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98章 红裙子
    与暴躁萝莉金克斯的英雄之魂融合可能导致苏晓樯变成性格恶劣的贫乳萝莉,那也太难受了吧。

    性格恶劣不重要,可他不是贫乳控的怪蜀黍啊。

    不过他干的是要命的活,和他在一起苏晓樯随时可能会有危险。

    即使付出一些代价,能让她有自保之力也是值得的。

    确实有些自私,但江寻不想看到她受到伤害。

    不知怎么,江寻突然想起当时在在芝伽歌大学碰到的那个叫张映阳的人渣说的那些话,让他越想越觉得有些心悸。

    学院送他的那种N96手机在之前与康斯坦丁的战斗中被毁掉了。

    他找出备用手机给苏晓樯打了个电话,连打三个都是无人接听。

    他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只能往好处想,或许她睡着了,毕竟这么晚了。

    他的记忆力因为系统强化过,所以那四个负责保护苏晓樯的专员的电话他都记得。

    他一个个拨过去,全是冰冷的无人接听。

    虽然现在是凌晨三点,可是以卡塞尔学院的专员的战斗素养,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手机是二十四个小时不关机的,不可能联系不上人。

    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四个专员还有苏晓樯都出事了!

    江寻不再心存侥幸,他原本想使用冰晶羽翼直接飞过去。

    可他的冰晶羽翼太显眼了,而且他和康斯坦丁的战斗看起来很轻松,实际上消耗很大。

    他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疲惫需要一定时间恢复,他不确定现在还能不能飞过去。

    于是他直接打电话给了昂热。

    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后,昂热没有小气,直接把他的直升机和专属驾驶员借给了江寻。

    江寻坐着校长的直升机直接飞往芝伽歌大学,他只希望一切还来得急。

    他坐在直升机上阅读诺玛发给他的资料,越看脸色越差。

    资料上显示那个叫张映阳的家伙就是一个劣迹斑斑的富二代。

    这家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跑车协会的会长曹瑾,那个曹瑾绝对有大问题。

    资料上显示曹瑾是个低血统的混血种,曾接到过卡塞尔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这家伙对于龙文不敏感,没能通过3E考试,被洗脑后清退后转入了芝伽歌大学学习。

    对于这种危险性不高的混血种,执行部的策略是定期派专员暗访。

    曹瑾的记录一直都是绿色,也就是没有任何危害性。

    曹瑾原先的生活轨迹倒也符合这种情况。

    但是一年前开始,他的那些行为绝对不是正常人类能够办到的。

    可是负责暗访曹瑾的人发回来的报告依旧是无任何危险性。

    江寻做了两个猜想,一是负责暗访的专员和曹瑾串通勾搭。

    要么就是这家伙获得了某种能够控制人心灵的能力,直接控制了负责暗访的专员。

    江寻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他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

    “你会保护我的,对吗?”他的耳边仿佛响起苏晓樯的声音。

    是的,他答应要保护好她的,可他太自大了。

    他以为自己杀掉了龙王,很了不起,大家都叫他英雄。

    可他算个屁的英雄,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记忆如山风般迎面扑来。

    他回忆起了两人第一次牵手的时候,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大概是紧张的缘故,暖暖的,湿湿的。

    他想起了那天在教室里,苏晓樯看明目张胆地“偷”看他时,脸颊攀起的红晕。

    他想起在昏黄的路灯下,她鼓起勇气,放下骄傲带着哭腔大声告诉他,她喜欢他,即使明知道和他在一起可能会有危险也不在乎,她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他仿佛又看到在焰火熄灭的夜空下,她不顾脚上的伤痛,跌跌撞撞地朝他跑过来的身影。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却空无一人。

    他直接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他觉得他就是傻-逼。

    太自大了,自以为能够掌握一切。

    原本很简单的事情,他应该直接把那个叫张映阳的人渣抓住,直接拷问出他背后的人。

    戴上无相面具,召唤魂锁典狱长和血港杀手的恶灵,那家伙的嘴巴再硬也不可能撬不开。

    凭他的感知能力,避开摄像头轻而易举,找个无人的角落把那几个人渣直接解决掉就好了。

    他的杀意越来越旺盛,如果那几个王八蛋敢伤害到他的女孩,他会杀掉他们,囚禁他们的灵魂直到永远。

    可如果她真的受到伤害,这些有意义吗?

    直升机飞到了芝伽歌大学的上空,他趁着驾驶员不注意直接跳了下去。

    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火光,刺耳的警笛声,他记得那个方向是苏晓樯住的公寓。

    江寻焦急收拢冰翼落在附近的小树林中降落,然后朝着那栋燃烧着烈焰,冒着滚滚黑烟的公寓楼跑了过去。

    “叮咚,”手机提示音。

    江寻拿出手机,看到是苏晓樯的短信,上面写着:我买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很漂亮,你要看吗?

    他原本紧绷地精神略微放松了下来,没事吧,应该没事吧,是他想多了。

    可他突然听到围观群众发出的惊呼声,他跟他们一样抬起头,手机掉在地上。

    一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孩站在公寓的楼顶天台的边缘。

    她赤足皓腕如雪,黑发黑瞳如夜,在烈火与浓烟中,她美的妖艳而倾城。

    你来了,女孩笑着说出这三个字,从楼顶一跃而下。

    江寻瞬间抛掉了所有的理智,冰晶羽翼在他的肩胛凝结,他在一声声怪物的尖叫声中腾空而起。

    接住了,总算接住了,他把红裙女孩紧紧抱在怀里,飞到刚才的树林中,落地后,他看着她有好多话想对她说。

    “砰!”沉闷的枪声响起。

    感受到胸口的灼烧感,江寻看到自己的胸口溅出了一泼猩红的血。

    弗丽嘉子弹吗?

    “你是谁?”江寻问。

    他的运动神经被麻痹,四肢无力。

    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女孩的黄金瞳,他的感官远比正常人强,他闻到了女孩身上的味道,她不是苏晓樯。

    “砰!砰!砰!”接连不断地枪声响起。

    这个长得和苏晓樯很像的女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把更多的弗丽嘉子弹射向他,他失去了意识。

    ……

    ……

    江寻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青铜的锁链捆在一张钢铁椅子上。

    他试着挣脱,锁链上的铭文发出金色的光,一股力量将他束缚住,奇怪的是,这股力量似乎来自于他自己。

    “炼金锁链‘龙之束缚者’。在太古龙族统治的时代,龙类会把犯下大罪的贵族用‘龙之束缚者’罚捆在青铜柱上,沉入深海,由大群的鬼齿龙蝰把贵族和青铜柱一起吃掉。这条锁链自带炼金矩阵,血统越强的人越会被它束缚,你就不要徒劳挣扎了。”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

    江寻抬起头,他坐在长桌的一端,两侧坐满了或清纯或妩媚的漂亮女孩,长桌的尽头坐着一个染着一头红色头发的男人。

    男人的红发齐肩,红发间露出的耳朵上带着沉甸甸的钻石耳环,他的皮肤白皙,修长的手上戴着十枚钻戒。

    江寻和他之间的距离至少有十五米,可男人身上发出来的那甜腻香水味浓得让他想吐。

    “你是谁?”江寻问。

    “我啊,我叫曹瑾,就是你一直在找的那个人,你可以叫我会长,我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男人笑着说,双手合十放在桌上,手上的钻戒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哦,狗比会长,你他妈能告诉我,我的老婆苏晓樯在哪吗?”江寻冷冷地说。

    “你的老婆,不就在这吗?”曹瑾点燃了自己的黄金瞳,招了招手,坐在他左手边的那个长的很像苏晓樯的混血种女孩坐到了他的腿上。

    “虽然我知道是假货,但你踏马的,现在做的事让我觉得很烦躁,他踏马再问你一遍,苏晓樯在哪?”江寻压抑着怒火说。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曹瑾一巴掌抽在那个女孩身上,乖戾地呵斥道:“没用的东西,怎么这么容易就让被人认出来了。”

    被他抽了一巴掌,跪在地上的女孩脸上的肌肉和骨骼蠕动,变成了一张欧美人的脸,下巴有些方,长相普通。

    江寻认出了这个女人,诺玛发给他的资料上记载了她的名字。

    乔安娜·希尔,负责芝加哥混血种暗访监督的调查员。

    她拥有一种极为稀有的言灵,名字叫千颜骨。

    这种言灵能够略微改变面部的骨骼和肌肉的形态,但绝对没有这么夸张,根本没办法完全复制他人的长相,不然她也不会被执行部安排作为一名普通的调查员了。

    她的血统应该是被人强行提升了。

    这个女人可能是被控制住了,也有可能被能提升血统的药物诱惑后和曹瑾狼狈为奸。

    江寻不在乎这些,他只想问出苏晓樯的消息,然后宰掉眼前这个垃圾。

    “娘娘腔,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的女人在哪?”江寻眼里不再流出任何怒火,平静地说。

    “娘娘腔,你竟然叫我娘娘腔!”曹瑾神经质地尖叫,他跳到长桌上,喘着气指着江寻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随着那家伙的接近,江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尸臭味,隐藏在那浓郁的甜腻香水味下,就像腐烂的老鼠尸体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不对,你是故意激怒我的,你想死对吗?你害怕对吗?”

    曹瑾跳下,抓住乔安娜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疼!”乔安娜呆滞的脸上流出一丝痛苦。

    曹瑾又是一个巴掌抽了上去,骂道:“疼?我等下好好疼你,他问老子要他老婆,快,你快给我变成他老婆的样子。”

    乔安娜的脸皮下如同有虫蚁在蠕动,她又变成了苏晓樯的样子。

    曹瑾看着江寻,眼里跳动着疯狂,他抓住假的苏晓樯的头发,粗暴地撩开侧发,让江寻看清她的脸说:“假货,假货又怎么样?如果不是那位大人插手,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是真货。”

    “你该死!”江寻的双目充血,喉咙里发出低吼,锁魂典狱长和血港鬼影的灵魂在他的识海内发出兴奋的嘶吼。

    “死?你还想杀我?来啊,你来杀我啊,那条锁链连次代种都没办法挣脱开,你以为你是谁?”

    曹瑾把假的苏晓樯按在桌子上,一边解皮带一边说:“虽然是假货,现在我就日给你看,啊,看好啊,给我看清楚了!”

    “次代种吗?”江寻轻声说,“我不久前刚干掉了一个初代种啊,虽然只是不完整的初代种罢了。”

    “你在说什么,大声说,要求饶的话,现在可晚了啊!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娘娘腔了,”曹瑾得意的笑道。

    他笑容凝固,一种莫名地恐惧涌上心头,他推开乔安娜,退到门边。

    他有种冲动,想要叫人集火直接杀掉对面那个男人,可是那位大人交代,现在还不能杀他,他的内心有些挣扎。

    没事,那可是‘龙之束缚者’连次代种也没办法挣开,这家伙不过是个S级,怎么可能挣脱开?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挣开的,我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曹瑾想道。

    恐怖的气息在这个奢华的大厅内流动,这个大厅内的几十个人全部屏住了呼吸,寂静无声。

    “咔嚓,”青铜锁链上出现了裂隙,金色的光芒变得微弱。

    两个邪恶灵魂被江寻利用半神之力压制住,暂时避免了形体改变。

    他的外表看起来和之前没有差别,只是他的气势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轻轻一用力,捆住他的青铜锁链碎成指甲盖大小的碎片散落一地。

    在两个恶灵彻底吞噬他的神智前,他从系统空间取出无相面具戴上,这下他那恐怖的气息也消失了,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人。

    他没想到之前龙王之战都没有用上这个道具,结果打一个用药物提升血统的废物竟然要用到这个。

    有点浪费啊,江寻在心里感叹道。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满头冷汗的曹瑾指着带着面具的江寻仓皇地大喊。

    那些坐在长桌两侧的女孩从桌子底下拿出冲锋枪对着江寻扫射。

    “哒哒哒哒”数十把冲锋枪在极短的时间内-射出成千上万发子弹,密集的弹幕把江寻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