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穿越女的佛系美食之路 > 第11章 巴掌印儿
    所以,那就不客气了!

    林当暗戳戳使劲儿,狠狠地一巴掌扇过去。由于投入了十之八九的“感情”和精力,不多时,这位姑娘的脸上赫然显现个醒目的巴掌印儿。

    “你,你这个贱人,啊!“

    后头的这个巴掌打得又脆又响,听得偷偷躲着门口不肯离去,生怕林当吃亏的小男孩嘴角差点咧到耳根去。只不过下一瞬,他就又皱起了眉头。小男孩吃力地将妹妹放到床边又费力巴拉地扯来那床白底子发黄,花被面洗成白色的被罩,同林琳悄默声说了一句什么后就又冲向门外。

    嗯,他得再看着,他怕林当一会儿再受罪。毕竟他们三人可没少受这几个人欺负。

    虽然现在的这个二姐姐同从前那个二姐姐颇有些不同,可是小男孩却越发喜欢起了这个二姐姐。更不似从前那样惧怕,面对二姐姐响彻天的怒吼时小男孩反而更多了几分欣喜。他喜欢这样的二姐姐,这样的二姐姐比之从前少了冷淡、多了许多的烟火气。

    真好!所以,他要保护二姐姐,在这个家里头也只有二姐姐是他的亲人了!

    小男孩不知不觉就攥紧了拳头,等林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被她撵走的小儿这会儿居然又凑了过来。

    恰好这会儿那个被林当扇了耳刮子的姑娘爷气愤难当地奔着林当而来,迎面就对上了小男孩。小男孩不避不惧,居然也迎着那姑娘硬扛着小身板就要撞过去。

    “要死啊,蠢孩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林当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要不怎么说熊孩子就是讨人嫌呢,这时候跑出来不是裹乱又是什么呢?他这小身板顶个什么用?一会儿撞着了,不还得她伺候?真真是个小祖宗!

    心里的这些念头说出来长,其实也不就是短短的一瞬。待发现自己想了什么以后,林当顿时愣住了: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最亲的人才会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也唯有亲人才会伤人至深,林当深谙其道。

    所以,这个不知来路的小儿,自己还是莫要跟他牵扯太深。

    “你个野孩子,小兔崽子!”

    那姑娘本就不是个饶人的性子,更何况撞她的还是从前看不上的兔崽子。

    她边说边动手:“我让你推我,打死你这个野孩子!:”

    野孩子?

    林当上前一步的脚不觉顿住,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正被推搡着、形容狼狈的小男孩。这孩子不是一直喊自己叫做姐姐么?怎么又成了野孩子了?莫非原主的渣爹在外头风·流·快·活后一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些话当然也不适合跟个三岁小儿说起。

    林当在心里将事情捋了一遍,人却半分没犹豫走了过去。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老太太几个见她,过来脸上居然都露出了骇然之色来。她们那样儿就好像林当是洪水猛兽一般。

    林当秀美微蹙,倒也没将这几个人的异常十分放在心上,只步子更快地走向了小男孩。话说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崽子叫啥?

    好像.....叫什么小狼?

    林当挑了挑眉头:就冲着小崽子方才小火车一样“突突突”的精神样儿,倒也算是名副其实。

    就这么带着一肚子的私心杂念来,林当至了二人面前。不等林当动手,那姑娘倒是自乱阵脚起来,只见她哆嗦着身子往后退,虽然口中色厉内苒地说着“我不怕你,你个倒霉鬼。”,人却还是继续哆嗦着往后退....

    林当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计较。她越发直勾勾盯着那姑娘,尽量让自己显得愣点儿再愣点儿。都说“好的怕赖的,赖的怕坏的坏的怕不要命的”这话真是放之四海皆准的。

    果然,当林当一步步靠近那姑娘,姑娘再顾不上面子,转身就要往外逃,边逃边还要摸着自己的耳朵,忙不迭地喊着:“这个死疯子又来咬我耳朵了!”

    林当一愣,继而哂笑出声。她是真的没想到啊,原主居然还有这么个爱好。看来无论是哪朝哪代惹急了人,谁都会爆发。

    “你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不许胡乱臆断。”

    就在这时,多时不曾出声的原主又奶声奶气乃凶乃凶地开口说道。

    林当毫无形象地开口讥讽道:“想不到您还是位女侠,咬耳朵的女侠,失敬失敬,真是失敬啊!”

    林当这话带着调侃还带着浓浓的打趣,可是落在老太太和张妈妈的耳中就成了她又发疯的症状。

    老太太艰难地收回抖着的手,哆嗦着嘴唇,头上的白发像是因为害怕管不住落下,老太太近乎祈求着说:“林当啊,你妹妹这是胡说呢,什么都没有。那些可都是你做梦咧!”

    说着拿着拐杖的手狠狠地杵地,指着将要跑到门口的那姑娘骂道:“孽障,还不快些给你二姐认错。”

    林当挑眉看好戏,眼眸深处却渐渐凝成一片。都不用她多想也知道这里头必然有什么隐情,且一度还因为这件事触发了原主,让原主疯疯癫癫做了不少诸如咬人耳朵的癫狂之举。

    这样一想,林当整个人都不好了,再看向老太太的时候眼睛里同更是添了犀利。

    孩子和她!

    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

    不,不可能!

    林当狠狠地摇了摇头,又仔细地想了想觉得怎么也不可能。

    她暂且按下心中的惊涛骇浪,指着前头几人笑得温柔:“方才那位姑娘说的是什么话,为何说小狼崽子是野孩子?”

    “你...我...”

    那姑娘显然知道自己这是犯了忌讳,声音里头都带着颤音:“你...你胡说些什么,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说着再也顾不得凹了一早上孝顺的人设,捏着裙子一溜烟小跑着就出了门去。

    林当看着比兔子溜得还快的姑娘,渐渐疑惑起来,所以这姑娘是哪里来的胆子敢来挑衅原主的,她难道原主只要触碰到一定的机关就会发病的?

    林当的眼神明明灭灭盯着门口看的样子落在老太太的眼中却是愈发有些不好了,老太太嘴巴张了张,终究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只重重地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