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51章 自由一日(第五更)
    凯撒和楚子航看着江寻轻描淡写地从一座三层小楼的楼顶跳下来的动作,不由心头一紧。

    混血种的骨骼强度和肌肉力量远胜于常人,他们也能从三层楼顶跳下,但是绝对做不到像江寻那般的轻松写意。

    凯撒和楚子航彼此对视了一眼,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联手,只有联手才能对付这个如同人形巨龙的怪物。

    极为罕见的情况,原本视彼此为死敌的学生会会长凯撒加图索和狮心会会长楚子航竟然联手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敌人竟然只是一个新生。

    但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联手,不联手的话没有一个人有把握对抗这个家伙。

    虽然联手很丢脸,可再丢脸也丢不过学生会和狮心会被一人团灭丢脸。

    凯撒和楚子航两个人守护着的是学生会和狮心会这两个卡塞尔学院最古老的社团最后的荣光啊。

    刚才在蓝色的烟雾中,不管是凯撒还是楚子航一对一面对江寻都处在了下风,如果不是属下拼死相救的话,他们俩早已出局变成了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了。

    凯撒此时的样子有些狼狈,金子般闪耀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那张希腊雕塑的脸上沾上了泥土。

    之前对方的那一刀太快了,无论往哪个方向退都无法躲避,凯撒不得已只能采取了地打滚这种丢脸的战术,加图索家的男人能屈能伸,这不算什么,只要能赢!

    可即使以凯撒的骄傲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力量,速度,神经反射甚至格斗技巧无一不在自己之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可怕的敌人。

    这让凯撒第一回有了一种名为挫败感的东西,即使之前碰到A+血统的楚子航,还有得知了卡塞尔学院最近40年的唯一一个S级新生即将入学的消息。

    看着对方身上的校服和那张陌生的脸,他猜到了对方新生的身份。

    凯撒冰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江寻,这就是S级混血种的强大实力吗?

    路明非,很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很强,难怪校长把你评为S级。

    但是我是凯撒,我以古罗马帝国最伟大的皇帝为名,我可以战死,但绝对不会认输!

    穿着红色作战服的凯撒提着烙印了金色的花纹黑色炼金猎刀狄克推多。

    穿着黑色作战服的楚子航紧握着由炼金长刀村雨,刀身反射日光,亮得刺眼。

    红黑两道身影在不可思议的高速下模糊了,一左一右朝江寻扑杀过去。

    ……

    “阿嚏!”

    背锅侠路明非打了个喷嚏,他感觉有人在骂自己,他刚准备在心里好好诅咒一下这个家伙时候,他的耳朵一动听到了脚步声正在逼近,脸上直冒冷汗,暗道这回玩蛋了,想要装死,可感觉来不及了。

    他发现自从他答应了卡塞尔学院的邀请后,这个世界就变了。

    原本和他一起泡网吧,打星际争霸,吹牛逼的江寻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杀人狂魔。

    而他们高中的三好学生代表,仕兰中学的校学生会主席,无数人的偶像,道德模范楚子航竟然成了反对派武装组织头目,似乎在校园内发起了某场政变。

    路明非有点搞请不请到底是他犯了神经病,还是这个世界犯了神经病。

    路明非叹了一口气,耸拉着脑袋,高举双手大喊道:“我投降!我只是个无辜的路人!”

    他知道自己刚才打喷嚏已经暴露了,尸体是不会打喷嚏的,他不再抱有侥幸心理,只希望对方能讲点道理,优待俘虏。

    不过人龙殊途,龙族俘获了人类也不知道会不会把人类当做口粮,这样一来岂不是早死和晚死的差别?

    人肉不好吃,他又不是大胖和尚唐三藏,吃了他的肉可没有长生不老的效果,他这一声排骨肉,口感也不好,硌牙,不过想想之前导师古德里安给他展示的那些画面,还有那条可怕的活龙,龙类满口尖牙,这牙口好像真的很好。

    路明非满脑子的胡乱想法,抬起头看到那个拿枪指着自己的人,对方那双漂亮的飞扬的眼睛熟悉得让人惊喜,还有暗红色梳成马尾的长发,还有耳朵上的四叶草耳钉在摇摇晃晃。

    “诺诺,是我啊!”路明非高兴的跳了起来。

    诺诺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忽然大吼,“趴下!”

    路明非老实的照做,然后看到了大片暗红色的血花在诺诺的胸口绽开。

    ……

    江寻架住了楚子航突袭来的一刀,妖刀村雨与名刀长留弥虎彻碰撞,巨大的力量让这两把玉钢打造的长刀产生巨震,发出同种声色的金属蜂鸣声。

    两把刀用的是同一批钢材,同样的铸剑师,同样的工艺,出自同一口剑炉,本是同根生的兄弟,发出类似的音色很正常。

    “江寻?”

    虽然此前的江寻一直扮演着路人甲的角色,没有任何存在感。

    可毕竟做了两年校队的队友,即使江寻的出场时间并不多,场均几分钟的零散垃圾时间出场,很难让专注于比赛胜利的楚子航记住他的名字,但楚子航还是把他认了出来。

    虽然楚师兄把自己认出来了江寻很感动,但是他没有任何雨楚子航叙旧的想法。

    斯塔缇克电刃早已充能完毕,微弱的电流释放,通过刀剑传导,让楚子航短暂的麻痹,这就够了,他一用力修长的村雨被他挑飞。

    黄色的闪电释放太显眼,这是他自己钻研出来的一种方法,被他命名为阴雷。

    阴雷的威力要弱一些,而且需要有导体才能释放,不过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阴是阴险的阴,很适合偷袭。

    另一边凯撒的猎刀早就被江寻砸飞了。

    武术里面有一力降十会的说法,意思是一个力气大的人,可以战胜十个会武术的人。

    又有天下武功,为快不破的论据流行。

    但是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有着亚索和锤石双英雄模板的江寻都碾压卡塞尔学院这两个最优秀的A级混血种。

    凯撒一脸苦涩的走到楚子航身边,他早已被击落武器,这场比赛他已经输了。

    只是我认输这三个字真的很难说出口。

    “这真的是你学弟吗?”凯撒在叹了一口气,“你们中国人都是怪物吗?”

    楚子航没有理会凯撒,他那双灼目的黄金瞳里充满了焦虑,急切地追问道:“江寻,你这刀是从哪里得来的?”

    曾经在00号高速公路上的大雨之夜回忆起来让他隐隐作痛,他并没有见过那个男人的尸体,他内心深处一直存着一个不切实际的念想。

    就是他的父亲楚天骄,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活着,只是他没找到他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