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27章 一个烂俗的人
    一个影子缓缓浮现在黑雾之中,他的身上散发着世间最纯粹的恶意,那带角的头颅四周萦绕着翠绿色的火焰。

    黑雾中的死灵那惨白的脸依稀能辨别出江寻五官的痕迹,只是那双跳动着鬼火的眼睛蕴含着无穷的邪恶,和之前的少年完全不同,他看起来比死侍要凶残一百倍。

    江寻用力扭转锁链,死侍拼命挣扎却徒劳无功,它的身体被撕裂,就像一块粗布被一行行抽丝一样,最后残破的碎肉块掉落在地上,一个颤抖的灵魂被拖入囚禁在那受到诅咒的引尸灯笼中,连着锁链摇晃不停,里面不停地传出悲痛的呻吟。

    江寻举起灯笼,不是为了照亮四周,而是为了看清灯笼里面。

    灯笼内部深不见底的光晕中,饱受折磨的亡灵在无休止的炼狱中几近疯狂,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像是一片闪烁的星空,又像成千上万只萤火虫在疯狂地飞舞。

    太美了,美得令人心醉,让他迫不及待想要捕获更多的灵魂填满这个灯笼。

    他提起灯笼朝着学姐的方向扔了过去,“学姐,别装死了,点一下灯。”

    他的声音尖锐刺耳,在这片寂静地空间响起。

    董素妍抬起头,有些害怕地看着这恐怖地引尸灯笼,伸出指头碰了一下灯外壳的玻璃,她被一道翠绿色的光芒包裹拖到江寻身边。

    江寻一把抱住学姐,对她做了个鬼脸,学姐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流了出来。

    江寻哈哈大笑,他觉得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既然能吓到学姐,那么能止小儿夜啼自然也不在话下,有点拉风啊。

    他用惨白的鬼爪帮学姐拭去眼泪,抱着她落到了一座房子上,从系统空间兑换了一瓶生命药水喂着学姐喝完,又兑换了一瓶放在她的手里。

    “自己喝。”他的声音仿佛是砾石在墓碑上摩擦。

    “有点苦。”学姐吐了下舌头。

    江寻看到学姐身上的伤口已经止血愈合,松了一口气,通过之前苏晓樯的经历,喝过生命药水受过的伤结疤后不会留下疤痕,对于受伤的女孩子来说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看到学姐恢复了一些,他把学姐放下,让她靠着墙坐着,“听话,喝完,我去屠条龙,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马上回来。”

    “感觉你在占我便宜。”学姐嘟囔道。

    “没呢,我要真想占便宜就该把你摁在腿上狠狠地抽你的屁股,,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我是正人君子,从不乘人之危。”江寻一脸正经的说。

    学姐咕咚咕咚把生命药水喝完,因为失血变得苍白的脸恢复红润,啐道:“呸,下流,色胚,正人君子才不会有这种想法呢。”

    “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下流好吗?我只是想替交警同志惩罚一下某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家伙,不说了,英雄败于话多,再说下去,那条龙就孵化出来了,本英雄去也。”江寻被黑雾托起冲向龙族公爵。

    还英雄,董素妍看江寻怎么看都像个反派,和英雄没有半点联系。

    她捂着嘴偷笑,只是不知怎么突然回想起《大话西游》里面紫霞仙子躺在至尊宝的怀里说的那句话: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学姐如秋水的眸子里倒映着江寻的背影,这个男人脚踏着死亡气息的黑雾,御起桀骜的狂风,头顶白骨犄角,周身缭绕冰冷的翠绿色火焰,腰间缠着带铁钩的锁链,悬着一盏鬼火灯笼,手持沾满黑血的长刀,冲向一条有爵位的古龙。

    她的心跳不知怎么突然加速,比她之前直面死亡的时候还要快了一分。

    灰色的雾气中传来低沉如同上古神灵一般的声音:“凡人,你现在离开,我将赐予你美酒,美食,权势,金钱,力量,生命与永恒。”

    “你漏了一样”江寻一刀劈开浓厚的灰雾,露出一个布满血色脉络不断跳动的灰色光茧,“你忘了说美女,我TM好色成性,巨爱美女。”

    “我会赐予你这世间这最美艳的女子。”龙族公爵努力保持着威严,蛊惑道。

    “我是个烂俗至极的人,想要佳丽三千,想要财富无双,想要权势滔天,想要酒池肉林,老子想要很多东西。”江寻大喊道。

    第二刀,亚索的终极技能——狂风绝息斩!

    江寻在光茧的上方高高跃起,“但我想要的我自己拿,不要谁TM施舍给老子,而且现在我要的你就没办法给我!”

    光茧被劈开,一分为二,一团白色的弹性十足的肉团掉落在地上。

    江寻走到如同一座小肉山的龙族公爵的身边。

    此时的孵化到一半的龙族公爵看起来白白胖胖还蛮可爱的,鳞片软软的,四肢短小的龙爪在地上扑腾,两只小小的翅膀费力地扇动但带不起它这身肥肉。

    龙族公爵开始吟唱言灵,江寻一抬手从黑色雾气中钻出幽寒的铁索,铁钩像毒蛇一样飞出,布满倒刺的铁钩击碎了古龙茧化后还未发育完全的鳞片,刺入它的体内,就像捆住一只低贱的野猪一样将这只高贵的龙族公爵捆在地上。

    龙族公爵那张稚嫩的龙脸因为剧痛扭曲,翡翠色森冷幽焰灼烧着古龙的灵魂,打断了它对于言灵的吟唱。

    江寻凑到龙族公爵的脖子上嗅了一下,纯血的龙类和那些肮脏的死侍不一样,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龙血有一股甜美的味道。

    他从系统空间取出清水冲掉长刀上的黑血,又拿出酒精消毒,抹布擦干。

    他翻身骑上龙族公爵的脖子,牵着它那两只粉嫩的龙角,摇头晃脑地哼唱道:“小白龙,白又白,两只龙角竖起来。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剥了皮,剁成块,放进锅里炒起来,加上水,盖上盖。出锅之前撒香菜。”

    听到这可怕的童谣,龙族公爵的声音都在颤抖,“你想要什么?”

    江寻把长刀伸进它的喉咙里搅动,割断了它的声带。

    龙族靠语言释放言灵,割断声带后它们就无法再使用言灵,再加上此时龙族公爵的肉体还没发育好,这下彻底没了抵抗力。

    江寻的嘴角泛起一抹异样的诡笑,露出闪光的尖牙,“我要红烧龙肉,清蒸龙肉,铁板龙肉,盐煎龙肉,宫保龙丁,酸菜龙,鱼香龙肉丝,糖酥龙里脊,油炸龙肉丸子,碳烤龙排,龙肉炖土豆,龙血旺,贵妃龙翅,水煮龙肉,龙爪花,麻油火龙肾,干烧龙翅膀,芹黄烧龙条……”

    江寻每报一个菜名,就割下一块龙肉扔到系统空间,他把之前准备用来买复活甲的金币,拿出一部分用来升级系统仓库,一百立方米的空间,放一条还没发育好的小龙自然是绰绰有余。

    割到一半他突然想起来,他可以把整条龙都放进去啊,他拍了拍奄奄一息的龙族公爵说:“实在对不住,让你受苦了。”

    江寻拖着锁链,将古龙的灵魂从肉体中拖了出来,囚禁在灯笼里面,龙族公爵的尸体瘫倒在地上,彻底不再动弹。

    这古龙的生命力是真的强悍,被割了一半的肉都没死。

    江寻捡起龙族公爵掉落的宝箱,随着龙族公爵死去,灰色的结界消失,虫儿恢复了夜晚的鸣唱,星星也重新布满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