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22章 午夜狂欢(一)
    夜空下,路明非站在天台上,在空调机的嗡嗡声中眺望这个城市。

    路明非看过很多漫画,漫画的主人公和他们的小伙伴往往会有自己的秘密基地,而天台就是路明非的秘密基地,还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基地。

    十八年过去,春去秋来,他就坐在天台的边缘蹉跎光阴。

    风就像一个盗贼,帮他偷来这个城市的味道,吹过开花的槐树便带来槐花的香味,吹过卖菠萝的小摊就带来菠萝的甜香,吹过姑娘的裙底……

    咳咳咳,他感冒了,什么也闻不到。

    总之,在这十八年的时光中,他就这样独自一人在天台上,清晰地感知着这个世界的浩大,人群拥挤,万物喧嚣。

    老实说,还是有点孤独吧。

    不过最近这份孤独少了一点,他和江寻还有老唐一起打星际争霸,大家在频道里吹牛打屁,调天侃地,灌着营养快线,敲着键盘,感觉能说白烂话能说到天明。

    他还在市级篮球比赛上好好出了一把风头,在江寻的苏晓樯的帮助下,不少人都记住了路明非这个名字。

    他上学这会儿,打游戏打的好不怎么受欢迎,打篮球打的好不管在男生还有女生里面都很吃的开,毕竟他这也算是为校争光了吧。

    如今的路明非每天上学会遇到不少陌生的面孔和他打招呼,他时长会记不起别人的名字,只能假笑回应。

    临近毕业,假笑男孩路明非也在仕兰中学也有了点名气,不再是一个整天做白日梦的路人了。

    他还顺利地通过了美国贵族学校的面试。

    那所学校拒绝了课业体育双优的赵孟华赵公子,拒绝了口语一流家境富裕的小天女苏晓樯,学校里那么多优秀的精英他们都没要,偏偏看上了路明非这条咸鱼。

    他最近好像走了狗屎运,一切好事都往他身上砸,让他觉得十分不真实。

    感觉这一切梦幻都和泡沫一样,一戳就破。

    一切都在变好,只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个不小的遗憾。

    这个遗憾被他小心翼翼地藏在心里,谁也没告诉。

    他以为他藏得很好,结果还是被人发现了。

    发现他秘密的竟然是只见过几回面的诺诺,那个漂亮的像个公主,性格古怪地又像个巫女的红发女孩。

    路明非十八年的人生平淡地就像一泓无风的泉水,平静不起半点波澜,有喜欢的姑娘,怯弱而不敢表白。

    是诺诺鼓励了他,她鼓励他勇敢地去追逐自己的爱情,不过她也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表白和去卡塞尔学院二者只能选一样。

    路明非觉得自己该选卡塞尔学院的,他成绩一般,能上一本得靠运气,如果能混个美国名校的毕业证,就好像给他这条咸鱼镀了成金,变成了金鱼。

    先不说金鱼的实力怎么样,至少当个花瓶没问题。

    他有了名校毕业证,即使再菜也能找到一份工作,没准就有某个不差钱又无聊地小老板愿意收下他这个海龟扔在办公室当个吉祥物。

    可他最后还是选择向陈雯雯表白,毕竟他喜欢了她三年。

    三年对于一个十八岁的男孩来说就是生命中的六分之一,而且他活得浑浑噩噩,对她的喜欢就是他此前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路明非下定了决心,明天文学社的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聚会,他上台致辞的时候就向陈雯雯表白,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大声告诉她他真的,真的很喜欢她。

    别人表白都有兄弟助拳,他有些想念江寻这个家伙了,可惜这家伙去做入学实践去了,让他有些遗憾。

    路明非下楼前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城市的夜景,高楼内夜深仍未熄灭的灯火,道路两侧昏黄的街灯,飞舞的萤火虫般的车灯,星空下,整个城市的灯火燃成篝火。

    …

    江寻啃着兔腿,看着那些围着篝火跳舞的男男女女,人群里有不少外国人,来自不同的国家,欧美亚非拉都有,人们说着不同的语言,却没有因为文化差异而有任何隔阂,随着音乐扭动自己身体,热情高歌。

    这场午夜狂欢已经持续了一个钟头,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

    江寻试着和他们交流,但是根本没办法正常交流。

    这群人已经陷入了狂热之中,像释放本能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动作越来越暧昧,他甚至看到几个狂野的拉丁妹纸已经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在火光中疯狂舞动自己的身体。

    “笨蛋,小心食物有毒!快吐掉!”一个女孩焦急地声音响起。

    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拍落了江寻手里的羊腿。

    “学姐,这东西没有毒,这是我在这一个小时内啃的第十只兔腿,要是真有毒,我早就毒发身亡了。”江寻无奈地从地上捡起羊腿,吹了吹灰,继续吃。

    他的身体是半数据化的,中毒,流血,昏迷这些异常状态都会显示,所以他并不担心会被人下药。

    “你这个菜鸟,出来执行任务能不能警惕一点,根据卡塞尔学院执行部任务条例第321条规定,专员在陌生环境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非紧急情况禁止食用当地的食物。”董素妍一副资深专员的样子指点到。

    “学姐,你下次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把你那本《执行部新人傻瓜指南》收好,不要让我看见了?你这样真的很没有说服力诶。”

    江寻从旁边的大铁盘上撕下一只兔腿塞到学姐的樱桃小嘴里。

    他刚才在车上旁敲侧听探了这个学姐的深浅,学姐一副高手派头,强者风范,如果不看胸围,像极了武侠小说里面那种身怀绝世武功的冰山美人,可实际上她就是只菜鸟。

    她之前表现的十分高冷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非常紧张。

    而且学姐虽然是A级血统,但是战斗力还有各方面的能力都非常堪忧。

    她说她一直很努力学习,但是成绩一直在挂科的边缘徘徊。

    实习任务每次都发生以外,所以实习分数也很低。

    当初她申请了俄罗斯,英国,意大利,德国等十几个国家的执行部分部,都把她拒绝了。

    如果不是中国分部的愿意接收她,她就只能被调低血统像卡塞尔学院第一废材芬格尔一样留级了。

    不过和芬格尔不一样,董素妍学姐是真的有努力在学习,只是比较笨而已。

    江寻猜想可能她的营养都用来孕育那对人间凶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