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皇室来人
    但同时她会定时的派人去过问情况的,那边现在有听雪帮自己看着,傅燕清觉得还是很放心的。

    如鸢跟寒烟还有吴妈很快就知道了傅燕清的安排,知道傅燕清的精盐居然是这么来的,心里也觉得很是惊奇,不过却又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

    毕竟她们的小姐就是这么的厉害!

    “对了,我离开的这段时间还有别的事情吗?”傅燕清问道。

    寒烟看了傅燕清一眼,道:“大越的皇室已经掌握了不少的力量,而且现在也在大量的吸收这些力量。”

    对百姓来说,皇室才是更加值得信任的。虽然之前的一切都让皇室化为乌有了,可说到底他们手上捏着的东西也不少,足以让他们慢慢的恢复过来。

    当然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皇室的人想要还跟从前一样的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像傅燕清她们这些窜起来,但却并不算太引人注意的小势力就不说了,那些世家们的积累就足够让皇室的人头疼的了。

    不过皇室的人倒是也知道,他们直接跟世家对上肯定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所以就想着先把类似于傅燕清他们这样的小势力捏在手上,这样皇室的力量就会更大,到时候哪怕是世家也未必就对付不了。

    所以在傅燕清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已经有皇室那边的人来接触过了。只不过都被她们用如今傅燕清不在燕城为借口给打发了,可如今傅燕清回来了,相信那些人应该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

    傅燕清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她倒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奇怪。游戏从一开始的时候是让大家一无所有,看似好像都是人人平等的。

    可事实上,皇权一直都是凌驾在众人之上的。即便是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对皇室百姓的心里还是会天然的敬重,这个时候只需要皇室的人站出来振臂一呼,绝对就有不少的人愿意效忠了。

    可愿意效忠那是他们的事情,但皇室的人不应该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来,她对这些争名逐利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

    更重要的是,这天下又不是只有大越朝,如今天下大乱,大越的皇室想要趁此机会将这些势力都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上,看似好像是个不错的注意,但事实上,大越的皇室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本事。

    除了真正效忠于皇室的人,这个时候选择站在皇室这一边的人,还不都是想看看跟着皇室能不能有利可图?毕竟不管怎么说,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是皇室呢。

    傅燕清敢保证抱着这样想法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可是这里面却不包含自己。

    寒烟跟傅燕清说的没错,果然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收到了拜帖。

    本来傅燕清是想着随便把人给打发走的,可是谁知道来的这几人却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坚持一定要见到傅燕清才会愿意离开,如果傅燕清要是不愿意见他们的话,那么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

    傅燕清:“还跟老娘耍赖?”虽然还没有见面,但傅燕清对这些人的印象就已经很差了,最后见到人以后更是如此。

    这些人的拜帖上面虽然清清楚楚的写着他们是来拜见傅燕清的,可是他们却并没有把傅燕清当成一回事。对傅燕清说话的语气更是高高在上,仿佛他们愿意来见傅燕清一面就是对傅燕清多大的恩典似的。

    话里话外都是在指着傅燕清,说傅燕清怎么能够对他们如此的无理。好歹他们也都是皇室派来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这一行人里面还有一位世子呢,那可是皇上的亲侄子。

    能够让皇上的亲侄子来见傅燕清已经算是给足了傅燕清面子了,可傅燕清却偏偏还要拿乔。

    这些人是一边抱怨,却一边还让傅燕清带着燕城所有的兵甲效忠皇室,说是皇室肯定会不会亏待傅燕清的。等到大越重建以后,傅燕清就是大越的功臣。

    傅燕清只觉得好笑至极。

    “诸位要求的事情只怕我办不到,所以恕不远送。”傅燕清淡淡的就将人给拒绝了。

    来人显然是没有想到傅燕清会拒绝,他们谁不是以为只要他们来了,这傅燕清肯定是二话不说的就同意了?谁结果居然是将他们都给拒绝了?

    “傅城主莫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说话的人就是那位所谓的世子,只是他现在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大有一种要把傅燕清给撕了的意思,但傅燕清却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反而还很是淡定的说道。

    “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好歹也是世子难道还听不懂人话吗?”

    周贤整个人面色铁青,他从小到大谁不是将他捧得高高在上的?从来都没有人敢对他说一句重话,可是现在呢?这个叫傅燕清的居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

    如果要不是看在她的手底下还算是有不少的兵甲份儿上,他早就把这个女人给杀了。

    “为皇室效命是你的福分,别不知福。”周贤道。

    傅燕清啧了一声,:“原来为皇室效忠是福分啊,那真是太可惜了,这福分我并不是很想要呢。所以这位世子,还希望你赶紧去找别人吧,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人都想要这福分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拒绝了,丝毫都没有要给皇室脸面的意思。

    周贤质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傅燕清面容一肃,:“那当初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们皇室又在什么地方?”

    周贤脸色一变,辩解道:“当初皇室已经是自身难保,自然是要先保全自己以后才能够顾全百姓。如今皇室也算是勉强缓过来一口气了,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怎么能够推辞?”

    傅燕清是越听越是觉得好笑,有危险的时候皇室也要自保,就不管自己的这些百姓了。而等到皇室稍微安定下来了,就是需要百姓们给他卖命的时候了。

    这些人还真的是想得出来?

    “是吗?与我何干?”傅燕清依旧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那周贤显然也是被傅燕清的态度给气道了,直接放下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