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5章 猎杀逻辑
    “我滴个乖乖……”

    民工大叔张大嘴巴,望着眼前炼狱般的景象,整个人傻在原地。

    瘦弱的眼镜中年男子吓得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呕吐着。

    列车的窗户、墙壁上,暗红粘稠的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充斥在车厢的每一个角落。

    高个男生的衣服碎片如同雪花一样从棚顶纷纷下落,最后被地上的血水牢牢黏住,染成红布。

    凌一抚着沾满血迹的座椅一步一步走到原本高个男生所站的位置,他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周围,却没能找到任何类似皮肤和内脏的人体组织。

    “尸体依旧消失了……”

    无力地靠在座椅上,凌一从口袋中拿出血色邀请函,默默地望着上面不断变化的时间出神。

    “他死了……哈哈哈……恶有恶报,哈哈!”

    就在这时,眼镜女略带疯癫的笑声将他惊醒。

    凌一扭头望去,只见眼镜女摇晃着身体,步履蹒跚地向爆满鲜血的地段走来。

    “你这恶女人!”白衣男子一把揪住眼镜女的头发,用力将她压在满是血渍的窗户上,“都是他妈因为你,他才会死!”

    眼镜女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她表情狰狞,大笑道:“怪物要杀的是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哈哈……渣男就活该被处死……突然感觉这里真好,像天堂一样!”

    一把将女人摔在地上,白衣中年男子吐了口唾沫:“真你妈疯了!”

    “如果不是你发出尖叫将我们引开,也许他就不会死……”

    懦弱男人推了推眼镜,躲在沙发后面。

    双手沾满男友的鲜血,眼镜女站起身子,来回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冰冷一笑,她突然提高嗓门:“你们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人是我杀的?是怪物杀的!”

    “没有同情心的人,跟怪物有什么区别?”

    凌一第一次如此严肃地看着眼镜女,沉声道:“跟生命比起来,他犯下的过错就那么重要吗?我不明白,你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看到他死而后快。”

    眼镜女指着凌一,扯着嗓子喊道:“现在都知道出来装圣母了是吗!”

    她干笑两声,一步一步走到人群中间,伸手来回指着所有人:“不是有奢靡的愿望就是身上背负命案,你们有什么权利指责我?你,你,还有你!”

    眼镜女已经丧失理智,一把揪住民工大叔的衣服,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咬呀切齿道:“别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妻子瘫痪,儿子被拐……要不然你会来这儿吗?”

    民工大叔面色惨白,咬着牙,却无力反驳。

    “你,医疗事故!”眼镜女扭头望向懦弱男子,“这点担当都没有,呵,还他妈男人!”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懦弱男子惊慌中将手伸进腰间,随后摸出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

    “我怎么知道……”眼镜女一把推开民工大叔,“它就像一条信息一样出现在了脑子里……在场的所有人,谁也不比谁强到哪去。”

    凌一表面默不作声,却在心中暗道:这条所谓的信息应该与之前自己脑中闪过的“任务目标”一样,都是游戏制造者单独发放给每个人的任务信息……

    “如果以这个逻辑为基点,那么眼镜女的说法反而是正确的……在场的所有人登车时一定都获取了等量的任务情报……那么这群人中,没有谁是真正的无辜者,只有最成功的诈骗师!”

    凌一将这个想法压制心底,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依旧是不断寻求线索,找出这场猎杀游戏的死亡规律。

    “一群人渣!”

    眼镜女说完开始大笑,笑了没多久,却又掩面哭了起来。

    “这娘们儿疯了。”壮汉撇撇嘴,示意民工保持刚才的队形继续前进。

    跟着队伍,凌一脑海中不断思考着该如何破解这无法终止的死亡杀戮。

    来到第二节车厢,所有人仔细翻找着线索。

    第二节车厢的格局与第一节同出一辙,狭长的过道两侧尽是小桌和座椅。

    “一共有13节车厢,第9节是餐厅,后四节是卧铺。”白衣男子紧紧跟在凌一身后,小声透露。

    凌一点点头,却无回应。

    “你想到什么了?”白衣男子拉着小女孩儿的手快步跟着队伍行进。

    刻意压低声音,凌一说道:“我们的活动时间在不断缩短,相应的,灭灯的时间也在不断增加……第一次灭灯是在我们登车半个小时左右,第二次灭灯相距第一次却只间隔十五分钟……而黑暗时间从原本的三十秒增加到了四十秒……”

    听完凌一的回复,白衣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制造这场游戏的人在刻意增加游戏难度,压缩我们的生还概率。”

    凌一少有的叹了口气,亡灵列车,比他过去经历的所有案件都要诡异,已经死掉三个人,却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未发现。

    回头望去,此时的眼镜女就如同一具行尸一般跟在队伍的最末端。

    “你们看,这是啥子东西嘛!”

    民工大叔独有的口音在最前面大喊着,凌一闻声快步挤到排头一探究竟。

    车厢最里面的座位上,散落着零零碎碎的纸片,有几块上面还沾着血渍。

    将它们放在桌面上,凌一用最快速度将其拼好。

    “你要好好活下去,妈妈爱你。”

    纸面褶皱,字迹潦草,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

    “这一定就是破解杀戮游戏的关键道具……可上面写的‘你’究竟是谁,‘妈妈’又是谁……”懦弱中年男子,从口袋中拿出灵符,晃了几下却没任何反应。

    “它应该只是某项记录的一小部分……还有两分半的时间,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凌一拿出邀请函,不断记忆着时间。

    “按照你的说法,这一次的灭灯……”白衣男子表情紧张。

    “没错,我们只有七分半的时间进行搜索。”

    一路来到第三节车厢,在民工大叔的翻找下,又一张破碎的字条重见天日。

    凌一望着字条上不规整的字迹,小声念出来:“想你。”

    “就两个字?”白衣男子眼神绝望地看着凌一,“这也看不出来跟那怪物有什么关系啊!”

    还剩一分钟……

    众人直接来到第四节车厢,这一次是小女孩儿有所发现。

    “字好多……”小女孩儿捧着一大把碎片跑到凌一面前摊开,“哥哥你看上面写的什么。”

    凌一一把摘下白丝手套,双眼扫过密密麻麻的字迹碎片。

    刚要开始还原,车厢的电灯却在这时猛烈地闪烁起来!

    “大家快拉好手!”白衣男子连声大喊。

    可经过刚刚三节车厢的搜索,所有人的顺序已经发生改变,凌一没空再去管其他人的死活,眼睛死死地盯着桌上散乱一摊的碎纸。

    双手拄着座椅靠背,凌一努力记忆所有碎片上的字迹……既然没时间用手拼接,那就用脑!

    “我……车厢……这样的事,如果……靠后一点……没事……”

    断断续续的,凌一将不完整的字条拼出几个关键词。

    冷汗划过镜片,凌一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他的大脑此刻正在飞速地运转着,努力思考着这些关键词与亡灵列车之间的联系。

    “他究竟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这辆列车当年究竟出了什么事故?”

    “他为什么会留下这些话,想要说给谁听……”

    纵横交错的信息一条一条飞快地闪过,无数个问题同时浮现在凌一的脑海中。

    靠后一点……没事……车厢……

    突然,凌一如遭雷击,恍惚之间他迅速掏出自己还有之前从西装女包中翻出的车票。

    “始发站,骆A,终点站,纹S……座位号,一车厢5号!”

    “始发站,临C,终点站,安L……座位号,一车厢36号!”

    “原来是这样……”

    死死地捏着火车票,凌一喃喃着:“它的杀人逻辑……竟然如此简单……”

    突然想到什么,凌一猛地转身望向眼镜女的方向,只见她面带诡异的微笑,一把将车厢大门牢牢锁死!

    “你们这群人渣,都去陪他吧!”

    眼镜女阴笑着跪坐在车厢大门后,竟是将凌一等人全部锁在第四节车厢里!

    几步跑到门前,凌一疯狂地敲打着车厢大门,可此时的眼镜女已经彻底变得疯癫,好像根本听不见他的呼喊!

    “都过来帮忙!”

    凌一眼中泛红,朝壮汉等人嘶吼着。

    “啪!”

    如同断电一般,整个车厢瞬间没入黑暗之中!

    新一轮的猎杀,开始了!

    ……

    眼镜女独自一人默默地跪坐在门外,她环抱双膝,轻声哼着男朋友哄她入睡时的儿歌……

    “小呀嘛小老虎,真呀嘛真可爱,大大的耳朵,小小的眼睛,显得呆又呆……”

    唱着唱着,眼镜女的声音哽咽了……将头埋在臂弯里,她忍不住开始大声哭泣。

    “我不要你走……我后悔了……呜……你回来吧……”

    她伤心欲绝,不停地自言自语:“老公,咱别闹了,带我回家吧……”

    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身后传来,眼镜女连同车厢的大门一同顺着狭长的过道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