜,过道两侧的座椅上下也都埋着厚厚的积雪。

    呼吸冒着哈气,众人仿佛一下就从深秋过度到寒冬,鞋子踩在地上竟是有一种黏黏的感觉!

    “不仅仅是时间空间,它居然连环境的季节气候都能改变。”

    凌一双手插进风衣口袋,打量着四周仅一节车厢大的“冰天雪地”。

    心中默数着时间,凌一也有些许疑惑:按照之前的时间规律推算,现在车厢内应该已经灭灯才对……

    “这节车厢很奇怪,它好像并不在猎杀游戏的范围内。”

    凌一将这点发现告诉众人,同时叮嘱道:“本轮我们的时间已经用完,现在只要有人出去,车厢灯绝对会立刻熄灭。”

    “你是说,我们只要待在这里不出去,那怪物就暂时拿我们没办法?”懦弱男冻得浑身发动,僵硬地询问着。

    “理论上是这样。”

    到目前为止,凌一的几个猜测都已经得到证实:车厢灯的明暗规律,死亡游戏的猎杀规则……虽然还有众多谜团没有解开,但凌一也渐渐摸清了这场游戏的套路。

    小女孩儿只穿了一件初中生的校服,经过连续的惊吓折磨,她的精神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极限。

    肩膀一热,小女孩儿扭头望去——凛冬般的车厢里,凌一竟是脱下自己的黑色风衣披在她身上!

    “谢谢……大哥哥……”

    小女孩儿身材瘦小,宽大的风衣已经足够将她整个包裹起来。

    凌一没有回应,只是自顾地在过道上来回慢跑,试图让自己的身体多产生一些热量。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就算车厢灯不灭,怪物进不来这里,他们也休息不了多久……

    在这样天寒地冻的环境里,不出去,最后的结果更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