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龙族之快乐风男 > 第16章 苏晓樯的宿敌榜
    柳淼淼比赵孟华呆的时间虽然稍微长了一点,但也远不如江寻在会议室里面呆的久。

    刚结束面试的柳淼淼面上不悲不喜,还有几分释怀,和自己的同学们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经过江寻身边的时候真诚的说了声谢谢,比看别人的时间多了0.5S,引起了苏晓樯的警惕。

    小天女眉头一皱,一副被抢了小鱼干的猫咪的表情。

    柳淼淼是有前科的,之前她俩一起眼瞎喜欢过赵孟华这个小白脸,现在这个小贱-人莫非又想和她打擂台?

    苏晓樯才不怕她,她内心的小猫咪伸出猫爪做了一个叶问的手势,谁敢跟她抢?放马过来,她才不会怕呢,恶龙咆哮~嗷呜。

    小天女把柳淼淼暂时列入宿敌榜第一位,虽然这个榜单目前就两个人。

    一个路明非一个柳淼淼。

    要是路明非是女孩子,柳淼淼早就把他头号宿敌了,因为江寻这家伙和路明非说五句话才回她一句。

    幸好路明非是男孩子,江寻是不会喜欢男孩子的,应该是这样对吧?

    苏晓樯数了数,刚才江寻和路明非说了十句话,才回她一句,她又有些迷茫了。

    其实柳淼淼之所以能这么淡定,是因为刚才江寻早就安慰过她了。

    刚刚在会议室里面,江寻一边拷问两个考官之间的恋(奸)情,一边同柳淼淼发短信。

    他首先表达了对于插-她队这件事的歉意,并坦然的告诉她,他之所以插队就是为了恶心赵孟华。

    他还告诉她这所卡塞尔学院的人都是神经病,正常人是进不去的。

    她可以把这所学校当成《功夫》里面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或者民风淳朴的哥谭市里面的人杰地灵的阿卡姆精神病医院。

    柳淼淼很喜欢《功夫》这部电影,对于里面关押火云邪神的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有深刻印象。

    她还是DC的真爱粉,不过她们班喜欢DC的人并不多,柳淼淼很高兴能找到一个DC同好会的人。

    而且江寻把犯罪之都哥谭说成民风淳朴的地方,还把哥谭关押恶性罪犯的阿卡姆精神病医院说成是人杰地灵之地,这种说法柳淼淼还是头一回听到,觉得超有意思,让他多讲一点。

    江寻于是把后世大神们总结的关于民风淳朴哥谭市的顺口溜发给了柳淼淼:

    民风淳朴哥谭市,人杰地灵阿卡姆

    德艺双馨帅小丑,济世良医萌哈莉

    诚信商人企鹅人,勤学好问谜语人

    环保卫士毒藤女,模范丈夫急冻人

    公正不阿双面人,身轻如燕红头罩

    心灵鸡汤稻草人,正骨推拿找贝恩

    管道疏通食人鳄,体恤民情黑面具

    爱护动物美猫女,无良城管蝙蝠侠

    听到江寻把哥谭市的守护者蝙蝠侠叫做无良城管,柳淼淼有些小生气,更多的是觉得好玩。

    两人聊了很多关于DC漫画的东西,约好等到DC神作《蝙蝠侠:黑暗骑士》上映的时候,一起去看。

    不过她并不知道,一直到黑暗骑士全球公映十周年的2018年,中国内地都没有上映,所以江寻根本就没准备陪她去看电影。

    柳淼淼心里对于电影上映十分期待,她还从来没有和男孩子单独去看过电影。

    她对于自己突然升起的期待有些不好意思,她和江寻同班了三年,此前江寻要么和苏晓樯在一起,要么和路明非混在一起,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集。

    柳淼淼感觉今天才真正认识江寻,原来他是一个这么有趣的人。

    在等待电梯的过程中,她回头看了眼正在和路明非讲笑话结果自己捂着肚子先哈哈大笑的江寻,被他的笑声感染,她的心情也变得大好。

    她想起刚才江寻和她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比如柳淼淼擅长弹钢琴,他和路明非就比较擅长当神经病,而碰巧卡塞尔学院就喜欢招神经病罢了。

    他还夸了我的手好看,柳淼淼的嘴角上扬,最后一丝被淘汰后的失落也从心里消失了。

    她伸出纤细修长的葱白手指,指尖在电梯按钮上优雅地轻轻一点,和之前赵孟华粗鲁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门很快打开,她像只小鹿一样迈着轻快的步子步入电梯内。

    ……

    第二天一早,江寻在丽晶酒店的大堂遇到了倾巢出动的路明非一家。

    江寻主动上去打了声招呼。

    路明非那腆着肚子,穿着西装的叔叔问:“明非,这位是?”

    “叔叔好,我叫江寻,是路明非的同班同学。”江寻走上前热情的握住叔叔的手。

    “你好,你好。”叔叔也亲热的握住他的手。

    江寻这个名字叔叔也是知道的,房价飞涨高中生体会的并不深,但他们这些中年人倒是清楚的很。

    所以叔叔对于家里有十套房的江寻印象深刻。

    “小江来这间酒店是?”叔叔问。

    “我和路明非一样,都是被卡塞尔学院录取了来见导师的。”江寻回答道。

    “小江很不错啊,这卡塞尔学院可是美国的贵族大学,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叔叔说。

    “叔叔也很厉害,路明非能有今天都是叔叔教导有方,路明非经常和我说起叔叔给他讲过的那些人生道理,他其实很崇拜您的,只是不擅长表达。”江寻说。

    “这样吗?”叔叔听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回头看了自己那一脸呆滞的侄子一眼。

    嗯?

    原来这小子还是老子的粉丝吗?

    没看出来啊,这小子藏得还挺深啊。

    “当然啊。我也挺崇拜叔叔的,有时间也想听听叔叔的教诲。我听着路明非的转述就觉得叔叔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只有有故事的人才能把一些简单的道理讲的这么深刻。”江寻违心地夸奖道。

    江寻长得又高又壮,谈不上多帅,但五官端正,浓眉大眼,一副憨厚的老实人模样,他撒谎都不需要怎么演,别人就当他是真心实意,他的长相极具欺骗性。

    叔叔相信了,开心地拍着江寻的胳膊说:“哈哈哈,什么教诲不教诲的,应该是相互交流,我也喜欢和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交流啊。”

    “多多交流,多多交流,”江寻和叔叔说完话,又看向一个身高160,体重160的满脸痤疮的小胖子说:“这位是路鸣泽对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啊,我已经看到明年在仕兰中学的光荣榜上学弟榜上有名了啊。”

    路鸣泽听了得意的发出一声像猪吃饭一样的哼哼声,对于这个讨厌堂兄的朋友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一旁路明非的婶婶听了江寻的话脸上就笑开了花,直夸江寻是个好孩子。

    婶婶其实就是个略微有些自私的普通家庭主妇,你夸她或者她的丈夫有多优秀她没什么感觉,但是你夸她儿子,她就会开心的不得了。

    她围着灶台转了一辈子,全部的心思和对于未来的美好寄托都放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出息。

    婶婶说过几天来家里包饺子,叫江寻过来一起吃。

    江寻说他想吃韭菜鸡蛋馅的,婶婶少见的大气了一回儿,拍着胸脯说不管是韭菜鸡蛋馅还是猪肉香菇馅通通管饱。

    江寻又和路明非一家子寒暄了一会儿,一起坐上了电梯,他在八楼和这家子拜别,他要去会议室见自己的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