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轮回之无限进化 > 第1章 亡灵列车
    圣元历3199年2月,雪国北方小镇,临A火车站。

    鹅毛大雪漫天飘舞,刺骨的寒风夹着清淡的白雾席卷着车站内的所有人。

    “这该死的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拥挤的人群中时不时地传来一阵咒骂,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穿着破旧的棉袄,似乎全赶着春潮之后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土气味十足的铁道旁边,一名身穿黑色长风衣,头戴礼帽,面相文静的少年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他戴着大框金丝眼镜,露出的面部肌肤显现着病态的白皙。

    少年举止绅士,表情沉静,漆黑的礼帽上贴着一枝白玫瑰,蚕丝手套之下,一根木制的拐杖更让他显得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

    “临A火车站,自午时起的第四躺列车……没错了。”

    少年从风衣的口袋中拿出一封血红色的信件,他仔细端详着信纸上的每一个字,随后又将它完好地放了回去。

    他叫凌一,是名冠世界的侦探团“夏洛特”的成员。

    三天前,刚刚因病退出侦探圈的凌一在庄园中收到了一封匿名来信,信件通体呈血红色,看起来十分诡异。

    “神鬼游戏……”

    凌一望着信封上醒目的标题,喃喃着就想将其丢掉,却被它背面的一行字吸住目光。

    “摩根赫尔症。”

    信封的背面详细记载了关于摩根赫尔症的病情介绍,而这也正是凌一此时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在病症标注的最后位置,还有一串很小的数字:1247.32。

    凌一默默地观察着数字,脑海中飞速闪过无数种能跟这串数字搭上关系的词汇,无奈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犹豫之间,凌一清楚地看到那串数字突然从1247.32变成了1247.31!

    这诡异的变化让凌一瞬间来了兴致!

    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对他来说就好比精神上的解药,可以暂时忘却一切身体上的疼痛。

    “随着时间而减少的数字排列……或者说,它就是时间本身?”

    凌一看了一眼手表,同时观察着数字的变化。

    1247.30!

    果然!它的变化与时间是完全一致的……凌一开始兴奋起来,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算,这个数字以小时和分钟换算后的时间就是……

    “我剩下的寿命吗?”

    作为世界罕见疾病摩根赫尔症的患者,凌一知道自己所剩时间不多,如果将这一连串的数字换算成天数,那么它跟之前医生推算自己的死亡时间竟是惊人的接近!

    身患绝症的事,除了凌一的私人医生外,没有人知道……再加上这诡异的寿命缩减,凌一不相信这会是某人给他开的玩笑。

    出于好奇,凌一读完了整张信纸上的内容,文字很短,只介绍了参与这场游戏的方法,并在最后注明:成为胜利者,获得活下去的权利。

    “活下去的权利……”凌一稚嫩却无一丝血色的脸上露出笑容,“有意思。”

    ……

    悠远刺耳的汽笛声将凌一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他用手指不断敲击着拐杖的末端,已经等不及要看看这所谓的“神鬼游戏”究竟在耍什么把戏。

    人群拥挤,凌一看到漆黑的隧道尽头,一辆外形老式的绿皮火车缓缓驶进站台。

    将车票递给检票员,凌一轻松登上列车。

    阴风袭来,凌一感到后背发凉,他用余光望去,身后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此时却已完全消失不见!

    吵嚷的站台上化为一片死寂,台阶之下,浓浓的白色雾气仿佛将整座列车牢牢包裹起来!

    最让凌一感到诧异的,是刚刚还跟他握过手的检票员此时也没了踪影,从他登上列车的那一刻起,自己似乎已经与全世界都断了联系。

    突然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凌一只听脑海中一个中性的声音响起:“轮回杀阵……启动!”

    “神鬼游戏,开始!”

    “亡灵列车,任务目标……存活至终点站。”

    重新回过神来,凌一回想着脑海中的声音,喃喃着:“任务……目标?”

    走进车厢,凌一看到,除了自己以外,这节车厢内还乘有衣着各异的9名旅客。

    他们大多面色慌张,年龄不等,有的提着行李,有的停在原地,似乎都发现了此时环境的诡异之处。

    “这趟车一共就我们这点人吗?”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女士,她身着西装,手中还提着一只公文包。

    凌一靠在门边,默默地打量着车厢内的众人,看他们的装扮,并不像是这场游戏的参与者。

    “外头黑咚咚的,嘛都看不见!”

    一名头戴安全帽的大叔木木地望着车窗外,操着一口家乡话,不满道:“啥子鬼地方嘛……”

    “我记得从友A到东B之间也没有隧道啊,这外面黑的也太吓人了!”

    高个男孩儿也望向窗外,一脸迷茫。

    “火车还没有发动,当然不可能是隧道……”

    男孩儿身边,一名小女孩儿面露疑惑,随后丢下行李快步跑到凌一身边四下环望:“你们快看,登车入口还没有关闭!”

    凌一闻言也跟随小女孩儿的目光望向自己刚刚进来的入口处,车门依旧是打开状态,空无一人的台阶下面,浓雾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没有边际的黑暗。

    “什么破车,老子不坐了!”

    一声咒骂,一头黄毛的男青年推开过道的几人,拎着皮箱就要下车。

    黄毛跌跌撞撞地来到门前,却被一根拐杖拦住去路。

    抬眼望向凌一,黄毛面露怒色:“你他妈有病?”

    凌一微微一笑,点点头:“不仅有,还是很少见的绝症。”

    黄毛一愣,恼羞成怒就要动手,却被小女孩儿拦住。

    这时众人也纷纷围了过来,都想看看车门外到底是副什么景象。

    收回拐杖,凌一整理了一下被黄毛撕扯凌乱的衣领,笑道:“我劝你还是不要下车为好。”

    “滚你妈的,要你管,神经病!”

    黄毛一把推开小女孩儿,拎着行李就要下车。

    见到黄毛发飙,其他人也没敢阻拦,眼看着他试探性地迈出第一步。

    整个人慢慢陷入黑暗之中,黄毛嘲笑道:“一个个的孬种!”

    话音未落,黄毛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瞬间扯出老远,不多久,一阵毛骨悚然的哭嚎声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传来,正是黄毛的声音!

    “他他他……”女孩儿惊恐地捂着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怎么会这样,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西装女紧紧地将公文包抱在怀里,眼中尽是恐慌之色。

    “老公我害怕!”

    眼镜女青年一把抱住高个男孩儿,哭出声音。

    高个男孩儿此时脸色发白,却也不能在女朋友面前露怯,小声安慰着她。

    “请大家先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就在所有人都惊魂未定之时,凌一的话突然打破了恐慌氛围。

    大家闻言将目光都集中在这个面色惨白,衣着怪异的男孩身上,他们面露疑惑,似乎将黄毛的死都归结到了他的身上。

    “你是谁,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壮汉面露凶相,死死地盯着凌一。

    摊摊手,凌一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抱歉,我对此一无所知……但很明显的是,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强行离开的下场想必你们也都清楚。”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确实,黄毛的凄惨的叫声仿佛还环绕在耳边,谁都没有勇气再去尝试下车。

    “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反正现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不如冷静一点,想想办法。”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白色休闲服饰,模样帅气,看起来应该是某座城市的社会精英。

    相比于举止奇怪的凌一,大家理所应当地更为信服白衣中年男子的话,所有人都回到座位上,却因为害怕相互之间离的很近。

    将拐杖轻轻搭在座椅边缘,凌一摸到口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条。

    掏出纸条,凌一仔细看了看,上面用朱砂画着读不懂的图案,似乎是驱鬼用的符咒。

    小女孩儿就坐在凌一对面,她注意到凌一手上的黄纸,惊呼道:“我也有一张类似的!”

    说着,小女孩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跟凌一手中一模一样的符纸。

    “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凌一接过小女孩儿手中的黄纸,仔细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这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它的?”

    “刚上车的时候,我想去厕所,结果摸出了这个东西。”

    小女孩儿也不隐瞒,直接说出原委。

    点点头,凌一将黄纸还给她,脑海中的思路也稍稍清晰了一些。

    缓缓站起身,凌一俯视了一圈所有人,询问道:“大家看看,自己身上或者行李中,有没有多了或者少了什么东西?”

    闻言,所有人都开始翻看自己的物品。

    “可恶啊,手机这个时候没信号!”

    壮汉愤怒地将手机拍在桌上。

    凌一注意到,壮汉眼中血丝浓厚,仿佛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咦?”

    随着一声轻呼,眼镜女青年拿出一张跟凌一完全一样的画着朱砂符号的黄纸。

    “这是什么东西,灵符?”

    “哎,我这也有一张!”

    “我也有,靠,什么时候塞进我箱子里的!”

    凌一默默地看着大家纷纷从身上找到这种奇怪的符咒,若有所思。

    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线索能证明这场“神鬼游戏”的存在,但凌一始终坚信一点……有趣的事情,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