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程卿孟怀谨 > 677:陶不言的重要性(2更)
    

    谷宏泰一脸钦佩看着俞显。

    俞显到了兰州城,没有去见程卿,也没有惊动萧云庭。

    他让城里的锦衣卫探子盯住萧云庭的府邸,又让另一部分探子去盯邺王的心腹们。

    今日,邺王的两个心腹将领去了萧府,俞显就觉得不对劲。

    两个将领还没到萧府,俞显已经在外面埋伏下人手,正好抓住了毒杀邺王后逃离的陶不言!

    陶不言这个人的来历,谷宏泰已经从小磐嘴里得知,两人一直在隐秘传递消息,不过谷宏泰没提过俞显到兰州城的事。

    现在抓住了陶不言,深知陶不言的本事,俞显要让陶不言没有动弹的机会。

    将陶不言关在了马厩里也没审问,俞显还在等萧府那边的动静。

    没过半日,萧府敲响了丧钟,传出了邺王的死讯!

    “邺王被北齐的奸细毒杀了!”

    很快,整个兰州城都知道了这一消息。

    萧云庭全城通缉奸细,俞显等人不得不暂避锋芒。

    俞显也没想到,黎老头的师弟居然这么厉害,毒死了邺王。

    俞显还想靠邺王去牵制萧云庭呢,现在完全被打乱了计划——

    谷宏泰亦气得跳脚,“大人,此人是阿古拉的得力臂膀,留着他在肯定是心腹大患,不如现在就将他解决掉。”

    俞显若有所思。

    “照你的说法,姓陶原本想毒杀的是萧云庭,只是萧云庭逃过一劫,他就毒杀了邺王……如果他真是为阿古拉效力,这样做岂不是帮了萧云庭?”

    萧云庭本来还没有完全掌控西北军!

    如今邺王一死,忠于邺王的那些将领只要不公开叛变,慢慢都要被萧云庭收拢。

    萧云庭实力大增,对阿古拉有什么好处?

    俞显总觉得此事有说不出的古怪没法理清。

    俞显决定先把陶不言关起来,现在不管是萧云庭还是阿古拉,都不知道陶不言落入了锦衣卫手中,那俞显就有了一定主动权。

    萧云庭以为陶不言逃走了,阿古拉则以为陶不言遇害了。

    萧云庭公布了邺王的死讯,阿古拉立刻以此为攻击点,大肆宣传萧云庭是弑父的逆子,还说自己很敬仰“战神”,绝对不会派人毒杀邺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阿古拉立刻发动了一场正面进攻。

    阿古拉让人放出的言论,的确给萧云庭造成了一定麻烦。

    现在细细想来,西北的大夫们齐聚兰州城,要为萧云庭治病,萧云庭不同意。

    后来大夫们受到陶不言的启发,改为要求为邺王看病,萧云庭照样没允许。

    世子说是北齐的奸细毒杀了邺王,焉知不是世子有意拖延,致使邺王毒伤不愈而亡?

    萧云庭和阿古拉这一仗,打了足足三天。

    一开始俞显还能躲在暗处,后来见萧云庭累倒在城墙上,被人抬下城墙休息,俞显忍不住了。

    程卿是早就站出来帮忙了的,她虽然上不了战场,却能担当起调度之责。

    在南仪县时,程卿就替邺王府理过军资军需的账本,邺王府的账,就是西北军的账,多少兵员,多少耗损,程卿还记得七八成。

    只要萧云庭肯放权,程卿很快能上手。

    程卿都没空折腾萧府的厨房了,她一忙起来就是七八个时辰,萧云庭与西北军交战时,程卿一宿一宿不能入睡。

    萧云庭的脾气一会儿猫一会儿狗的,程卿懒得去深究萧云庭的想法,兰州城保不住,她多半要和萧云庭一起死,此时,她必须站出来帮萧云庭……再过几天,她就能解毒了,生命倒计时的威胁即将解除,程卿不为别人的性命努力,也要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努力。

    兰州城里,不仅程卿在拼命,别说民兵民夫,连普通的妇孺都知道要为抗击异族出点力,萧云庭的人开始清查整个兰州城时,俞显等人的行踪变得越来越难隐匿,俞显终于按捺不住,让谷宏泰告诉小磐说自己捉住了陶不言。

    俞显偷偷到了兰州城!

    京城那边,难道又有什么变故?

    程卿又惊又喜:“抓得好!”

    陶不言在俞显手上,至少程卿不用担心陶不言随时会跳出来咬人。

    会使毒的人,让人防不胜防。

    程卿都怕陶不言还躲在兰州城里,如果冲着城里的饮用水源下毒,或者不毒人而选择毒战马,都会造成很大的骚乱——不对,陶不言的毒术应该是有限制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陶不言并没有在兰州城里大规模使用。

    程卿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立刻让小磐提醒谷宏泰:

    “此人性格乖张,擅长豢养驱使毒虫,你们一定要万分小心谨慎,不可令他逃脱。”

    俞三来西北,肯定是因为锦衣卫公务。

    现在锦衣卫,或者说狗皇帝最关切的,应该是萧云庭有没有造反叛变的心思……俞显的使命,多半与此有关。

    萧云庭若有反心,都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什么都不做,放任北齐军队打进来,那大魏的社稷就危了。

    以目前情况来看,萧云庭暂时没有这个心思。

    但情况继续僵持下去,很难保证萧云庭不反。

    程卿接手了军需物资调度工作,才发现如今的西北战线,居然是靠邺王府在支撑。

    朝廷拨往西北的军资又慢又少。

    这简直是在逼邺王府先把家底消耗光……狗皇帝到了此时,还在耍心眼,希望西北军和北齐军队两败俱伤。

    说真的,如果萧云庭哪天真的扯起了反旗,程卿竟有点能理解他。

    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发草粮,马儿被逼急了,肯定要挣脱缰绳逃跑。

    程卿在心里骂狗皇帝,又有点担心俞显。

    萧云庭要是反了,兰州城里的锦衣卫都很危险,萧云庭会把俞显视为皇帝鹰爪,抓几个来杀了祭旗!

    “再提醒俞千户,让他们自己千万要小心,你和谷宏泰这两天先不要联系了,萧云庭的手下在城里到处清查,小心查到他们头上!”

    俞显接到程卿的传讯,怔怔半天。

    在不知道程卿是女郎之前,俞显很爱脑补,程卿稍微多看他两眼,他都能脑补出许多剧情。

    知道了程卿是女郎,程卿确确实实关心他,俞显反而不敢自作多情了——连曾经做过的春梦,都似变成了冒犯和不尊重。

    在俞显在公务和儿女私情两者中纠结时,章先生带着人到了兰州境内。

    其实刚到西北,章先生就知道黎老头死了,章先生唏嘘了两句,说黎老头是为了大业而牺牲。

    到了兰州,章先生听说黎老头的师弟陶不言失踪,倒比听闻黎老头的死讯更生气:

    “一个大活人好端端岂会失踪,肯定是有第三方势力掺和了进来,好好找一找,必须把陶不言找出来。”

    ——陶不言失踪,谁来为程卿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