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90章 穆斯贝尔海姆(上)
    “什么难过不难过的等下再说,我现在赶时间,”

    路明非急忙把弗丽嘉子弹装进枪里。

    老唐还被那条小龙强抱着烧烤呢,现在给那条喊着哥哥的流氓龙来几枪没准还能救下老唐。

    路明非换好弹夹还没抬起枪口就忍不住把枪扔了,刺目的阳光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他连忙捂住眼睛,满耳突然出现了小贩叫卖的吆喝声,热闹非凡。

    路明非眯着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等等,人呢?

    路明非握着枪有些茫然,老唐不见了,那个小孩子一样的龙王也不见了,他不在黑夜笼罩下的卡塞尔学院,而在一座阳光照耀下的古城内。

    “快来追我呀,哈哈哈,”

    孩子打闹的声音还有沉重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路明非还买来得及避让,被坚固的物体撞在腰上,他吃痛地叫了一声,感觉腰椎骨要裂开了。

    “对不起。”

    “大哥哥,你有没有事?”

    “伤到哪了?”

    几个小孩围住路明非叽叽喳喳地说。

    “没事,没事,”路明非呲着嘴,捂着腰子说,“下回要注意点啊。”

    “好的,我们会注意的。”小孩齐声说。

    这时候,路明非才注意到这些小孩的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鬼?

    他是穿越到了妖怪的世界里了吗?

    这些小孩长着蛇的脸,除了眼睛是黑曜石般漆黑的颜色,全身上下没有被白色麻布袍遮蔽的皮肤都流露出青铜的光泽。

    等到这些蛇脸的青铜人小孩跑开后,路明非左顾右盼地漫步在这座青铜的城市里面,一些居民看他目光虽然有些异色,但没到惊讶的地步。

    城市里面异邦的商人就是血肉之躯的人类,这些居民大概也把路明非当做商人了。

    青铜的大路旁种着青铜树,青铜的酒馆,青铜的商铺,青铜的住宅,一切的一切无一例外都是青铜铸造而成。

    而且这里的居民全是长着蛇脸的青铜人。

    这些成年的青铜蛇面人有男有女。

    男性蛇面人身高普遍接近三米,体型魁梧,厚实的肩膀下生长出粗壮的手臂。

    女性蛇面人的身高要低一些,不过即使成年蛇面人女性中“娇小”的存在,也超过了两米。

    路明非突然感觉到了地面明显的震动,他顺着这条众人的目光看向震动的源头,那是一个身高超过六米的宛如巨人的一般的高大男性蛇面人。

    这个特殊的蛇面人长着六条手臂,六只手臂分别持有刀,剑,斧,矛四种黑曜石武器,和两面黑曜石打造的盾牌。

    巨型蛇面人身后跟着两个四臂的蛇面人,然后是同样手持着黑曜石武器的蛇面人士兵。

    这些士兵蛇面人的体型远比普通的蛇面人更加高大,而且能明显看出来士兵蛇面人的地位明显比从事着商业和地位明显比从事着商业和生产活动的普通蛇面人的地位要高。

    路明非猜想这些士兵蛇面人应该是手臂的多寡区分地位的高低,那个长着六条手臂的高大蛇面人走过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向他弯腰致敬。

    士兵蛇面人们经过一个小巷出口的时候,几个小小的身影追跑着没刹住车一不小心撞入了士兵蛇面人的阵型中。

    路明非听到旁边的人发出的惊呼声,巨型蛇面人举着阔刀、巨斧和巨剑三把巨型黑曜石武器的三条手臂抬起,落下。

    三个小脑袋在地上滚着,一路流淌着暗红色的血,其中一个脑袋滚到了路明非的脚边,正是之前撞向他的小孩中一个。

    士兵蛇面人们渐渐远去,那三个小孩的无头尸体被人拖走,他们流出来的暗红色的血被铭刻在青铜大道上的花纹吸收,消失不见。

    周围又恢复了热闹,给路明非一种错觉,好像那三个蛇面人小孩只是他的幻觉,这些人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只是他摸着自己的后腰,刚才被那个蛇面人小孩撞到的位置还隐隐作痛。

    “哥哥,感觉怎么样?喜不喜欢这座城市?”路鸣泽不知道从那个角落突然冒了出来。

    路鸣泽头上戴着导游的小红帽,穿着红色的马甲,手里还举着一面红色的旗子。

    装备齐全,展示着自己的专业素养。

    这家伙神出鬼没地把路明非吓了一大跳,路明非拍着他那豆腐干身材的胸脯说,“吓死我了,我就知道是你这小混蛋搞得鬼,快点放我回去。”

    “别着急嘛,我带你再好好看一下这座被历史遗忘的城市再说吧。”

    路鸣泽说着牵起来了路明非的手,无形的阶梯在他们脚下升起。

    路明非看着下方越来越遥远的城市眼里的惊讶之色越来越浓,嘴里吃惊地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这是一座树立在无尽冰原上的巨大圆形青铜城,分别从八个不同方向流过来的岩浆河贯穿了整座城市。

    奔涌的岩浆河穿过位于城市中央的八根高耸如云的巨大青铜柱之间的缝隙汇聚在一起。

    整座青铜城就像冰原上的青色太阳,那些岩浆河就是太阳辐射出去的光线。

    “欢迎来到北欧神话中的火之国穆斯贝尔海姆,在青铜纪元的初期,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在北欧的冰原上铸造了这座王城。”路鸣泽笑着说。

    “好了,这景色很好,看起来确实很壮观,但你能不能放我回去啊,我的哥们老唐要被烤熟了,我真没时间了。”路明非焦急地说。

    “旅途还没结束哦。”

    路鸣泽打了个响指,支持二人的无形阶梯消失,两人从云端坠落。

    “路鸣泽,沃日你仙人板板!!!”路明非的惨叫声在高空回荡。

    他的耳边传来路鸣泽的笑声,路鸣泽和他同样的下坠速度飘在他身边。

    路明非狠狠地瞪了这个路鸣泽一眼,他还想骂路鸣泽这个狗日的几句,但他的嘴里灌满了空气,只能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

    下方的岩浆河越来越近,路明非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但他不肯说话,一说话路鸣泽肯定会小瞧他。

    这个小王八蛋不可能看着他死的。

    “噗通”

    路明非头朝下落入滚烫的岩浆河中,溅起一片暗红色的熔岩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