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4章 生死游戏
    “你俩到底要干啥子嘛!”

    民工大叔一把抱住高个男生就往后扯,好不容易才将扭打在一起的二人分开。

    “你不得好死!”眼镜女怨毒地盯着男生,挂在嘴角的血珠缓缓滑落。

    冷哼一声,男生扭过头望着窗外,不再作声。

    翻找了半天,凌一发现,随着西装女一同消失的还有她的那张血色信件,其它物品虽然完好无损,却对解析案件提供不了任何帮助。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到近,凌一立刻翻身躲在旁边的沙发后面,而其它人也在慌乱中寻找着自己的藏身位置。

    “嘭!”

    车厢的连接门被猛地推开,壮汉环顾四周,大吼道:“都滚出来!”

    偷偷露出脑袋看了眼情况,瘦小的懦弱男子这才默默地从座位下面缓慢地爬出。

    “刚刚怎么关灯了?”白衣中年人注意到地上的血迹,“这什么情况?”

    “大姐姐不见了!”

    小女孩儿从靠背后面走出来,略带哭腔:“刚才黑了一会儿,再亮的时候大姐姐就消失了!”

    “消失了……”中年人默默蹲下身子,用手抹了一点血迹闻了闻,“是血液没错。”

    “我想……可以暂时排除人为谋杀的可能。”

    黑暗中,凌一背对众人,沉声道:“毫无疑问,这列车就是一座以杀戮为目的的狩猎场,而我们所有人,都将成为它的猎物。”

    “它?”

    “没错。”

    凌一望着车厢上方的电子表,继续道:“如果是无差别杀戮,我们都将难逃一死……但我始终相信,这场被称为游戏的猎场,一定有它的规则存在。”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唯有壮汉一脚踹上车厢的拉门,吼道:“什么狗屁游戏,你再危言耸听,老子第一个先把你弄死!”

    仿佛没听见壮汉的威胁,凌一不紧不慢道:“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

    “放屁!”壮汉怒不可赦,“老子他妈在这破车上起码已经待了半个小时!”

    “是啊……”

    凌一拿着拐杖缓缓转过身,笑道:“那请问,为什么我们所有人,以及列车上的时间都保持着惊人的一致,只过了五分钟呢?”

    众人面面相觑,壮汉也终于闭嘴。

    “你说说原因。”白衣中年人确认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低声道。

    “因为,那所谓的时间,根本就不是我们现实意义上的时间,而是游戏的死亡倒计时!”凌一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可违逆。

    “如果我猜的没错,接下来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次灭灯,而我们中的某人,也会因此丧命。”说到此处,即使凌一再冷静,也不自觉地开始心跳加速。

    “我他妈叫你胡说八道!”壮汉一把抓起手机就向凌一冲去。

    “你给我住手!”

    白衣中年人一声怒喝,冲上去就扯住壮汉的胳膊。

    “你拦我干什么,这小崽子一直叨逼叨,看我不揍他一顿!”壮汉拖着中年人就要施暴。

    “你冷静一点!”

    中年男子突然发力,一拳将壮汉打翻在地上!

    “你们都他妈疯了?啊?他说的那种鬼话你们也信?”壮汉面对众人冷漠的目光,眼中恨意越发浓重。

    叹了口气,白衣中年人低声回应道:“因为他说的……很有可能是对的。”

    不等大家回过神,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表格按在桌上。

    高个男生一眼就看到关键信息,随即读出声:“列车行程未知,公里数未知,始发时间0时00分,终点时间0时40分?”

    “这是我从驾驶室门上撕下来的行车信息。”

    白衣中年人颓废地坐在沙发上,无奈地望着电子表上停滞不动的数字出着神。

    “这能说明什么?”眼镜女迷茫地望向凌一。

    摊摊手,凌一简单解释道:“按照死一个人前进五分钟来计算,我们一共十人,有五十分钟时间,但在四十分钟之内,我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会死,只有两个人能坚持到达终点。”

    听完凌一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惨白,仿佛死亡已经降临在每一个人的头上。

    “等等!”

    高个男生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那黄毛的事该怎么解释?如果说他死了,时间却并没有发生变化……要么,就是他没死!”

    不等大家舒展眉毛,凌一立刻说道:“他死了,这是必然的……之所以时间没有变化,我想是因为这场游戏的制造者判定他为自杀,无法成为推动时间的动力。”

    凌一轻轻敲着拐杖的把手,继续道:“黄毛仔自杀,时间就少前进一次,那么原本可以幸存两个人的名额也就被抹除掉一个……也就是说,我们中只剩下一个人可以活到终点。”

    凌一的说法虽然显得极为荒谬,可其它人却找不出任何理由进行反驳,只能选择相信他的理论。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白衣中年人显得格外冷静。

    “我认为……既然它被称作‘游戏’,我们首先要明确游戏规则,然后再去寻找逃生的钥匙。”凌一望向中年白衣男子,想要得到他的认同。

    “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不如去下一节车厢找找有没有新的线索。”

    相互交换了一遍眼神,大家全部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在凌一的指挥下,所有人分成两排,围着狭长的过道坐成一个长方形。

    “大家跟相邻的人手拉手,一会儿如果灭灯,谁都不要惊慌,拉紧旁边人的手。”凌一站在沙发上调兵遣将。

    “我不跟他拉手,换人!”

    眼镜女一把打开高个男生的手掌,气鼓鼓道:“这渣男死了才好!”

    凌一心里着急,只好跟她交换位置,坐在高个男生的旁边。

    “这拉手是什么意思?”壮汉摸不着头脑,却还是乖乖照做。

    “黑暗中我们视线不清,逃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同桌游的规则相似,亮灯期间是游戏制造者留给我们闯关的时间,而灭灯后则是那怪物的猎杀时间。”

    凌一拿出血色信件,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变化,继续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灭灯时长大概在半分钟左右……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在身边人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给予帮助,扛过三十秒,就是我们的胜利。”

    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凌一都愿意尝试,如果这一回合能够化险为夷,活到终点站的目标就并非遥不可及。

    “然后呢?”

    众人急不可耐地望着凌一。

    “前面以工人大叔为排头向下一节车厢走,小姑娘做排尾,期间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松手,不要尖叫,如果灭灯,感到危险的人直接大声呼救。”

    凌一明白,坐以待毙等待他们的终将是死亡,要想找到生存的机会,就必须勇敢踏出这一步。

    排好阵型,所有人一步一步地开始向第二节车厢进发,突然间寂静的车厢里仅能听见每个人由于紧张而变得粗重的呼吸声。

    伸手握住车厢尽头的门把手,民工大叔重重吞下一口唾沫,随后用力拉开!

    “咔!”

    灯光突然开始剧烈闪烁!

    “大家别慌,按照之前说好的办法……”

    不等凌一话毕,整个车厢瞬间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屏气凝神,凌一清楚地感觉到前方男生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

    “别怕……”凌一压低声音,用力握住他的手掌。

    一……

    二……

    三……

    凌一心中默背秒数,可一连过了十几秒,整个车厢依旧没有半点异动……

    “啊!!!”

    就在凌一数到二十秒的时候,身后眼镜女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惊叫声!

    一把丢开高个男生的手掌,凌一一个箭步就像身后无边的黑暗冲去……

    “既然是定点杀人,它应该不会对非猎物目标下手……”凌一心中不断地祈祷着,同时听见顶棚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与之前完全一样的手法!

    面对无止境的黑暗,凌一脑海中众人之间的排序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我的身后是白衣中年男,再之后就是眼镜女!”

    凌一对自己的记忆力充满自信,这一回,无论是什么妖魔鬼怪,他都要见见它的真身!

    三个身位的距离……

    就是这里!

    凌一直接朝脑海中计算的位置扑了上去!

    入脸一阵柔软,没等凌一有所反应,他竟是抱着一个人滚到沙发之下!

    “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算错了距离?”

    凌一努力爬起身,却听到原本自己所在的地方,高个男生凄惨的嚎叫声!

    想要再跑过去已来不及,凌一想要摸索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物品,无奈却空无一物。

    黑暗中,一记如同气球爆裂般的声音传来,哭嚎之声戛然而止!

    “滋滋滋……”

    灯管通电的声音响起,车厢由一片暗黄色,最终恢复成原本的光亮……

    凌一重重地喘着粗气向前望去……

    从惊恐到呆滞,眼前的一幕,竟是一幅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恐怖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