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人族崛起从诸天开始 > 第14章:柱灭之刃(九)
    鳞泷左近次步伐很快,也很急。

    在原著里,去狭雾山这段路程,就连炭治郎也险些没撑住,那就更别说是体力比他差上一大截的李凡了。

    这才走了1/3的路程,李凡就已经一个失足跌趴在地,四肢不停发颤,迟迟站不起来。

    跑在前方的炭治郎察觉到动静,赶紧跑回来:“李凡大哥!李凡大哥!怎样?你有没有事?”

    鳞泷左近次同样停下脚步,看向两人。

    炭治郎想扶起李凡。

    李凡甩开他的手,死死盯着鳞泷左近次:“我没事!我还可以继续!”

    说罢,又带着全身发颤的身躯,勉强站起,继续向前小跑。

    不过很明显,他这次的速度已经慢下了许多。

    只要鳞泷左近次和炭治郎继续开跑,他是肯定追不上两人的进度的。

    见状的炭治郎,也是一脸哀求之色的看向鳞泷左近次。

    鳞泷左近次冷冷说道:“我说过了,他坚持不下去,那就只能说明他决心不够坚定,还不足以让我否决我的徒弟对他的看法,我是不会留他下来的。”

    说罢,鳞泷左近次再次转身赶路。

    看着鳞泷左近次那即将消失的背影,炭治郎仍然迟疑不定。

    让他放弃治疗妹妹的方法,他肯定不愿意。

    可让他抛弃李凡,他也做不到。

    李凡喘着气,面青唇白地拍了拍炭治郎肩膀:“去吧,不用管我,赶紧跟上去……”

    “可是,那李凡大哥你……!”

    “我能不能够得到他的认同,并不重要。最重要是你能够拜在鳞泷左近次前辈门下学习、变强。唯有你变强了,才能够真正的帮助到我。”

    “这……”

    “如果你真想帮我的话,那就在路上抛下一些杂草当作路引好了。放心吧,我一定会追上你们。”

    犹豫片刻,炭治郎坚定道:“好!李凡大哥,你放心吧,等我变强后,我一定会跟你回去!帮忙你守护你家乡的!”

    说罢,炭治郎这次不再犹豫。

    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又在路旁拔掉一搓杂草,然后继续向前跑。跑了一小段距离,将一些杂草洒在路上,旋即又看向远方的李凡,摆出一个‘加油’的姿势,最后才彻底离去。

    李凡见状,也没心情再给出什么反应了。

    他此时的状态,就像那种跑得快要虚脱的马拉松选手,整个人摇摇欲坠似的,全身散发着热气,汗流浃背。

    不过他仍然没有放弃,继续喘着粗气的向前小跑。

    九个小时后……

    狭雾山上的一间木屋门前。

    这是鳞泷左近次在狭雾山的屋子。

    此时的炭治郎,早已犹如原著那般,被鳞泷左近次带去了山上的另一处进行着另一场试炼。

    至于李凡,则在他们抵达这间屋子的七至八个小时后,才堪堪抵达这里。

    而且,还是爬着过来那种。

    李凡现在的模样,早已狼狈得不像话。

    身上有着多处损伤。

    连衣服都有些被磨损。

    他就这样爬到木屋前,一手搭在木屋的门槛上,抬起他那憔悴的脸孔,看向鳞泷左近次笑道:“我办到了……你说过的……会给我一次机会……”

    然后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鳞泷左近次静静地看着这昏迷过去的李凡,没有说话。

    次日一早。

    当李凡再次醒过来时,就已经发现此刻的他,是躺在一张日式床垫上。耳边传来的第一句话,是同样躺在身边,身上伤痕累累,声音却精神饱满的炭治郎:“李凡大哥!你终于醒啦!”

    “这是……”

    “我听鳞泷老师说,你是靠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的!我完成鳞泷老师所给的试炼,回到来这里后,就已经发现你躺在这里了。

    你已经昏迷了一整个夜晚了,李凡大哥!”

    这时,跪坐在不远处的鳞泷左近次,先是抿了一口热茶,然后说道:“你是凭着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没错,但我和你的约定是跟紧我的步伐来到这里。很明显,你是失败了,所以你并没有得到我的认同。”

    李凡气得直坐起。

    “你……!”可身上的伤口、肌肉疼痛,却又折腾得他五官扭曲,身体一歪。

    鳞泷左近次慢悠悠道:“别着急……虽然目前的你,还无法彻底让我否决我徒弟对你的看法,但现在的我,也想听一听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你们口中所谓的妖兽肉,又是从何得来的?”

    说罢,鳞泷左近次就将原本收在李凡怀里的那块妖兽肉,抛回给李凡。

    妖兽肉缺了一个小口。

    很明显,这是鳞泷左近次已经预先试验过这妖兽肉的‘能力’了。

    李凡看了看妖兽肉,没说什么。

    旋即,他就将之前告诉炭治郎的事情,重复一遍讲述出来。

    不过,鳞泷左近次却没有炭治郎那么好忽悠,隐藏在面具底下的脸孔,眉头紧锁:“仅凭这块妖兽肉,不足以证明你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李凡早知鳞泷左近次不会这般轻易相信他。

    很是爽快的就直接召唤出了青铜宝典。

    刹那间,绿光大盛,照耀着整间屋子。

    “这,就是我们那个世界的能力。凭着这个能力,我就可以带人回到我的世界。”

    宝典一出。

    不但是炭治郎情绪激动,就连鳞泷左近次也是震惊无比!

    另一个世界……

    真的有另一个世界!

    即便这件事情很令人匪夷所思,但事实摆在眼前,却轮不得他们不相信!

    一时之间,鳞泷左近次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受眼前这个事实。

    炭治郎则率先反应过来,满脸兴奋道:“是真的!是真的!我就知道李凡大哥你没骗我!李凡大哥,那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关于事情的真相了?那个最初之鬼,为什么要针对我一家人?”

    听到最初之鬼,鳞泷左近次也是很快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转而默默地看向李凡。

    他也很好奇,李凡到底还掌握着什么讯息。

    李凡收回宝典。

    绿光消失。

    屋子里恢复原本的色彩。

    李凡先是撇了炭治郎一眼,然后再紧盯着鳞泷左近次双眼说道:“最初之鬼,鬼舞辻无惨之所以针对你一家人,是因为你们灶门一家,继承了最古老的呼吸之法,日之呼吸!”

    果不其然!

    当鳞泷左近次听到‘日之呼吸’这四个字时,他连瞳孔都收缩了。

    炭治郎没注意到鳞泷左近次的异动,继续着急询问:“日之呼吸?日之呼吸是什么?呼吸之法又是什么?我家怎么可能会继承这种东西?真有继承,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呼吸之法,是能够让你得到匹敌食人鬼的速度与力量的一种技能。接下来鳞泷前辈所要传授你的技能,也是呼吸之法的一种。

    炭治郎,还记得你灶门家族世代相传的神乐舞吗?

    记得你虚弱的父亲曾说过,‘若呼吸方式正确,就能一直跳下去‘吗?

    你们家族的火之神神乐,就是日之呼吸!”

    炭治郎被惊得脸色煞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导致他家破人亡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支神乐舞。

    晃神片刻,他再次着急询问:“可是!可是!就算我家族继承了日之呼吸,可我们又没有得罪他,他为什么还要针对我们?!”

    “因为这一千年来,鬼舞辻无惨就只败过给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呼吸之法的创始人,继国缘一。而他使用的,也正是日之呼吸。鬼舞辻无惨非常忌惮他,也不想再面临多一次失败。

    所以,当继国缘一死后,鬼舞辻无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断绝日之呼吸这个传承。

    而你灶门家族,也正是这世上最后一个将日之呼吸完整传承下来的家族。”

    听到这里。

    不用李凡再多说什么。

    炭治郎已经彻底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原本情绪激动的他,忽然像泄气那般,整个人瘫坐在那。

    片刻后。

    炭治郎像是想起什么,又紧张询问道:“李凡大哥!你知道得那么多,那你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祢豆子痊愈?”

    李凡看了看炭治郎。

    又看了看从昨晚开始就已经昏迷不醒的祢豆子。

    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炭治郎大喜:“什么办法?!”

    “抱歉,炭治郎。我不能现在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虽然我相信你不会违背承诺,但为了我的家人和朋友,我还是得留下一些保障。

    只要你跟我回去,帮我解决了落日城的麻烦,我就会将治疗祢豆子的方法告诉你……”

    炭治郎神情显得有些呆滞。

    他没想到李凡又会来这一手。

    不过他这次很快便释然,因为他理解李凡的苦衷。

    “那好吧……那就等我变强后,帮李凡大哥你解决了你家乡的麻烦,李凡大哥你再告诉我吧……”

    说到这里,原本默默关注着这一切的鳞泷左近次终于开口了。

    “好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原因,那炭治郎你就更加要努力了。时候也不早,用完餐后我就带你到另一个试炼之地吧。”

    “是!鳞泷老师!”

    说完,炭治郎就自动自发地开始收拾床垫。

    但他却不知,其实李凡和鳞泷左近次已经透过眼神,得知了对方的想法。有些事情,或许是不方便在炭治郎面前询问或回答。所以鳞泷左近次准备先支开炭治郎,然后再跟李凡单独聊下去。

    李凡显然也知道了鳞泷左近次的心思。

    不过他并没说什么……

    片刻后。

    鳞泷左近次为他们准备了一碗白粥和一碟小菜。

    用完餐后,鳞泷左近次就带着炭治郎前往下一个试炼之地。

    待鳞泷左近次回到屋子时,李凡则早已盘坐在那,等待多时:“要问什么,尽管问吧。能告诉你的,我全都会告诉你。”

    言下之意,就是不能告诉他的,无论如何,李凡也不会说。

    鳞泷左近次:“……”

    片刻后。

    两人端庄的坐在对立面。

    鳞泷左近次跪坐。

    李凡盘坐。

    鳞泷左近次:“你所带来的这些讯息,对我们这个世界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的会话,或许我会一字不差的汇报上去。”

    李凡点头:“可以。我不介意你汇报上去。只不过,在这段时间,我不希望你们会派人过来干扰我和炭治郎之间的协定。还有,如果你们的主公真想跟我合作的话,那请他在我跟炭治郎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先表达出一些诚意。我家乡目前很缺铁,需要大量的武器。”

    鳞泷左近次:“……”

    听到李凡连‘主公’都知道,鳞泷左近次又是一阵无语。

    没惊讶、没意外,差不多都已经麻木了。

    “可以,我会将你的需求汇报上去。”

    接下来,便是一问一答的时间。

    “你是怎么知道有关我们这个世界的讯息?所有宝典持有者都知道?会不会还有另一个宝典持有者出现在我们的世界?”

    “能来到这个世界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李凡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就代表其余问题他不会回答。

    至于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则是他以前从宝典基础资料上所得来的讯息。宝典世界,是不可能有重复的。

    鳞泷左近次见状,也没多说。

    继续下一个问题。

    “你知不知道鬼舞辻无惨的准确位置?”

    “知道。”

    只回答‘知道’两字,那就代表李凡不会说出鬼舞辻无惨的准确位置了,这道问题又到此为止。

    接下来,鳞泷左近次又问了许多有关鬼灭之刃世界的讯息。

    李凡皆是能说则说,不能说则绝口不提。

    总之,就是一些可以让李凡当作筹码的消息,李凡就绝对不会回答就是了。

    想要知道?

    可以。

    先帮忙解决了我的问题,或给出足够的报酬再说。

    会话来到最后,也终于问到了一些有关宝典的讯息,以及鳞泷左近次带有私心的一些问题……

    (PS:今天只有一章,不过是4000字,跟两章没差别。另外,求本章说、求收藏、求推荐票~~~感觉到毒的地方,记得跟我说一说,我看看有没有修改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