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人族崛起从诸天开始 > 第17章:柱灭之刃(十二)
    两年后。

    这两年里,李凡近乎跟炭治郎一起经历完原著里所发生过的事情。

    好比祢豆子的昏迷不醒、好比当鳞泷左近次要求炭治郎劈开那块巨石时所出现的那两个灵魂,真菰和锖兔等等。

    不过,相关的事件与原著中有些出入就是了。

    就像祢豆子的昏迷不醒,在原著里,鳞泷左近次可是有寻求医师来为祢豆子查看情况的。

    但这辈子因为有李凡的出现,并且提前告知了他们祢豆子的昏迷原因,其实是因为长期没有‘进食’,缺乏营养所导致的。

    等她休息够了,自然就会苏醒过来。

    炭治郎这才没那么紧张,继续安心锻炼。

    鳞泷左近次也无需再去寻找医师。

    至于真菰和锖兔的事件,也同样如此。

    因为李凡的出现而产生了些许变化。

    首先,真菰和锖兔这两个灵魂,李凡在他们出现的那半年里,李凡是看不到他们的。

    但这并不妨碍李凡继续呆在炭治郎身边似模似样的偷师。

    甚至在炭治郎跟锖兔切磋结束后,李凡也会死命缠着炭治郎,让他跟自己切磋。

    平日里,有什么不明白的,李凡也就会假假询问空气,然后再声称自己听不明白真菰在讲些什么,让炭治郎重新解释一遍。

    借此来学习他先前那一年半里,自己摸索,又还没真正入门的摔跤、呼吸之法、以及剑术等等。

    终于,在半年后,炭治郎可以劈开那颗巨石了。

    李凡所需要学习的各种技巧,也总算是入门了。

    摔跤术,终于可以办到被摔倒时,无论处于什么姿势也可以迅速站起来继续战斗。

    剑术,被真菰纠正了多余的动作以及个人癖好后,挥起刀来,也就顺畅了许多,也比先前强上了不少。

    呼吸之法,跟炭治郎一样,踏入了‘全集中呼吸’的门槛。

    不过李凡的持久性和稳定性,都比炭治郎差上一些就是了。

    而这,也就是李凡这两年来的成果。

    虽然各方面都比炭治郎差上一节,但相比于李凡两年前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好上太多太多了。

    真要做个比较的话……

    那就是现在的李凡,在不使用全集中呼吸来增强实力的时候,身体素质会强于落日城的孩童、弱于落日城那些没有宝典的战士,程度大概处于在落日城里,守在后方支援的那些成年人吧。

    如果使用全集中呼吸,综合实力大概就会比没有宝典的战士强上一节。

    想要追上或超越巅峰时期的陈莲樱或张磊,那他至少也要先填满代表着精神力量和肉身力量的两个星槽再说。

    炭治郎的话……

    那就是在没有使用全集中呼吸的状况下,身体素质要比没有宝典的战士弱上一小节。不过,若是配上剑术的话,实力就差不了多远。

    如果使用上了全集中呼吸,那综合实力就是堪比陈莲樱拥有青铜宝典时的巅峰时期了。

    ……

    两年后的这一天。

    当炭治郎成功劈开巨石的一刹那,就代表这是他跟李凡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

    努力了那么久,坚持了那么久。

    等的,就是这一天。

    李凡精气神瞬间提升到了巅峰的状态。

    从怀里掏出最后一块妖兽肉,一口吞下,

    紧接着,他这两年来,身上所留下的各种结痂、疤痕在快速修复。皮肤虽然还没到原本光滑的程度,但只要回去后多摄取一些妖兽肉,估计很快就会完好如初了。

    这时,鳞泷左近次领着一个同样戴着面具的家伙,来到这里。

    见炭治郎真的把那块巨石给劈开了,鳞泷左近次隐藏在面具底下的脸孔,也是一脸感触:“没想到你真的跟这位异世界来客所说的那样,能够将斩断这块岩石……你做得很好,炭治郎。你是个很了不起的孩子。”

    说到这里,炭治郎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鳞泷左近次则把他拥入怀里:“一定要活着从异世界回来。老夫和你的妹妹,都会在这里等着你……”

    说罢,鳞泷左近次松开炭治郎,为炭治郎抹掉脸上的泪水,然后看向李凡:“可还记得你答应过老夫什么?”

    李凡点头:“放心,事不可为,我不会让炭治郎陪着我去送死。”

    得到李凡的再次保证,鳞泷左近次这才向李凡介绍身后那名同样戴着面具的家伙:“这是钢铁冢萤,是负责打造你跟炭治郎日轮刀的锻刀师。”

    钢铁冢萤将两把日轮刀,分别递给了李凡和炭治郎:“日轮刀,又名变色之刀,会依照刀的主人而改变颜色,你们快拔刀试试看吧。”

    炭治郎将刀拔出。

    原本白银色的刀刃,瞬间变得无比漆黑。

    李凡的情况也同样如此。

    钢铁冢萤带着失落的语气说道:“都是黑色啊……”

    李凡没有搭理钢铁冢萤,直接施展出全集中呼吸。

    紧接着,李凡手上那把日轮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下往上地从漆黑色变成了蓝色。

    钢铁冢萤欣喜道:“哦哦哦哦!随着战斗而变换颜色,这只有传说中那把刀才会出现这种情况!鳞泷!你快看!你说我是不是成功锻造出那把刀了?”

    鳞泷左近次眉头微皱,摇了摇头:“这问题,你还是问你眼前这位青年吧。说不定,他会比我们更清楚。”

    钢铁冢萤兴奋道:“对对对,我听说你无所不知!怎么样?这把刀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凡打量着眼前这把刀刃,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以你目前对刀的理解,还不足以打造出传说中的那把刀。这刀的情况……估计跟我有一些关系。”

    钢铁冢萤整个人颓废得跪坐在那。

    鳞泷左近次继续问道:“什么意思?”

    李凡收回刀刃,看向鳞泷左近次:“以我对水之呼吸的理解,想要习得水之呼吸,就必须是心无杂念、冷静稳重、内心宁静止水的人才可以。我自问不能做到百分百以上这种状态。但这些限制似乎对我这个宝典持有者无效。

    我或许能够学习你们世界的任何一种呼吸之法。

    使用不同的呼吸之法,我这把日轮刀就会变成不同的颜色。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具体情况,还要等我下次来到这里时,进行一些测试,才可定下结论。”

    鳞泷左近次点头,没再追问什么。

    旋即,就将钢铁冢萤身后的一包包裹,放到李凡面前。

    “这是鬼杀队的诚意,里面有50把日轮刀。很抱歉,我们的政府正实行着‘禁刀令’,这已经是我们连夜锻造,且分批送来的所有日轮刀了。上面给出的指令是,待你下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我们再详谈有关合作的事宜。”

    对于鬼杀队这个决定,李凡也不意外。

    说白了,就是保持观望的态度呗。

    毕竟由始至终,所有的消息都是从李凡口中所说出来而已。

    确实情况是如何,没有人懂。

    他们也不可能百分百相信李凡。

    因此,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鬼杀队的现任首领产屋敷耀哉,就决定先等炭治郎回来后,汇报了具体情况再说。

    至于这些日轮刀,就纯粹当作卖个好吧。

    反正某些资源对李凡、对落日城来说或许非常重要,对他们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李凡道了一声谢。

    将包裹提起。

    又将包裹放下。

    “我感应到了,我只够能量带走炭治郎和20把日轮刀,剩余的,就先留在你这吧。”说罢,又看向炭治郎,“离开之前,你还有什么需要交代一番的吗?”

    炭治郎点点头:“我想回去跟祢豆子告别一声。”

    李凡同意了。

    旋即,一行人就回到了鳞泷左近次的屋子里。

    李凡和炭治郎剪了头发,洗漱一番后,鳞泷左近次就给了炭治郎一副面具,说是驱灾面具,会保护炭治郎不受到厄运的侵害。

    然后,炭治郎就来到熟睡的祢豆子身前,紧握她手掌,默念道:“祢豆子,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一定会带着治愈你的方法回来的……”

    做完这一切后,炭治郎这才走出门外,寻找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的李凡。

    “准备好了?”

    “嗯!”

    “那就出发吧!”

    刹那间,绿光大盛。

    绿光彻底笼罩住李凡和炭治郎两人。

    待绿光消失后,李凡和炭治郎两人则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