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59章 好人和死人
    江寻想把学姐从身上扒拉下来。

    可这姑娘紧紧地抱着他,死也不肯撒手,假装睡着了,还装模做样的打起了呼噜。

    江寻挠了一下学姐的痒痒肉。

    “哈哈哈,”学姐吊在他脖子上,丰韵的身子左右扭动,弄得江寻很难受。

    “放开我!”

    “不放!就是不放!我凭本事抱住的人,凭什么要我放手?”学姐理直气壮的说,可痒得实在受不了了,就一口咬在江寻的耳朵上。

    “疼疼疼,”江寻只得先放下了手。

    变咬为唅,这回轮到江寻受不了了。

    “你真的这么想要?”江寻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低吼。

    “不要……要……不要……嗯……”事到临头学姐倒是有些慌张了,靠着喝酒状起来的胆子又缩了回去,从女流氓变成了小姑娘,又开始纠结起来。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江寻问。

    “要……不要,要不我们就牵牵手,去甲板上看星星好不好?”学姐的脸红得要沁出血来了,那双醉眼迷离地眼睛复而清明了几分。

    “嗯,就牵牵手,不过外面风那么大,天上都是乌云,今晚没星星看,去我的房间牵手,我等会儿给你看个大宝贝。”

    江寻横抱起学姐往自己的房间走,出门前对着坐在那一个人就着狗粮喝小酒的亚纪说:“亚纪学姐,麻烦你等会儿和叶胜学长说,今晚我会锁门,让他去别的房间睡。”

    “喂喂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啊。”酒德亚纪站起来朝着江寻喊道。

    在这条船上,江寻是叶胜的室友,董素妍是酒德亚纪的室友,如果江寻不和叶胜睡一个屋了,那叶胜和谁睡?

    江寻没理她,嘴里哼着魔改版的《董小姐》抱着能化人骨头的妖精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爱上一匹野马”

    “在我的房里种满草原”

    “让我们策马奔腾”

    “董小姐”

    ......

    建国以来,不许成精!

    开门,关门,锁门。

    ……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从宿醉中清醒,龙血带给了混血种比正常人更强大的体魄,全船的人按部就班的行动起来,计划正常进行。

    正常进行意味着这一船的人几乎都要死。

    江寻有些难受,一个月下来,他和这一船的人都混得很熟。

    他这张脸谈不上有多帅,耐看,而且看起来就是老实人,让人很容易生出好感,再加上他出手阔绰,大家都挺喜欢他的。

    他要是在这条船上振臂一呼想造反起义,没准除了船长曼斯和塞尔玛,其他人都不带犹豫地跟着江寻就上了。

    至于曼斯,因为他是船长,所以他不知道该反谁,不然的话,估计也会加入江寻的队伍。

    大副霍尔以前是英国海军的一艘驱逐舰的舰长,因为是混血种,到了退役年龄的霍尔的身子骨依旧健壮,于是他便在卡塞尔学院谋了一份差事,如今在水上飘了这么多年,他厌倦了在船上的生活,他在德克萨斯洲买了个牧场,准备年底就退休在阳光下的牧草上安享晚年。

    二副加西亚的女儿马上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总是和江寻吐槽他那个倒霉女婿。加西亚的女婿以前是个花花公子,据说现在改邪归正了,可加西亚总是不放心,总觉这小子不靠谱,他和江寻说如果那小子敢沾花惹草他就把鱼雷塞到他的腚眼里面。

    加西亚兼任着摩尼亚赫号的鱼雷手,江寻看过他演练过一回空弹,那一手鱼类玩得是出神入化,江寻一想到鱼雷在加西亚的女婿屁股里面爆炸的画面,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呵呵两声没有说话。

    三副是个苦逼的中年人,结了三回婚,家里有大大小小八个孩子,虽然卡塞尔学院的薪水还算丰厚,可这么多孩子的学费加上各种花销还是让他手头不免有些紧张。

    再加上夫妻不和,他一回家,他那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就天天和他吵架,他算得上是这条船上为数不多的不恋家的人了。

    江寻觉得这位大兄弟也太惨了,虽然三副一直强调自己不是素食主义者,但是江寻还是经常给他夹青菜吃,还是那种绿油油的,青翠欲滴的青菜。

    轮机长很会讲荤段子,几个实习生也喜欢玩星际争霸,他们还互相留了ID,说好下船了一起玩。

    叶胜和亚纪彼此暗恋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捅破那层关系,塞尔玛这姑娘可能想搞师生恋,曼斯这坏老头子也不知道到底清不清楚。

    都是有趣的人,都是好人,可他们都要死了。

    江寻看过《龙族1》,可那是他上初中的时候看的,过了这么多来了,具体的情节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唯一记得的是这艘摩尼亚赫号上的人几乎死绝。

    所有人都觉得既然前面二十六次下水行动都没有出意外,这一回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看着大家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江寻愈发难受,他不知道该怎么救他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叶胜站在窗前伸展双手,等待江寻为他穿好潜水服。

    他看着外面一片黑暗,山水天地融合在一起,什么也看不见。

    闪电在破棉絮似的黑云上忽忽拉拉地燃烧着,雷声沉闷而又迟钝,仿佛有某种怪物噬人的怪物在那密密层层的浓云中挣扎着,想要出来为祸人间。

    “学弟,绑得太紧了,松一点。”叶胜指挥这江寻说。

    “哦哦。”江寻闻言把潜水器的绑带松了点。

    “今天你的情绪不太对,是和素妍学妹吵架了吗?”叶胜问。

    “没呢,就是有点累。”江寻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腰子。

    “要节制啊,年轻人了。”叶胜意味深长地说。

    我也想节制啊,可不是我想节制就能节制啊,江寻在内心疯狂吐槽。

    难怪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他这头健壮地耕牛差点就累死在了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