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60章 幸福与不幸
    俗话说女人是二十如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六十隔墙吸老鼠!七十鲸吞镇海杵八十大禹不敢堵!九十似海过航母一百上天擒佛祖!

    可刚经历刚破-瓜的姑娘该有的青涩在学姐身上找不到半点。

    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直接来了个越阶进化,昨晚的时候,她一直板着张圣女脸,水蛇腰扭得比抽水泵还夸张,七次过后,江寻连连说了三回一滴都没有了,她才放过他。

    A级混血种的姑娘,恐怖如斯,这不是母老虎,这是条母龙啊!

    江寻见叶胜笑话自己,便打趣道:“学长昨日战况如何?”

    “什么战况?”叶胜疑惑道。

    “学长昨天睡在哪?”江寻问。

    “沙发啊,不然还能睡哪?”叶胜说。

    “亚纪学姐难道没有管你,就让你睡了一晚上的沙发?”江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哦,亚纪说晚上睡沙发会着凉的,我说没事,我打小身体倍儿棒,我可是冬泳游过英吉利海峡的真男人啊,”叶胜满脸骄傲,“我让她给我拿了床被子,就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还不是你这小王八蛋干的好事,害第二天我起来浑身上下都疼。”

    “叶胜哥,你不要说这种会被人误会我们双方SEX取向的话啊,”江寻叹了口气,“虽然你长得帅,可我对于和男人击剑真的很无感,上天赐予了我们一根金箍棒,不是用来当搅屎棍的。”

    “呸呸呸,谁对你感兴趣了,我是个钢铁直男,宁折不弯的高碳钢!”叶胜愤怒地说。

    “再硬的钢铁一加热不也就软了吗?”江寻问。

    叶胜一想,好像真的是这样,他只想着高碳钢的硬度高,不容易被掰弯,但没考虑的钢材的热塑性。

    “学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说。”

    “从前,有一书生与一小姐相知相恋。一日,他们相约出游,途中遇大雨,便至一空屋避雨,留宿至夜。这屋内只有一床,二人虽是两情相悦,却未及于乱。那小姐怜惜公子,便含羞邀了公子共宿一床,却在中间隔个枕头,写了张字条,上曰越界者,禽兽也。那书生却是个君子,竟真的隐忍了一夜,未及于乱。次日清晨,那小姐醒来,竟是绝尘而去,又留一字条。上书七个大字:汝连禽兽都不如。”

    江寻说禽兽不如的时候,拍了拍叶君子的肩膀。

    作为卡塞尔学院的高材生,叶胜当然清楚江寻说的是骂他,他回头就是一拳,被江寻笑着躲开。

    “一路顺风,叶胜哥。”江寻收起笑容,语气真诚。

    叶胜对于江寻突然变正经转变有些不太适应,点头道:“好的,谢谢。”

    “回来就和亚纪姐结婚吧。”江寻说。

    叶胜:“嗯?”

    “叶胜哥你喜欢亚纪姐吧,其实亚纪姐也喜欢你,诺诺师姐看出来了,我看出来了,连路明非那个憨憨都看出来了,大家都知道,就你们俩不知道。世界上最不幸的事情就是两个彼此互相喜欢,却没有告诉彼此。”

    另一边亚纪早就穿好了潜水服,等得有些着急了,有些生气得对着叶胜说:“你们男生怎么这么慢!”

    亚纪一直是个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大姐姐形象,对所有人都很温和,除了对叶胜。

    “好了,穿好了,准备出发吧,你要理解我啊,毕竟我腿长,不像你。”叶胜对着亚纪说着幼稚的话,他也只会对亚纪说幼稚的话。

    “你要死了混蛋。”亚纪想要踹叶胜的屁股被他躲开了。

    “小短腿,踢不到,哈哈。”

    “腿长了不起啊,混蛋。”

    两人打闹着往外走,出门的一瞬间闪电划破黑夜,大雨倾盆而下,雷声炸响前,叶胜握住了亚纪的手。

    江寻看着他们的背影怔怔出神,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你,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吗?

    所谓的幸福和不幸只是一句话的差别,彼此倾诉了感情就是幸福,一直憋着不说出口,直到尘埃落定的时候才后悔莫及,这就是不幸。

    要幸福啊,叶胜哥还有亚纪学姐,如果是参加你们的婚礼的话,份子钱超级加倍我也不会心疼的,江寻在心底为这对情侣祝福。

    董素妍观察看到曼斯教授去检查武器舱了,偷偷牵住了江寻的手,江寻很感动,就是条件反射有些腿软。

    学姐在床上喜欢咬人,江寻问她是不是属狗的,她说她属蛇,是条美女蛇,嘶~。

    江寻表示同意她确实是条美人蛇,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不过时辰得是晚上19:00到21:00戌时才对,品种的话,属泰迪。

    ……

    深夜,摩尼亚赫号拖船在长江上游的暴风雨中颤抖。

    江寻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上面一起一落的绿色光点代表着叶胜和亚纪的心跳。

    “学弟,不用这么紧张的,这就是一次普通的潜水作业,叶胜和亚纪是五年的潜水搭档,绝对没有问题的。”塞尔玛从显示屏上抬起头,看着江寻说。

    江寻穿着全套的潜水服,做好了随时下水接应叶胜和亚纪的准备。

    塞尔玛也算得上是潜水训练的老手了,她自然明白穿着那套潜水设备站在岸上有多不舒服,她听着耳机里面那两个强健的心跳声,觉得江寻这个菜鸟有些小题大做了。

    “学姐,你可不可以不要毒奶叶胜和亚纪姐啊。”江寻头也不抬的说。

    “毒奶是什么意思?”塞尔玛问,她能说带河南口音的中文,但是他的河南汉语老师看样子没有教会她中国的网络词汇。

    江寻记得凯撒也是说一口河南腔的中国话,难道卡塞尔学院的中文老师是个河(第四声)南人?

    “奶可以理解为祝福的意思,毒奶的意思是反向祝福,也就是诅咒的意思。”江寻说。

    接下来的一系列意外印证了他说的话,暴雨,地震,疑似龙王寝宫的巨大青铜城,断掉的信号线,陷阱触发青铜城运转,而叶胜和亚纪的潜水服里面的氧气虽然能支撑他们逃离青铜城,但出口的位置在青铜城的正下方,氧气不够他们返回水面,他们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