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珠宝农妃是团宠 > 第十二章 大哥胳膊保住了
    下了马车,白云朵和方宏柱一起把白树岩抬下来,白小草小跑着去开医馆的门。

    进去之后,伙计看着担架上人的伤势皱了皱眉头:“不轻啊。”

    白云朵赶紧道:“小哥,麻烦你叫唐大夫来看诊。”

    那伙计正要开口,白云朵直接拿出了十两银子:“银子我带了。”银子不能都拿出来,免得被人宰了,但是也不能拿出来太少,免得对方又浪费时间。

    伙计看见银子,直接小跑着进去喊唐大夫了。

    没一会,一个也就二十来岁的男子走了出来:“把人抬到里间。”

    白云朵跟方宏柱把人抬进去,她本以为会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头,虽然不该因为年龄怀疑人家的医术,但是总是有点担心他的经验不足,不过怀疑大夫是最大的忌讳,来了就要相信,人家能收这么多银子,口碑这么好,一定没问题。

    看着那唐大夫开始医治,没有一点犹豫,动作很是娴熟,也很赶紧利落,白云朵松了口气,确实是有本事的人。

    唐大夫看了之后,对着白云朵道:“诊疗费十八两,你们确定医治?”

    白云朵一听放心了,人家敢开价,那就证明治得好,她赶紧道:“医治,医治,大夫这就医治。”说着又掏出来十两银子。

    这时候白树岩醒了,他刚才听见了大夫要十八两银子,本来是没力气睁开眼睛的,可是现在拼着一口气也睁开了眼睛:“大夫,我们不治了。”

    白云朵见白树岩醒了,高兴的喊了一声:“大哥,你醒了,你放心,我们一定让你恢复如初。”

    白树岩摇着头:“不行,咱们家没钱,十八两啊?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吧?”他能想到的就是卖身为奴了,如果妹妹给人家做奴隶去,那自己不如死了算了。”

    白云朵赶紧对着白树岩道:“大哥放心,这银子是我跟福宝斋的穆公子借的,我们讲好条件了,不是卖身,放心吧,等你好了咱们就回家,到时候自有办法还钱。”

    说完她把银子递给了边上收钱的伙计道:“我们治,赶紧准备药。”

    伙计收了钱,自然就开始去准备了,他们家最拿手的就是外伤接骨这些,这准备什么,伙计门清。

    白树岩又想说话的时候,唐大夫开始查看他断了的胳膊,疼的白树岩叫出来,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子滚下来。

    唐大夫对着白树岩道:“你是伤者,家里有办法医治,你现在就要配合我专心治病。”说完对着白云朵道:“你们出去等着吧。”

    之前,唐大夫还真的没太注意白云朵,但是听白云朵说着银子是从福宝斋借来了,他确实多看了白云朵一眼,这姑娘年纪不大,但是很成熟老练,确实有点本事。

    白云朵跟方宏柱还有白小草出去了,在大堂的长凳子上坐在了等着里边的情况。

    虽然知道没有性命之忧,但是白云朵还是害怕,毕竟这个时候没有破伤风针,也没有消炎药,她就怕有点什么意外。

    白小草现在完全不烦心了,因为能让唐家大夫治疗的,那就没问题。

    她此时好奇的看向了白云朵,小声问:“大姐,你怎么弄到银子的?”

    白云朵就知道妹妹好奇,但是现在不能说这事,她只能搪塞道:“这个以后再跟你说,先听着里边,我不放心。”

    方宏柱倒是不怀疑,一想就是白老爷子给的物件换的钱,白云朵估计不敢说,怕回去被袁氏骂连累了白老爷子,所以他不问,也不会回去乱说,他做人有原则。

    白云朵不知道方宏柱想的这么多了,她确实很担心白树岩,这时候已经徘徊到了诊疗室的门口了。

    只听见里边忽然的撕心裂肺的叫声传出来,她的心也跟着揪到了一起,想到这个时候没有麻药,这么接骨,这不是要疼死了。

    可是现在她没有办法,只能祈祷大哥扛过去。

    没一会,里边的声音就小了,她的心也放松了一点。

    又过了半个时辰,伙计才开门对着白云朵:“姑娘,可以进去了。”

    白云朵赶紧进了屋,看着大哥身上的伤都处理好了,而此时唐大夫的额头都是汗,也知道这确实是个很精细,也很费精力的手术,所以她对医生还是感激的,因为这个状态证明白树岩没事了。

    她对着唐大夫鞠了一躬:“谢谢大夫。”

    唐大夫站起来道:“收钱看病是本分,你兄长的伤势严重,最好在镇上住三五日确定没事再回去。”

    白云朵自然都是听大夫的:“好,只要我哥没事就行。”

    唐大夫点点头:“嗯,你们什么时候找到住的地方,什么时候把人接走就行了,有事叫伙计找我,我里边还有病人。”说完他出去了。

    白云朵拿着伙计找给她的二两银子,走到了方宏柱的面前:“柱子叔,今个云朵就只能求你了,我对镇上不熟悉,并且一个姑娘去找客栈也不方便,求柱子叔帮我在附近定一个客栈,一会好让我哥过去。”

    方宏柱没有异议道:“嗯,放心吧,这事交给,用不上那么多银子。”说完,他就拿了一两银子出去了。

    白云朵又拿出了白老爷子给的铜板,递给了白小草一些:“去买几个肉包子。”

    白小草看着钱:“大姐,要不买馒头吧?”

    白云朵道:“买肉包子,大哥需要吃点好的,柱子叔跟咱们跑了半天,不得给人家吃点好的?咱们也得补充补充体力,要不然熬不住。”

    白小草觉得大姐说的啥都有道理,只能带着银子出去了。

    伙计这时候也收拾好了药布和器具,端着东西出去了。

    白云朵见没了外人,坐在了白树岩的身边看着白树岩,这大哥虽然有点小,但是她很开心:“大哥,你觉得咋样?”

    白树岩还是担心银子:“云朵,你的钱到底怎么来的?”

    白云朵知道大哥心思重,所以只能说个善意的谎言:“我以前帮助过一个婆婆,婆婆给了我一本首饰制作的图册,我用那个换了二十两银子。”

    她没说三十两,因为没用上的,她还要还回去,毕竟自己带着这么多钱回家,不是好事,到时候再被袁氏收走了呢?那不是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