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人族崛起从诸天开始 > 第13章:柱灭之刃(八)
    三人不知疲惫的乱锄、乱砍、乱踩了一整个夜晚,直到太阳快要出来了,李凡这才猛的大喝:“炭治郎!快!快让祢豆子先躲起来!太阳快出来了!”

    炭治郎和祢豆子皆是一惊。

    也不敢怠慢。

    祢豆子同样是已经感受到那股即将到来的危机感了,在炭治郎着急的催促下,她很快便躲了起来。

    炭治郎则赶回已经开始修复的无头身体前,继续将其给砍得稀巴烂。

    很快的。

    清晨的太阳缓缓升起。

    阳光慢慢照射在他们和被砸得稀巴烂的食人鬼身上。

    食人鬼连痛吼的机会也没有,就彻底被阳光给烧成灰烬。

    早已累得不像话的李凡和炭治郎,当即软摊成了一个大字型,在地面上不断喘着粗气。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入他们的耳里:“你们似乎对食人鬼也有一定的了解?”

    吓得两人赶紧爬起身子,死死盯着对方。

    而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他们此行所需要寻找的目标,戴着天狗面具的鳞泷左近次!

    在此之前,其实鳞泷左近次早已得到富冈义勇的来信。

    信件的内容如下:

    【鳞泷左近次阁下,我让一位励志成为斩鬼剑士的少年到您这边来了。他很有胆量,敢徒手向我挑战。他的家人们都被鬼残杀了,只有他妹妹变成了鬼的样子活了下来。但我认为她不会伤害人类。

    我觉得那两个人有和别人不同的地方。

    那个少年好像和您一样鼻子很灵。

    说不定,他今后会有所突破,继承您的事业。

    拜托您一定要好好培养他。】

    在原著里,信件的内容到这里本就该结束了。

    可如今却多了两句:

    【另外,我不确定当您看到这少年和他妹妹时,会不会还有一人跟在他们身边。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请您忽略我接下来的这一段话吧。

    如果有……

    那就请您务必要分开他们。

    我不觉得将这人留在少年身边,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擅自的拜托,还请海涵。

    请您多加保重,日益勤勉。

    拜托您了。

    不尽欲言,富冈义勇。】

    鳞泷左近次看向炭治郎:“老夫是鳞泷左近次,你就是义勇介绍给我的人吧?”

    炭治郎喘气道:“是……是的。我叫做灶门炭治郎,我妹妹祢豆子。还有这位是李凡大哥。”

    鳞泷左近次瞅了李凡一眼,就没再看他,继续盯着炭治郎说道:“炭治郎,你妹妹如果吃人的话,你该怎么做?”

    炭治郎愣了一下。

    鳞泷左近次一巴掌就扫过去:“判断太慢了。不论怎么样你都判断得太慢了。我看你已经知道鬼的能力和消灭他的方法。可你却在中途犹豫了。

    刚才的问题你也没能立即回答。

    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你决心太肤浅了。

    妹妹吃了人的话,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杀了妹妹,然后你切腹自杀。带着变成鬼的妹妹通行,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但是你要铭记于心,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

    让你妹妹夺走无辜人的性命,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你听明白老夫的意思了吗?”

    炭治郎这次不敢再犹豫:“好的!!”

    “那么……现在能告诉我,这些有关鬼的知识,你到底是从哪得知的吗?”

    炭治郎赶紧将李凡介绍给鳞泷左近次:“是李凡大哥!这些知识都是李凡大哥告诉我的!”

    两人同时看向李凡。

    不过李凡此刻的脸色却不大好看。

    从鳞泷左近次刚才望他的眼神之中,他就隐隐猜出富冈义勇应该是在那封信中提起过他。

    他给富冈义勇的第一印象那么差,肯定不会是好事就是了。

    果不其然。

    鳞泷左近次接下来的话,正好印证了他的想法。

    “虽然不懂你是从何得知有关鬼的消息……但是接下来的路,你不适合再跟这位少年继续走下去了……”

    “不……不!为什么?!难道就凭富冈义勇的片面之词,你就要把我定成死罪吗?!”

    好不容易才攀山涉水的来到这里。

    连辩解的机会也不给,就定他为死罪。

    就算脾气再怎么好,也肯定会忍不住发火。

    此时的李凡,便是这种状态。

    鳞泷左近次眉头微皱,他没想到仅仅是只言片语,眼前之人就可察觉出他拒绝的原因所在。

    沉默片刻。

    鳞泷左近次继续说道:“你很聪明,对付敌人也毫不手软。如果你不是心术不正的话,你确实比这位少年更加适合成为鬼杀队的一员。

    但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是不会让你再接近这少年的。”

    炭治郎着急的解释道:“不,事情不是这样的!鳞泷左近次前辈……!”

    鳞泷左近次冷眼看向炭治郎:“少年,如果你还想跟老夫学习斩鬼的技巧的话,从此刻起,你就必须得听老夫的。否则,你就带着你妹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不!我不服!你凭什么说我心术不正?!”

    “难道怕死也有罪?!”

    “真要所有人跟你们一样捍不畏死,那才叫正人君子?!”

    “我只不过是想活下去,想自保而已!!这都不行吗?!!”

    炭治郎继续着急的为李凡辩解:“对!鳞泷左近次前辈!李凡大哥他不是坏人!要不是他事先给了我珍贵的妖兽肉,然后又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帮我解决敌人,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死了!李凡大哥绝对不是坏人!鳞泷左近次前辈,请您相信我!”

    这下子,鳞泷左近次的眉头皱得更紧。

    他听到了‘妖兽肉’这几个关键词。

    李凡恶狠狠地瞪着鳞泷左近次。

    炭治郎着急地看向鳞泷左近次。

    鳞泷左近次冷漠的看向李凡。

    祢豆子瑟瑟发抖地躲在不远处观望着这一切。

    四方沉默了好一阵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鳞泷左近次终于开口,看向李凡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就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够跟随老夫的步伐,回到狭雾山,那老夫就给你一次为自己辩解的机会。如果不行……那就只能说明你的决心,并没有你说出来的那样坚定。”

    紧接着,鳞泷左近次又撇向炭治郎:“少年,接下来也是在测试你是否能够成为一名斩鬼的剑士。背着你的妹妹,跟着我来。记住了,中途,你可不能帮忙这位先生,否则,老夫可是不会认同他的……”

    说罢,鳞泷左近次就头也不回地往某个方向快步前进。

    见状的炭治郎,也不敢怠慢。

    赶紧背上祢豆子,就追了上去。

    李凡,亦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