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80章 康斯坦丁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摸你的呀,主要是麻衣姐姐的手机藏得太隐秘了,真厉害呢。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哈哈哈。”

    江寻恋恋不舍地把手从酒德麻衣那被紧身作战服包裹的诱人躯体上抽离。

    酒得麻衣看着江寻那张憨笑的脸,胸脯起伏,看样子是气得不轻。

    找手机用的就找手机,你把手放在那个地方,还捏了不止一下是什么意思?

    酒德麻衣想要问候江寻的十八代祖宗,但她骂不出来,她的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愤怒的呜呜声。

    她那两条大长腿被蛤蟆龙的长舌捆住并在一起,就像一只落在岸上的美人鱼。

    努力蹦跶着,可是毫无办法,挣扎只是徒劳,愤怒也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愤。

    江寻留恋地看了酒德麻衣诱人的酮体一眼后,按了接听键。

    “麻衣,你应该解决掉那个Z级血统的一年级了吧?我刚刚和13号通过电话,算了下时间他应该已经进入了冰窖,青铜与火之王即将被唤醒。如果你这只长腿鹭鸶不想被龙王的火焰烧烤的话,可以撤退了哦。”对方懒洋洋地,声音含糊不清,似乎在嚼着什么酥脆的东西。

    “你好呀。”江寻打了声招呼。

    “你哪位?”

    电话里的女人听到他的声音后很震惊,江寻能听到了水声,似乎对面的女人似乎正在洗澡。

    他听到了出水的声音,在他脑海的画面里,一具曼妙的娇躯从水里坐了起来,大大小小的水珠挂在她的粉白滑嫩的肌肤上不忍下落。

    “江寻,就是你刚才谁的那个Z级血统的一年级新生。姐姐是在洗澡吗?”江寻问。

    “你对麻衣和三无妞做了什么?”女人问。

    “姐姐,等价交换吧,公平点,我告诉你我干了什么,你拍张你的出浴照给我康康怎么么样?”江寻说着骚话。

    “放开她们,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不然后果你无法承担!”女人没有再吃薯片了,她的声音清晰而充满杀机。

    “啧啧啧,”江寻摇了摇头,撇着嘴说道:“姐姐,你有没有搞错啊,你的人偷袭我,结果被我抓住了,你一点赔偿金都不出,还要打我,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你要多少?”薯片女问。

    “嗯,我想想啊,这俩姑娘这么棒,应该挺值钱的,5000万美元的零再送一个酒德麻衣怎么样?买一送一,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你不要太过分了。”薯片女冷冷地说。

    “我怎么就过分了呢,”江寻撑着头,贴着酒德麻衣被束缚的身体躺下,把手机放在酒德麻衣被堵住的嘴边。

    对面的薯片女听到了酒德麻衣愈发急促的呜咽声妥协了,“你赢了,卡号给我,我会给你打钱。”

    江寻报上了自己的卡号,对上了酒德麻衣那双充满刻骨仇恨的眼睛后,闻着她发丝上的幽香后,有些心猿意马地改口道:“抱歉,我后悔了,麻衣姐姐这么诱人的姑娘,当做赠品也太不尊重她了,麻衣姐姐和零等价,也是五千万美元。”

    “你……嘶~”薯片女被江寻这波操作恶心坏了,气得一拳锤在浴缸上,捂着通红的拳头问:“一亿美元,这是最后一次了,你不要逼我。”

    “什么逼不逼的,粗俗!下流!”江寻满脸嫌弃地对着话筒吼道,信誓旦旦地说:“我才刚成年诶,姐姐,你要是给我看的话,我保证不看。”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原本是智慧担当的薯片女遇到江寻这种臭流氓,心态有点崩。

    她能和金融巨头们斗智斗勇,杀得那些华尔街的精英们片甲不留,商务谈判从来就没有输过,她管理公司是一把好手,投资眼光毒辣,一年能为她的老板盈利接近百亿美元,分分钟搞定上千亿美元的项目。

    但是遇到江寻这种无赖,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其实她们的组织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秀才,她甚至可以想办法调动一个装甲部队,直接用火箭弹把这个王八蛋轰成渣滓。

    但是这个流氓手里有人质,而且他在卡塞尔学院的势力范围内。

    薯片女的老板和卡塞尔学院的某个老家伙是合作关系,这一次的龙族入侵就是双方boss联手演的一场戏。

    “麻衣姐姐卖5000万我好亏的好吧,五千万还买不到一艘顶级的游艇诶。我想麻衣姐姐的那些上流社会的男友们,比起买游艇,他们更愿意买麻衣姐姐吧。”江寻贱贱地准备继续着调戏薯片女。

    在江寻和薯片女讨价还价的时候,在卡塞尔学院的低温实验室,龙王诺顿的骨殖瓶内,一个孩子感受到了他哥哥的气息,一双流淌着恒星般炽热光芒的黄金瞳在冰冷与黑暗中缓缓睁开。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实验室的阴影里走出来,他轻轻抚摸着石英玻璃腔的外壁。

    石英玻璃腔里盛满了在冷光下泛着荧蓝色光芒的液氮,液氮内浸泡着一个阴刻着犍陀罗风格的繁复花纹的一人高的黄铜罐。

    铜罐上面的花纹是双蛇守卫着一株巨树,铜罐的表面布满暗绿色的铜锈,这是历经了千载光阴的痕迹。

    老人捡起地上的锡瓶,拿出一张黑卡插入操作台的卡槽中,石英容器开启,液氮挥发,在空气产生巨量的白色蒸汽。

    “此操作将导致‘龙穴’的开启,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存在苏醒可能。操作禁止!操作禁止!操作禁止!”诺玛的声音回荡在实验室上方,蜂鸣声大作,警灯全部亮起,红色的光卷过整个实验室。

    老人没有理会诺玛的警告从袖子拔出折刀,切开了内层的石英玻璃腔。

    “以我的骨血献予伟大的陛下尼德霍格,他是至尊、至力、至德的存在,以命运统治整个世界。”老人将从古埃及墓葬中出土的灰锡溶液浇灌在铜罐上。

    充斥着诅咒气息的灰锡液体像蛇一样沿着铜罐爬行,铜罐上的花纹和文字被腐蚀,封印被强行撕开,暗绿色的雾气四射,还未发育完全的龙王被提前唤醒,无法言喻的低吼在低温实验室中回荡,焦灼狂躁。

    “欢迎重临世界,康斯坦丁。”那人带上了门离开。

    铜罐爆炸,赤红的金属碎片风暴摧毁了整个低温实验室,在废除的中央,一个金红色的光团开始旋转。

    火元素找到了自己的主人,往光团的方向汇聚。

    如果通过特殊的仪器观察,能够看到卡塞尔学院的上空出现了恐怖的元素乱流。

    由地底低温实验室的光团开始,一道火柱自下而上,瞬间击穿了几百米厚的水泥层和土石,直达天穹。

    火柱的中央,一个金色的人影如同太阳一般缓缓上升,落在地面上。

    他那熔浆流淌的脸上裂开了一个口子,稚嫩的声音仿佛从幽深的井中升起。

    “哥哥……哥哥……”

    火神一般的人影哭喊着,奔跑着,他踏足之处,大地龟裂,草木成灰,金属如冰雪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