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96章 昂热和猪肘子不能说的秘密
    除了徽章、披风和血统提升这种精神荣誉的奖励,昂热还给江寻发了物质奖励。

    之前赢下了自由一日后,江寻获得了诺顿馆的一年的使用权。

    昂热大手一挥,直接给他把租期顺延到了他毕业为止,还答应会帮他装修诺顿馆,布置家居,而且他在校期间诺顿馆的水电和取暖费全免,日常清理和维修等一系列相关杂物都由校工部负责。

    昂热突然对自己这么好,江寻自然知道因为什么。

    他又不是昂热的私生子,也不是这种路明非背后有大佬py交易的珍惜物种,那么只能是龙骨十字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把龙骨十字卖掉。

    由于龙类在被捕获的时候会主动毁掉自己的尸体,所以龙类的遗骸极为宝贵。

    全世界能够找到了龙类尸骨都不多,更别说封印有龙王之力的龙骨十字了。

    这具康斯坦丁的龙骨十字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获得龙王之骨,已经不是价值连城了,这具龙骨十字如果拍卖的话,卖掉的钱保守估计完全足够买下一个小国家。

    江寻在回卡塞尔学院的路上就在想,要不要把龙骨十字卖给汉高那伙欧洲混血种。

    那群欧洲的混血种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赚了大量的钞票,一个个富得流油,他们绝对会出到一个江寻满意的价格,这笔钱能让他登上富豪排行榜了。

    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是交易的保密工作做得再好,还是有泄露消息的可能。

    一旦卡塞尔学院知道是他卖掉了龙骨十字,那就等于直接和学院翻脸了。

    如果江寻不愿意加入某个和卡塞尔学院背后的秘党同等级的组织,那么等待他的就是秘党无穷无尽的追杀。

    况且要是卡塞尔学院派他的熟人来刺杀他,他不可能不还手吧。

    到时候刀剑无眼,可能一不小心会杀掉自己的朋友。

    人毕竟是社会动物啊,要是双手沾满了同伴的血,即使登临世界之巅又有什么意义呢?

    与其当孤独的皇帝,江寻宁愿当个普通的上班族。

    不加班的日子,下班后就和和朋友们喝酒抽烟吹牛打屁骂领导。

    为了避免像亚索一样当个流浪剑客,江寻选择乖乖地把龙骨十字交还给了卡塞尔学院。

    昂热亲自护送龙骨十字从冰窖回来后,大声宣布了为了庆祝此次的龙王康斯坦丁歼灭战的胜利,学院举行通宵的庆祝活动,食堂免费供应不限量的酸菜炖猪肘子。

    学生们听到前半段的庆祝活动还挺兴奋,结果一听是酸菜炖猪肘子,脸色就和炖完猪肘子从锅里捞出来的邹巴巴的酸菜一样难看。

    江寻是吃过学院的酸菜炖猪肘子,感觉还行,也没有那么难吃。

    这大概是因为他吃的少的缘故。

    卡塞尔学院每逢新生入学还有其他重要的活动的时候,万年雷打不动的免费食物只有一样,就是这道酸菜炖猪肘子。

    酸菜炖猪肘子是一道德国菜,而卡塞尔学院的创始人奠基人,曾经的秘党领袖梅涅克·卡塞尔就是土生土长的德国人。

    据芬格尔这个啃了八年猪肘子的超级留级生猜测,这道酸菜炖猪肘子能成为卡塞尔学院的校菜,估计也和梅涅克·卡塞尔脱不了干系。

    芬格尔猜想当年,英俊帅气的德国富家少爷梅涅克请还是一个法国穷小子的昂热吃了一顿德国特色的酸菜炖猪肘子。

    人们爱上一样东西,比如某道菜,往往是因为某个人。

    从此昂热就爱上了酸菜炖猪肘子这道菜,以至于每逢重大的日子昂热都要拉着全校师生一起啃猪肘子,来回忆他和梅涅克度过的那美好的时光。

    察觉到话题开始往哲学的方向发展,江寻连忙制止了芬格尔继续嘴碎下去。

    到时候昂热这个暴徒提着那把由梅涅克折断的刀头打造的折刀一把捅死芬格尔的时候,顺手捅死他就不好了。

    江寻听芬格尔的抱怨耳朵都要起茧了。

    他实在受不了了,于是把自己的学生卡递给了食堂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把酸菜猪肘子替换成了龙虾。

    作为学院的货真价实的S级贵族,江寻的学生证是同时也是一张花旗银行担保的信用卡,额度高达10万美元。

    芝加哥的航运交通极为发达,海鲜的价格并不贵,普通的餐馆吃一只龙虾也就8-10美元。

    考虑到卡塞尔学院的餐厅因为有校董会的补贴,江寻这10万美元能买超过1万只龙虾。

    而卡塞尔学院一届才三百六十名新生,还有不少学生在外面实习,年级越高,实习的时间就越长。

    留校的学生不会超过一千人,就算全是芬格尔这种饭桶,龙虾当饭吃也完全够吃了。

    唯一的限制条件就是食堂冷库的龙虾储量够不够的问题了。

    昂热看到江寻这么大气的份上,大手再次一挥CC1000列车加开一列,帮大伙运龙虾。

    这下问题都解决了。

    原本被学院安排欢迎江寻略有不忿学生们,这回倒是真心实意的为江寻叫好,就连刚刚给江寻贡献了500万美元的凯撒,都朝江寻竖起了大拇指,夸奖他的仗义。

    校乐队的兄弟得知有龙虾吃后,吹萨克斯的,打鼓的,拉小提琴的一下子就有劲了,整个卡塞尔学院因为龙王康斯坦丁的死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

    而在距离卡塞尔学院数百公里外,连天的暴雨倾泻而下,却无法浇灭一个燃钢般的人形躯体上熊熊燃烧的火焰。

    诺顿在夜雨中飞行,发出痛苦地吼叫。

    如果悲痛和喜悦都可以量化,那么因为唐斯坦丁的死去带给诺顿的痛苦,恐怕比卡塞尔学院上千人的喜悦还要多。

    这深入灵魂的痛苦会化为复仇的烈焰,诺顿会用这复仇的火将整个世界点燃,亦如曾经毁灭的青铜纪元。

    在长江三峡水库,古时夔门之地,平静的江水下,暗流涌动,古老恢弘的青铜城开始运转,通往尼伯龙根的大门打开。

    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内,无尽冰原上的火山群喷发,沸腾的岩浆流入那八条青铜蛇面人的神河内。

    八条汹涌的岩浆河咆哮着注入那座藏匿在尼伯龙根内的古城。

    封印的古城焕发生机,那些沉睡了无数岁月的青铜蛇面人睁开了那黑耀石般的狭长蛇目。

    他们高举着武器,吞吐着蛇信,流着如血般赤红的热泪,高呼着他们的王的名字,等待着伟大的青铜与火之王的归来,带领他们重返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