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30章 是她的错
    诺诺招了招手,两个妆容精致的姑娘如狼似虎地扑上来扒路明非的衣服,给他换了套高档西装。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一套高级时装加成的路明非的屌丝气质一下子就没了,顶着一张衰脸,也像个为情所伤的忧郁富少。

    江寻在旁边感叹道,现实和企鹅游戏一样,氪金就能变强,氪金就能变帅,马老板诚不欺我。

    他走到正在给路明非梳头的诺诺身边问:“师姐你看过《最游记》么?”

    诺诺茫然地摇了摇头。

    一边的路明非抢答说:“峰仓和也所画的对吧?我看过。”

    “没问你,猴子闭嘴,你怎么穿了一身高级西装也像只猴子。”江寻说。

    “你才是猴子。”路明非有些不满意了,不过感受着江寻那股子凶神恶煞的气势,虽然明知道江寻不会伤害到自己,但他还是和赵孟华一样犯怂了,又有些不自信地问道:“真像只猴子?”

    “真的像,不骗你,不信你去照照镜子。”

    江寻忽悠着路明非去照镜子了,继续和诺诺说:“《最游记》里的孙悟空是只傻猴子,他一个人待在水帘洞里,几百年都没人去问他哪怕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在等谁,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直到有一天唐三藏走进水帘洞说,是你呼唤我么?

    孙悟空说我没有呼唤谁啊。

    唐三藏说,那你跟我走吧。然后他拉了孙悟空的手,孙悟空就跟他走了。

    在那个故事里,唐三藏是个使左轮枪的大帅哥而孙悟空是个傻猴子。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猴子,有的猴子被唐三藏从水帘洞里领出来之后,就变成聪明猴子了,翻着跟头就跑掉了,而有的猴子就只会跟着唐三藏走。

    对于孙悟空了来说,那是第一个带他见光的人,所以他就一直跟着唐三藏。”

    诺诺听完江寻的话后沉默了很久,带着路明非开着一辆红得像火一样的法拉利一骑绝尘。

    如果救猴子的人不止唐僧一个,那么这只死脑筋的猴子是不是就不会那么执拗了?江寻在心里说。

    如果红发巫女在他的心头轻了一份,那么未来这只猴子遇到某只愿意和他分享整个世界的小怪兽的时候,是不是勇气就多了一分?

    希望是这样吧。

    如果世界不喜欢你,那么世界就是我的敌人。

    这句拉风的话不该是放屁啊,是真的要鼓起勇气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与全世界为战的。

    江寻看着那辆法拉利599 GTB Fiorano耀眼的圆形车尾灯消失夜色中,他在以他自己的方式改变着某些人的命运,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

    “江寻,你怎么样?”

    江君回过头看着苏晓樯一脸焦急地朝着自己跑过来。

    “你有没有受伤,嗯?“苏晓樯抱住他,靠的很近,像只小狗一样在他身上闻着,”血的味道,你伤到哪了,是不是赵孟华那个混蛋做的?他要是伤到你的了,老娘就和他玩命。”

    苏晓樯急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不愧是小天女,即使很焦急,即使拖鞋都跑掉了一只,但是该放狠话还是要放狠话。

    电影院里被五个肌肉男围住的赵孟华听到这句话一把辛酸泪就要流了出来。

    江寻也觉得赵孟华同志很惨,赵公子那满脸悲痛的模样让他脑补了一剪梅boy袁华仰天长啸,跪在地上甩着自己的分头,感叹命运的不公,在六月飞雪中高歌一曲《一剪梅》的画面。

    都是华子,赵孟华和袁华还是挺像的。

    江寻和校工部的暴徒们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先行离开,捉弄赵孟华太久了,到时候玩坏了就不好了。

    随即对着苏晓樯说:“我没事,身上的血味是刚刚参加学院安排的动物学实验留下的。”

    屠龙应该也算动物学实验,没毛病。

    “那就好。”苏晓樯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江寻揉了揉苏晓樯的小脑袋说。

    苏晓樯素白的小脸因为剧烈运动变得红扑扑的,被汗水打湿的发丝黏在脸上,穿着一条灰蓝色的睡裙,很居家风的小熊拖鞋如今只剩下一只了,另一只可能是跑丢了,白嫩的脚丫子上全是灰。

    “之前听说你不参加文学社的聚会,我没准备来的,结果他们说你和赵孟华打起来了,赵孟华那个王八蛋有一大票狐朋狗友,我怕你吃亏,就跑了过来,结果前面堵车……”

    苏晓樯说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了,想把那只沾了灰的小脚丫子藏起来,可又不知道放在哪里,于是把没穿鞋的脚藏在另一只脚后跟的位置,结果跑太久了,腿有点发软,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江寻拦腰把苏晓樯抱在怀里,她有些害羞,但是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她现在看起来不像一个小天女了,倒像一个落难的小公主。

    他解除了和锁魂典狱长之魂融合的恶灵状态,可是那股子凶煞之气仍然残留在身上,别人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都把他当成杀人狂魔,只有这个女孩子第一反应是问他有没有受伤。

    真是半点防备心也没有啊,这个傻姑娘。

    江寻抱着苏晓樯坐到电影院的椅子上,大手轻轻握住她的小脚。

    “不要……”苏晓樯的脸更红了,想要把脚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这里人这么多,不要在这里……”

    “哦?”江寻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晓樯问:“不要在这里做,要去其他地方做吗?“

    “做,做什么……”苏晓樯的舌头在打结,眼睛低垂不敢看他。

    “大晚上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能做什么?”江寻从桌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帮她冲洗脚上的灰尘。

    清水变得浑浊,雪白的纤足又回来了,苏晓樯的脚瘦长、略小,雪白雪白的,像牛奶、像白玉、像刚剥了壳的鸡蛋,那脚趾头跟嫩藕芽儿似的。

    江寻突然想起来老色批曹植馋嫂嫂的身子写得那首情采风流的《洛神赋》中的那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这么漂亮的小脚,穿着罗袜踩水的时候,溅起的水珠是否细如尘埃呢?

    江寻忍住把玩了一番苏晓樯的柔弱无骨的小脚。

    “江寻不要,不要这样。”旁边苏晓樯带着哭腔哀求道。

    看着苏晓樯化身被流氓调戏的蒸汽姬模样,江寻心头暗叹罪过罪过,他本来不是恋足的变态,都怪这姑娘小脚太美。

    错错错,全是她的错,他那张浓眉大眼的老实人脸上露出受害者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