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人族崛起从诸天开始 > 第10章:柱灭之刃(五)
    从早上睡醒,直到炭治郎埋葬好家人的尸体出发前往狭雾山,这前前后后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

    这几个小时里,李凡又是上山,又是下山,其实早已把他累得不像话了。

    即便在追赶的过程中,李凡已经争分夺秒的在休息,在恢复体力,可自从太阳下山后,炭治郎便再也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一走,就是一整天。

    太阳下山后的第三个小时……

    李凡走到都快要反胃了,炭治郎的身影也渐行渐远。

    太阳下山后的第六个小时……

    李凡真的走到连黄疸水都吐了出来,但他依然坚持住。只不过,这时候他已经快要看不到炭治郎的背影。

    太阳下山后的第九个小时……

    李凡的视野、意识,渐渐模糊。

    他只能凭着炭治郎所留下的脚印继续追赶。

    太阳下山后的第十二个小时……

    时间已经来到次日清晨。

    连炭治郎所留下的脚印,也已经被雪花给重新覆盖上。

    李凡再也无法凭此去追赶炭治郎。

    同时,他的身体也终于坚持不住,一阵天旋地转,双目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

    几个小时后。

    当他再次醒过来时,烈日已经高挂在半空中。

    望着那看似在讽刺他的太阳,李凡一阵惨笑,眼角也在同一时间止不住流出了两行泪水。

    他下意识地用手臂遮住双眼,试图遮挡住自己的丑态。

    或许附近没有人会看到他。

    但在潜意识里,他还是不希望自己此刻的丑态暴露在空气当中。

    昏迷了那么久。

    他知道自己再也追不上炭治郎了。

    “李凡啊,李凡……”

    “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没用?为什么你之前不肯努力?如果你之前肯努力,现在就不会那么窝囊了不是吗?”

    “明明都已经知道剧情了,明明只要自己坚持跟下去就可以成功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到,你还配做别人的丈夫吗?配做孩子的父亲吗?”

    脑海里尽是陈莲樱以及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的画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脸上的泪痕都快要结成冰魄了。

    他快速抹掉泪痕,鼻涕,重新打起精神道:“李凡,老婆和孩子都在等着你回去!你不能放弃!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说罢,他立即翻身,打算重新上路。

    没了炭治郎没关系,我还没输!

    我还有机会!

    他心里都打定主意,在接下来的路程要孤军奋战了。

    却不想,刚一抬头,眼前却出现了一幕不敢置信的画面,把他整个人都给看呆了。

    他看到炭治郎在不远处,一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休息着。

    愣神片刻,李凡很快反应过来,当即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

    喘着粗气,死死盯着炭治郎!

    看得炭治郎都有些怪不好意思了,只好硬着嘴皮说道:“你……你可别误会,我……我才不是在等你!我是因为祢豆子不喜欢阳光,所以才会停在这里歇息。”

    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她。

    祢豆子从旁边那个被稻草遮盖住的坑里,顶着一堆稻草,冒出半颗头来。

    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了看李凡,又看看炭治郎。

    一脸无辜的模样。

    似乎在询问:哥哥,是你在叫我吗?

    “祢豆子乖,你继续休息吧。哥哥不是在说你,哥哥是在跟这个坏人说话。”

    听到哥哥说李凡是坏人,祢豆子当即流露出萌萌哒凶恶模样瞪向李凡,然后又将半颗头颅慢慢缩回进坑里。

    李凡可不管炭治郎说什么。

    他厚着脸皮,直接就在炭治郎身前的不远处盘坐了下来。

    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跟丢!

    气氛有些尴尬。

    炭治郎的脸皮可不像李凡那么厚,被李凡这样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金睛火眼盯着,让他感觉怪不自在的,随意找了个话题:“能说说看吗?”

    李凡:“???”

    炭治郎:“能说说看关于你的事情吗?”

    李凡眉头略皱,老实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我也的确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这里,炭治郎马上来气!

    既然你需要我的帮助,那为什么你还要瞒住我家人的危险,你就那么笃定不会被我发现?!还是你认为就算被我发现……

    不等炭治郎说什么,李凡继续说道:“我承认我是有私心,可你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在我身上。就算我提前告诉你,你家人有危险,你也未必救得了他们,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把自己的生命也给搭进去。”

    炭治郎顿了一顿:“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家人的死,不是一场意外。对方很强大,目标也很明确,是故意针对你们一家人的。就算你和你家人逃得了这次,也肯定逃不了他接下来的追杀。”

    “怎么会?!我跟我家人长年住在山上,根本就没有跟人结仇!又怎么会有人非要杀我们不可?!”

    仿佛感受到了炭治郎的情绪波动。

    祢豆子又从坑里冒出半颗头颅,凶神恶煞的瞪向李凡。

    李凡一惊。

    连忙坐远一些,坐姿也改为可以随时落跑的姿势。

    “杀死你家人的凶手,叫鬼舞辻无惨,是存活了上千年以上的最初之鬼。你妹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是鬼舞辻无惨将你妹妹变成鬼的。”

    “最初之鬼……?”

    炭治郎听得一头雾水。

    在这之前,他可还不怎么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的。却不想,在一夜之间,就颠覆了他一向来的想法。

    现在又告诉他,杀死他家人的,是类似于‘鬼王’的存在?

    这叫他该怎么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那最初之鬼要针对我跟我家人?!”

    “事情有些复杂,等你到了狭雾山,接触到鳞泷左近次后,自然就会明白我所说的一切。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

    炭治郎有些愤恨不甘。

    他知道李凡这是铁了心也要跟他上狭雾山。

    他也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迁怒李凡,毕竟杀死他家人的,终归是另有其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软下心肠,停留在这里等待李凡了。

    只不过,想要他摊开心扉的再次接受李凡,这还需要时间去慢慢适应。

    他狠狠的瞪了李凡一眼,不再说话。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赶往狭雾山,然后再让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把所有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