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17章 卡塞尔开门
    江寻推开会议室的门,第一眼就看到施耐德教授坐在一块巨大的落地窗下,即使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这个男人仍然给人一种身处于黑暗中的感觉。

    冯·施耐德教授,卡塞尔学院龙族系谱学教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卡塞尔学院执行部部长。

    执行部是卡塞尔学院明面上的最大的暴力机构,执行部业务范围从盗龙族坟墓的这种文明行为,再到暗杀违规混血种,清里死侍(一种被龙血感染的怪物),到发射导弹轰杀龙族都有。

    而作为这个这个暴力机构的头子,施耐德教授很难和和善两个字沾上关系。

    他长得也不像一个和善的人,带着呼吸阀和金属导管的黑色面罩下是一张布满疤痕的狰狞的面孔。

    但和施耐德教授第一次见面江寻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表现出任何不适,他镇定地坐在施耐德对面说了声老师好。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颤抖,就好像他对面坐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而不是一个看起来像生化感染者或者科学怪人的家伙。

    “5月10日干掉那家伙是你第一次杀人吗?”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从那漆黑的面罩下传出来。

    由于遭受龙类的袭击而被切除了三分之二的气管,施耐德靠着呼吸器才能生存,每一次呼吸发出来的声音就如同强行拉开一口破风箱,有人听到施耐德教授说话就仿佛看到干尸复苏。

    “是”

    “有什么感觉?”

    “有点恶心。”

    “还有呢?”

    “没了”

    “你的心态很好。”施耐德教授满意的说。

    “应该还可以,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因为考试而紧张的睡不着觉过。”江寻点头。

    “江寻,1992年3月12日生于中国芜迁市,性别男,芜迁市户口,除了12岁那年随同父母去了一次三亚旅游外,从未离开过芜迁市,父母在15岁那年因车祸去世,监护人为姑姑江巧香,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

    “你的父母和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均为普通人,你祖上有记录的最高混血种为B级,而你本身的血统极为稀薄,无限趋近于正常人。”

    施耐德教授的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冰冷。

    “我很好奇,这样的你是怎么杀掉一个失控的A级混血种的,而且从尸检判断,那家伙已经表现出了部分龙化特征,即使是卡塞尔学院的资深精英专员要单独解决掉这家伙也不容易。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干掉这家伙的吗?”

    施耐德铁灰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江寻,他眼神锋利如刀子,像是要把眼前这个少年剖开,看看里面藏着一个什么样怪物。

    “运气好,他刚好撞到了我的刀子上。”江寻回答道。

    “运气好?只是运气好吗?仅凭运气好就能干掉一个失控的A级混血种?”施耐德教授继续追问。

    “是的,只是运气好,而且还有一件事,既然我的血统无限接近于人类,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站在人类这边的对吧?甚至比起教授你来说,我更像一个正常人。”江寻直视施耐德教授的铁灰色眼睛,他的眼里只有坦荡。

    “说的没错。”施耐德点了点头,他的语气一下子就缓和了过来,“我对你很满意,不知道江寻同学对于卡塞尔学院还有什么疑问?”

    “两个问题,有奖学金吗?多少钱?”江寻搓了搓手指问。

    “没有,”施耐德教授摇了摇头,他摇头的时候露出脖子下大片的瘢痕,“你能进入卡塞尔学院已经是校长和校董会那群老顽固博弈后的结果,实在很抱歉。”

    “那行吧,我没有问题了。”江寻无奈地说。

    还是有点小期待的,如果能拿奖学金去念国外读名校听着就倍有面子啊,自费就有点掉价的感觉。

    可他这不是低了一等。

    他记得路明非的血统评级是S级,超级混血种。

    路明非上卡塞尔学院,别人每年给他36000美元的奖金,四年下来好几十万人民币。

    虽然江寻不缺钱,但是并不会减少他对路明非这个好运小子的羡慕。

    施耐德教授把一部手机放在桌上,打开了免提,看着江寻问:“确定吗?确定接受卡塞尔学院的邀请吗?”

    不知道是不是江寻的错觉,他感觉施耐德教授的语气里透露着欣喜,他好像在笑,不过这笑声比乌鸦的叫声还要难听。

    “我确定。”江寻点了点头,面对如同生化狂人的施耐德教授,说我确定三个字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诱拐接受生化改造的无知少年。

    一个沉稳的女音在电话中响起:

    “验证通过,选项开启。江寻,出生日期1992年3月12日,性别男,编号A.D.0013,阶级‘Z’,列入卡塞尔学院名单。数据库访问权限开启,账户开启,选课表生成。

    我是诺玛,卡塞尔学院秘书,很高兴为您服务,您的机票、护照和签证将在三周之内送达。欢迎,江寻。”

    施耐德教授拿出一叠文件递给江寻,“这边有几个纸面的签字需要你落笔,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我们在卡塞尔学院见面。”

    “这么着急的吗?教授,我还想带您在中国游玩几天。”江寻在那堆拉丁语和英文混合书写的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像文盲在卖身契,上面的英语里面夹杂着大量他没见过的专业名词,他连英文认不全,更别说拉丁文了。

    “这一次为了见你,我已经耽误了不少工作,现在就准备回去了。”施耐德教授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

    “这样啊,那我就不敢耽误教授您的工作了,对了教授您吃过早饭没?”江寻眨着他那双欺骗性极强的大眼睛问。

    “没有,我准备在飞机上吃。”施耐德教授说。

    “那我可以借一下您的权限吃早餐吗?”

    “没问题。”

    “太好了!谢谢教授。”

    卡塞尔学院给出差的教授订的酒店都是总统套房,附带精美早餐,江寻哼着歌签字,想着等会早餐该吃什么,昨天吃的牛角面包和牛奶虽然简单,但是味道很好,今天是总统套房的特-供早餐,味道应该更棒。

    就在江寻思考等会儿早餐要不要试一下这间酒店的鲑鱼卷的时候,大量的数据包从那台名叫诺玛的超级计算机中涌出,正去向世界的不同角落。

    “江寻”这两个字出现在很多人的屏幕上,看到的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跟随江寻名字出现的是他的血统等级——Z级。

    Z级?

    卡塞尔学院竟然会有Z级的学生?

    先是惊讶,随即是嗤笑声,有些人认为卡塞尔学院堕落了,竟然沦落到收录Z级血统的学生。

    也有人很愤怒,认为这个Z级血统的废柴会玷污卡塞尔学院以往的荣光。

    但不管怎么样,江寻这个名字被很多人牢记于心。

    数据锁解除,地球上少数秘密网关对江寻开放。

    卡塞尔学院向这个历史最低血统的少年张开了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