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3章 黑暗将至
    “没事的,这东西看起来多吓人,丢了也好。”眼镜女轻声安抚着小女孩儿。

    再度点燃香烟,民工大叔咬掉嘴唇上的死皮,小声道:“我看那娃子有大智慧,再听听他要做啥子嘛。”

    众人的目光集中到凌一身上,他只是面朝大家笑了笑,什么话也没说。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去驾驶室看看。”

    白衣男子沉静起身,环视一圈:“有没有愿意跟我走的?”

    目光所及之处,西装女和高个男生全部低下头……

    “我跟你去!”

    壮汉起身走到白衣男子身边,嘴角一歪:“老子就不信它还能翻了天不成!”

    凌一默默地收起信封,耳边只传来火车行驶在铁轨上的段落声。

    目送两人离开车厢,西装女松了一口气:“我看那男人比鬼都吓人……要不是信上说玩游戏能永葆年轻,我才不会跟这种人聚到一起。”

    “这话,等他回来就不要再提了。”凌一推了推眼镜,善意地提醒她。

    “怎么了?他还真敢杀人不成!”西装女一把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脸上写满了愤恨。

    “我们每个人都因不同的诱惑来到这里,我想要治病,你想要年轻……而他的理由却比我们更加纯粹。”凌一双手紧扣在一起,冷眼望着车厢连接处。

    “你认识他?”

    高个子男生似乎来了兴致,坐到凌一另一侧的位置上:“说说,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凌一也不避讳,直言道:“三天前,南方小镇发生了一起灭门案,据悉,凶手身着红色上衣,短发,身高一米八,络腮胡,身材健硕,有纹身。”

    一听这话,西装女第一个坐不住了:“一米八,身形壮硕……难道,他就是那个……”

    凌一点头。

    “不会吧……我们跟杀人犯待在一起!”高个男生惊地长大嘴巴,“可是,这种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对此,凌一并没有解释。

    作为一名侦探,凌一除了拥有缜密的逻辑思维以外,还有一项过目不忘的能力,凡是他看过的或是听过的案件都能一字不差地记在脑海中。

    而南方小镇谋杀案,正是凌一准备退圈前看过的最后一批案件中一个。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看他桌子上的手机,根本就没有电话卡。”凌一简单提示了一句。

    望着壮汉之前摔在桌上的老式手机,高个男生抿了抿嘴唇,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伸手将其拿了起来。

    随着高个男生惊恐地放下手机,凌一说道:“他的信件内容应该是,完成游戏免除牢狱之灾,或者其它能救命的条件。”

    “所以,我们存活的条件,不仅仅限于这神秘的列车,还要提防危险的人。”

    这就是凌一对于这场游戏的总结。

    “可是……他在这里,我们都会有危险……”

    一直没有说话的懦弱男子突然开口,他望着凌一:“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更好的办法?”凌一看着这名身材瘦弱的男子,突然笑道,“你是指,杀了他?”

    “我没说!”

    懦弱男疯了一样的摇头,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我我我……我没说过,是你说的!”

    嗤笑一声,凌一不再理他,同时他也注意到,身边的小女孩儿面色很不好,似乎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

    “你还好吧?”

    眼镜女一直拉着小女孩儿的小手,安慰道:“别怕,有哥哥姐姐在,说不定等列车到站,我们就都能出去了。”

    小女孩儿面色稍有好转,用力点头。

    “也不知道啥子时候是个头头呦……”

    民工大叔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接连摇头。

    烟气飘散间,车厢的灯光突然开始剧烈的闪烁起来,伴随着女生刺耳的尖叫,整个车厢陷入一片黑暗!

    与此同时,车厢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凌一用力抓住面前的方桌,保持自己没有摔在地上。

    “通通通通通……”

    一阵重物踩踏车厢地板的声音响起,凌一感到周围阴风皱起,仿佛有一名巨人在狭小的过道间疯狂地奔跑着!

    “啊!!!”

    女人刺耳的尖叫声再度响起,伴随着玻璃的震动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敲打着列车的顶棚!

    剧烈的物体撞击声不断传来,凌一想要起身查看,黑暗中却没有任何一点光源!

    “你放开我!”

    “救命啊!”

    “啊……呜!”

    是西装女的声音!

    凌一第一时间分辨出这个音色,就是西装女!

    摸爬着朝声音的源头跑去,凌一不知与什么东西撞了个满怀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眼镜女拿出手机,打开照明功能。

    没有光柱出现,手机的灯光仿佛刚一射出就被周围的黑暗吞噬殆尽!

    “不行!什么都看不见!”

    眼镜女高喊着举起手机来回晃动。

    幽若的灯光此时就如同墨池中的一滴水,转瞬便消失无踪!

    由于病痛的折磨,凌一此时的身体素质已经降至低点,此刻倒在地上的他半天也没能爬起身子。

    “救我……救我!”

    西装女的声音越发微弱,直至最终消失不见。

    “嗡……”

    电子传输的声音响起,车厢的电灯闪烁两下,整个空间恢复了照明。

    “老公……呜……”

    眼镜女嚎啕大哭,疯了一样跑进高个男的怀里,而高个男此时面色惨白,整个身体僵硬的如同死尸一般。

    “先救人!”

    凌一趴在地上,努力地用手指着西装女之前所在的位置。

    民工大叔快步跑了过去,却只看到地上有一滩血渍,哪还有西装女的身影!

    “这……”

    小女孩儿扶起凌一,车厢内的所有人也都聚拢过去,可之前西装女所在的位置上,除了那个公文包安静地躺在沙发上,人已经没了踪影!

    “她人呢?刚刚我好像听见是她在求救……”眼镜女死死地抱着男友的腰,寸步不离。

    凌一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刚刚灭灯时的情境……

    没有开门声,车窗也完好无损,排除她逃离的可能性……如果将这里想成是一间封闭的密室,那凶手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杀人的?死者的尸体又被藏在了什么地方?

    “不……不对……”

    凌一迅速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这些逻辑只是相对于现实世界而言,可这趟列车,分明早已经超出了现实的范畴!

    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除了一滩血迹,任何有用的证据都没有留下……

    杀人,藏尸,不留痕迹……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挤的人群中,就算是毁尸灭迹也来不及……

    “你们看!”

    眼镜女的惊呼声将凌一的思绪扯了回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凌一看到车厢上方的电子表变成了0时05分!

    对了一下手表,凌一开始确信,这根本就不是一桩普通的凶杀案!

    而这凶手,也根本不是人!

    凌一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如果他的猜想正确,那么自己……不,甚至是这趟列车上的所有人,全都难逃一死!

    “大活人,说没就没了!”

    高个男生此时连说话的语气都开始颤抖,任何人都能听出他发自内心的恐惧。

    “老公,我们不玩了好不好!我们回家!”

    眼镜女不停地抽泣着,她一把拉着男友的手就要望外走。

    “回家……”高个男生喃喃着,“怎么回……我们回不去了……”

    听他这么说,眼镜女哭的更加大声:“我就说别来,你偏要来,这下怎么办!”

    一把将眼镜女推倒在地上,高个男眼中尽是绝望,他嘶吼道:“不来,不来我们就能活吗?啊?为了你,老子他妈欠了一屁股高利贷,那帮人拿刀都堵到家门口了,我他妈能怎么办!”

    眼镜女抹掉眼泪,起身一把抓住男友的衣领,声音沙哑:“你现在开始埋怨我了!要不是当初你跪着求我,我会答应跟你这个穷逼交往吗?”

    “好……好啊!”

    高个男生突然笑了,他一把握住眼镜女的手腕,讥笑道:“都是我的错是吗?要玩命了你开始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来,你给大家看看,你那封信上写的什么!”

    眼镜女突然脸色煞白,她想要后退却被男友死死拽住。

    “来啊,大声念出来啊!”高个男疯狂大笑,“贞洁烈女,哈!”

    “你偷看我的东西,你不要脸!”

    眼镜女狂怒起来,跟高个男厮打在一起:“你个穷逼,活该被绿!”

    “你天天跟那些游手好闲的家伙鬼混,还有理了?怎么的,我张洋就这么让你看不起是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高个男一脚将眼镜女踹倒在地,随后薅起她的头发,疯狂道:“得病了知道找我来拿钱,早想什么了?怎么样,公交车当的过不过瘾,啊?!”

    “你放开我,你个渣男!”

    原本和谐有爱的一对情侣此时却四目通红打的天翻地覆,唯有凌一,默默地拿过西装女的公文包,翻看着里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