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67章 瓜子
    在苏晓樯上小学的时候,她听到过班上的某些同学猜想她在家里吃什么。

    小孩子其实很可爱的,他们竟然猜她在家天天吃汉堡薯条和披萨,把可乐当水喝。

    哈哈哈,要是她天天在家吃垃圾食品,大概会长成苏小猪吧。

    大一点上了中学,有同学猜她在家里天天吃海参鲍鱼龙虾日料刺身,还有夸张一点的说她把米其林当餐厅吃。

    这个也太夸张了吧,那时候中国大陆没有一家米其林餐厅,难道她每天为了吃饭就要坐几个小时飞机去香港澳门或者邻国日本甚至更远的欧洲国家?

    其实都不是。

    苏晓樯家里零食是不会缺的,而她的爸爸的朋友又很多,不时是能收到来自各个国家的礼物。

    比利时的歌帝梵巧克力、日本北海道白色恋人夹心饼干、法国巴黎的马卡龙蛋糕……

    她会尝个新鲜,但是很难喜欢上,她在家最喜欢的就是嗑瓜子,如果家里人不管她的话,她可以把瓜子当饭吃。

    她最喜欢的是那种没有加焦糖,没有加香精香料的最普通的素炒瓜子,原因和她的奶奶有关系。

    苏晓樯的父亲苏沛文有两个身份。

    苏沛文年少时是个穷N代,白手起家后就成了富一代。

    而苏沛文是家里的最小的孩子,他年轻的时候忙于事业,直到快四十岁才有了苏晓樯这一个女儿。

    所以等到苏晓樯懂事以后,她的奶奶已经很老了。

    苏沛文的商业天赋其实并不比大多数人强太多,但他确实是个天才,他的天赋全点在勤奋上。

    勤能补拙,而一个愿意拿命来拼的人,一丝机遇在他手里就能无限放大,苏沛文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穷怕了,即使家里富裕起来了苏沛文也没有任何享受生活的意思,工作才是他的全部。

    苏晓樯出生后不久,工作狂苏沛文就继续忙于自己的事业,而他那个端庄大气带出来很有面子的葡萄牙妻子休了个短暂的产假后,就开始陪同他出席各种酒局活动。

    这对夫妻一般深夜才会回来,他们回来的时候,还是小朋友的苏晓樯已经睡着了。

    苏晓樯最初的记忆里关于父亲和母亲很模糊,而关于奶奶的回忆无比清晰。

    那时候,奶奶坐在沙发上绣花,小苏晓樯就嗑着奶奶炒的瓜子,把头靠在奶奶身上看动画片。

    等到了放广告的时候,奶奶让她休息一下。

    奶奶说苏苏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要好好保护视力,她很听奶奶的话,关掉电视,看着奶奶绣花。

    奶奶低头捻线,手里针线飞舞,靛蓝,大红,草绿,各种颜色的线条出现在素色的绢布上。

    小苏晓樯就看着绢布上花开,鸟飞,虫鸣,鱼跃,栩栩如生,她觉得奶奶就像一个魔术师一样。

    苏晓樯的奶奶是民国时期的地主家的女儿,后来因为某些的原因,家道衰落的她嫁给了当农民的爷爷。

    苏晓樯的奶奶和爷爷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幼时受到完全不同的教育,前面一小段的人生经历天差地别,可他们彼此恩爱携手走过了大半辈子。

    奶奶有时候回忆起爷爷的时候眼里还会流露出幸福,奶奶说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爷爷。

    遇到了这样一个不管她是漂亮还是不漂亮,不管她是年轻还是衰老,只要手里有一个馒头,就愿意分她一半的男人。

    爷爷还说他之所以只愿意分奶奶一半的馒头,是因为只有他吃了东西才有力气保护奶奶。

    奶奶说苏苏长得这么漂亮,以后也一定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她不奢望能活到苏苏结婚的那天,只奢求上天能让她活到苏苏18岁的时候。

    女孩子发育的早,身子骨在16岁的时候就定型了。

    奶奶想着那时候自己已经老眼昏花,手脚不灵活的她会用两年的时间一点点的帮苏苏绣一件全世界最漂亮的嫁衣,她想让自己的宝贝孙女穿上她绣的衣服风风光光地嫁给会疼爱她一辈子的男人。

    可是奶奶最终没能活到苏晓樯长大成人的那天。

    苏晓樯清晰的记得,那年她在换门牙,不能嗑瓜子了。

    她闹脾气,于是奶奶就帮她剥瓜子仁喂给她吃,可是还没等她的新牙长出来,一天奶奶睡着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苏晓樯被勾起了关于奶奶的回忆,难过藏都藏不住,可这时候一个烦人的牛皮糖又粘了过来。

    这个像牛皮糖一样的张公子张映阳是苏晓樯在芝伽歌大学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苏晓樯已经明确拒绝过他好多回了,可他还是对她缠着不放。

    而张公子又很有心机的把态度放得非常好,被拒绝了也不生气,再加上张映阳家里和苏晓樯家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更重的话她也不方好说。

    舞会上,帅气的张映阳挂着迷人的微笑仿佛王子一般朝着苏晓樯走过来。

    一路上都是女孩子花痴的眼神和惊呼声,那些女孩子的眼里明明白白的写满了期待与张公子共舞甚至更近一步的打算。

    张映阳是跑车俱乐部的副会长,这种年少多金长得又帅的富家子弟很招女生喜欢,不过在苏晓樯眼里这家伙就是个浪荡的富二代。

    张映阳那头莱昂纳多式的飘逸长发,由给莱坞明星做发型的专业造型师精心打理。

    可在苏晓樯看来极为油腻,张公子那张帅脸上的微笑太过于轻浮,还有那块百达翡丽Nautilus真是招摇到了极点。

    总之无论从哪方面都比不过偷走她心的那个坏人。

    “苏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张映阳风度翩翩地向苏晓樯提出邀请。

    “对不起,我不会跳舞,张公子去找你的舞伴吧。”苏晓樯说完继续磕瓜子。

    “我可以教你,跳舞很简单的,”张映阳很有绅士范地弯腰朝苏晓樯伸出了手。

    这家伙真烦,苏晓樯看了一下手机,江寻那个混蛋说他很快就过来,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小天女嘴角上扬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她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小女人姿态让张映阳的眼神更加火热,露骨,看得苏晓樯有些生气。

    “谢谢张公子的邀请,瓜子给你吃吧,”她恶作剧般抓起一把瓜子放在张映阳的手上,“我男朋友马上就要过来了,我等会和他一起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