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87章 兄弟
    诺诺听完江寻的话后,回想起了几个月前,她还有江寻和路明非在万达影城的时候,江寻给她讲过的那个关于猴子的故事。

    “对不起,”诺诺看着路明非歉意地说。

    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江寻想。

    要让一直骄傲的,自我的诺诺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真心不容易啊。

    不过对不起三个字,不是道歉的时候说的话吗?

    诺诺好像并没有错啊。

    舔狗路明非舔她发自真心,诺诺从来没有求着路明非舔她。

    诺诺是那种很棒的姑娘。

    她在路明非最惨的时候,把被人当成笑话的他从电影院里捞了出来。

    她在深水中,面对只有一套呼吸设备的绝望之境的时候,把生的希望让给了路明非。

    这不是因为她喜欢他,只是因为她把他当小弟,她说过会罩着他。

    难道就因为路明非喜欢诺诺,他愿意为她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这个世界,放弃某个喜欢他的姑娘,诺诺就该喜欢他?

    不是这个道理的啊。

    诺诺没有错的,她不必说对不起的。

    “没关系的,是我自己搞错了啦,”路明非挠着头笑道。

    他笑的十分牵强。

    一种尴尬的,悲伤的气氛在路明非和诺诺之间流动。

    让旁边的江寻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

    让路明非继续当当舔狗,大多时间对着诺诺犯花痴,少数时间伤感好像更好一点。

    路明非对于诺诺的喜欢注定没有结果,可江寻把这份暗恋当成早期的肿瘤切掉真的好吗?

    因为不能结果就把偶尔间落在地里发芽的种子刨了出来,这样也会错过花开吧?

    也许别人就没想要结果,只是想看那短暂的,没有实用价值,但是能够温暖时光的花开。

    强行干预别人的人生是一种很自私且自大的行为。

    想到这让江寻有些心烦意乱,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准备溜走的老唐,笑着威胁道,“别动哦,我的朋友,刀剑无眼,倒是候我一不小心把你的膝盖骨削掉就不好了。”

    江寻说完还敲了一下腰间黑色的刀鞘,虎彻在刀削中发出兴奋的嗡嗡声,无形的杀意流动。

    感受到这份杀意的老唐吓得满头大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从江寻那憨憨的笑里面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别人说把膝盖削掉只是一种威胁,江寻这混蛋绝对说道做到,而且他能做的更加过分,说是削掉膝盖骨,没准整条腿都被他削没了。

    江寻看着老唐老实下来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当着老唐的面,把老唐那把格洛特手枪里面的弗丽嘉子弹全部卸了下来,然后装上了9毫米口径的钢芯弹。

    他把装了实弹的枪扔给路明非,指着老唐说:“看着点,要是他不老实就直接把他给崩了。”

    “为……为什么啊?”路明非对上江寻冰冷的眼神有些颤抖地问。

    “你还记得刚刚我还没来的时候,那条龙是不是对着你和老唐喊哥哥,还想拥抱你们中的一个,是不是这样?你再联系一下刚才我和那条龙的对话,应该不用我过多解释了吧?”

    “龙王的王座上面坐着的是双生子,青铜与火之王是一对兄弟,弟弟叫康斯坦丁,就是在那边喷-火的那个,他的哥哥叫诺顿,也就是你面前的老唐。”

    江寻拍着路明非的肩膀说:“你就把这当成《西游记》就好了,里面三打白骨精的剧情你还记得吗?”

    “记得,”路明非面色沉痛的的点了点头,他相信了江寻的话,不过相信是一回事,真的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自己的经常一起打游戏的好兄弟变成了龙,就像一种妖怪。

    而他是屠龙者,也就是除妖人,人妖殊途,人龙异路。

    除妖人斩妖,屠龙者屠龙,这是本职工作,来卡塞尔学院这段时间学院天天给他灌输的就是这些东西。

    可是这是他的朋友啊,他来美国的朋友就这么几个,他的朋友不多,就算在国内也就这么几个。

    他和老唐曾经一起通宵打星际,一瓶营养快线吹到天明,怎么就成了死敌了呢?

    还是很难下得了手吧,就算自己的朋友变成了妖怪,真要对他下手,做不到啊。

    路明非轻声说:“‘三打白骨精’里面那些看起来是好人的老头与老太太还有善良的女孩子都是妖怪变的,那些看起来美味的食物是妖怪用癞蛤蟆变出来的。”

    “是的,没错,你把老唐想象成白骨精一样的妖怪就好了,他和那个炼钢炉一样到处喷-火的家伙一样都是龙类,等他觉醒了就会变成杀人的怪物。”

    江寻看着路明非严肃地说:“路明非,在进入卡塞尔学院前的CC1000次列车上,你的老师古德里安教授给你讲的第一件事你不会忘了吧?龙类和我们是天生的死敌啊,所以,这条龙准备逃跑了,你应该干什么呢?”

    江寻指着想要偷偷溜走的老唐,看着路明非等待他的回答。

    老唐也是看过《西游记》的电视剧的,他自然知道三打白骨精的典故。

    虽然他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妖怪,可是为了避免被当成妖怪打死,他决定先溜为上。

    路明非面色挣扎的抬起了枪口对准老唐,又放了下来,“对不起,我做不到。”

    江寻也没再逼他了,直接从他手里抢走格洛特手枪,熟练地上膛,黑漆漆的枪口对着准备偷偷溜走的老唐,冷冷地说:“我刚才和你说过,你要是跑得话,我就削掉你的膝盖骨对吧?”

    “误会,误会,”老唐看到拿枪的人变成了江寻,连忙停下了脚步,慢慢往回走,解释道:“我只是想,对,我只是找个地方撒泡尿,这边有女孩子,我,我尿不出来。”

    “这样啊,”江寻面色缓和了下来。

    “是的,就是这样,我真没想要逃跑,”老唐谄媚地笑着,弓着腰,缩着脖子,笑的很卑微,他只是想活下来。

    “你要尿尿要打报告啊,朋友,下回记得啊。”江寻说完扣动了扳机。

    格罗特的子弹打碎了老唐的膝盖骨。

    “啊!!!”老唐捂着流血的膝盖在地上惨叫着打滚。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道:“对不起,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我和那个喷-火的怪物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我做的最坏的事就是盗了别人的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我错了……”

    “哥哥!”康斯坦丁焦急地喊着,可他刚抬起头就被十把枪打翻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再次被弹幕压倒,一次又一次重复,距离倒是1cm,2cm地在缩短,不过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