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29章 兄弟与天使
    “你靠得太近了,讨厌。”陈雯雯轻轻地推了一下赵孟华,她脸红得可以榨出西红柿酱,满眼流淌着幸福,似乎没有听见赵孟华刚才说路明非像条狗的那句话。

    “哈哈哈”赵孟华得意地将陈雯雯紧紧抱住,“我还要更近一点。”

    “亲一个,亲一个。”赵孟华的兄弟们开始起哄,旁边的路人甲乙丙丁也跟着起哄。

    电影院内音乐声大作,银幕上Eve带着Wall-E突破音障越过天空。

    赵孟华对于电影里衰仔和白富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结局并不怎么满意,不过电影是虚构的,现实中他正搂着衰仔路明非垂涎了三年的姑娘。

    听到“亲一个”三个字的路明非面如死灰,他耸拉着脑袋,悄无声息地向着放映厅大门走去。

    他背后的屏幕上,Eve贴着Wall-E的脸,音乐温馨甜美,赵孟华和陈雯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字母别跑,字母别跑,群众演员都有红包啊!”赵孟华的兄弟喊住路明非,“大家都有功啊。”

    就像青春片的结尾,赵孟华在音乐和一片叫好声中强势的吻上了假意推搡的陈雯雯的唇,他朝着回头的路明非得意地眨了下眼睛。

    砰!

    汽水瓶子里砸在桌子上。

    “赵孟华,我,我-操-你”

    “祖宗”两个被路明非吞进了肚子,他就算再蠢也该想明白赵孟华在整他了。

    所有人都知道路明非喜欢陈雯雯,所有人都知道了赵孟华今天要向陈雯雯表白,就路明非不知道,但是没有人告诉他,他们就是要看着路明非像个猴子一样出丑。

    路明非看着赵孟华那张春风得意的脸,说不出的愤怒,恨不得冲上前去和他打一架,可是他没赵孟华高,没赵孟华壮,他打不过他。

    “路明非你这崽种,赵老大今天大喜之日你是不是想要搞事情啊?”赵孟华的一票兄弟掰手指头咔咔咔作响江把他团团围住。

    什么大喜之日,又不是结婚,难道还要掏份子钱吗?

    可路明非看着被赵孟华抱住,双目含春,满脸幸福的陈雯雯,像是一根针扎在他的胸口,他刚刚鼓起的想和赵孟华玩命的勇气一下子就泄掉了,握着半个汽水瓶子的手垂了下来。

    其实陈雯雯也知道,陈雯雯知道路明非喜欢她,她还知道赵孟华今天会和她表白。

    她什么都知道。

    路明非扔掉汽水瓶子,没力气打架了,他抱着头蹲在地上,等着赵孟华的那票兄弟把拳脚落在他的身上。

    嘭!

    电影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谁TM敢动我兄弟!”江寻赤着上身从门外走了进来。

    在干掉了龙族公爵后,他打开手机刷到了路明非准备在文学社最后一次聚会上向陈雯雯告白的短信,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开了一天的车,总算是赶上了。

    在融合了锁魂典狱长之力后,江寻的身体素质再次有了飞跃。

    力量,敏捷饥和体质已经不在人类的范畴之类了,他可以和成年非洲象角力,百米冲刺轻松跑赢猎豹。

    如果不算那些体内流淌着龙血的怪物,他应该算的上是这个星球上顶尖的陆地生物了。

    再加上亚索武艺的传承,打一百个赵孟华都没问题,这样的他和几个高中生打架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都是同学,打打杀杀伤了和气也不好。

    江寻是个儒雅随和的带善人,不准备自己亲自动手。

    他打了个手势,门外的一辆面包车下来五个肌肉壮汉。

    这些壮汉都是卡塞尔学院的校工,海豹突击队的退伍兵,真正上过战场用卡宾枪突突突过恐怖份子的暴徒。

    这些人原本是被学院派过来收拾残局的,结果给江寻拐过来充当场面。

    一群凶神恶煞地壮汉把赵孟华一行人团团围住,放映员大叔偷偷把音响关了,现场一片寂静,只有赵孟华一个吓傻了的小弟还在那二不兮兮的掰手指头。

    咔咔咔咔的声音在电影院里回荡,被江寻的目光盯上,那个小子的牙齿在哆嗦,掰手指的动作更快了,让江寻怀疑他会得关节炎。

    江寻昨天刚刚杀了几十头死侍,一身黑血虽然勉强冲掉,可这股子浓郁的血腥味是没那么容易冲洗掉的,简直就是一头行走的人形凶兽。

    他往前走,众人就往后退,赵孟华那些被他用钱收买的可乐汉堡朋友一个靠得住的都没有,全部缩在后面,只留下赵孟华和陈雯雯单独面对江寻和五个暴徒。

    “你,你别过来。”赵孟华颤抖着挡在陈雯雯的身前。

    这倒有些出乎江寻的意料了,他还以为赵孟华这个富二代会丢掉陈雯雯跑路的。

    所以不管将来怎么样,这个叫赵孟华的有点臭屁的少年此刻还是真心爱着陈雯雯的。

    “江寻,算了。”路明非朝着他摆了摆手。

    路明非回想起了之前在球场上的时候,那天他被人戏耍像只王八一样晃翻在地的时候,是江寻用一记排球大帽帮他找回了场子

    今天他要被赵孟华的那一大票兄弟欺负的时候,也是江寻站了出来,那句谁TM敢动我兄弟听得他热血沸腾,原来他路明非也是有兄弟的人啊,他一个兄弟还能抵得上赵孟华的一大票兄弟。

    他感动的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可是看着陈雯雯怯生生地依偎在赵孟华的怀里,所有想要报复的心思都烟消云散了。

    感情和打篮球不一样,篮球谁强谁就是赢家,感情不是这样,两情相悦才是爱情。

    若是弱势,单独一方的喜欢叫做单相思。

    若是强势,那叫霸王硬上弓,强扭的瓜不甜,那是流氓行为,路明非不是流氓,虽然他感觉江寻愿意帮他当流氓,但他不愿自己的兄弟当流氓。

    江寻看出了路明非的想法,他顺着路明非的话说:“行,路老大说算了那就算了。”

    想想也是,别人赵孟华和陈雯雯郎才女貌,郎情妾意,没准高一的时候就互有好感,暗生情愫,只是路明非这家伙不知道罢了。

    陈雯雯不过是个有点绿茶的普通姑娘,她一没偏路明非的钱,二没偏路明非的人(骗他去做一些违法犯罪或者不道德的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世上恶心的坏姑娘多的去了,陈雯雯真算不上什么。

    赵孟华只是个有点贱气的骄纵富二代,好事做没做不知道,坏事倒是真没做,比起一些初中就搞大女同学肚子的恶少,赵孟华纯情得像只绵羊,算起来应该是路明非窥觊他的女朋友,他也没揍他。

    江寻没有理由揍他们,揍他们的话他就是仗着外挂为非作歹的恶人。

    真是操蛋啊,江寻叹了口气,突然很想喝牛奶,他前世自学过食品营养学,知道酒精会加重抑郁,所以难过的时候就不要喝酒了,还是喝点牛奶吧。

    门第二次被打开,诺诺散漫着一头暗红色的长发,穿着华丽的套裙,戴着镶嵌紫水晶的黄金首饰,踩着一双十厘米的玛丽珍高跟鞋,如手持刀剑的天使,在一片圣光中登场,耀眼的光芒压过了所有人。

    对于衰仔路明非来说,这是他人生最衰的一天,而诺诺劈开黑暗的画面会永远停留在他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