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凶徒
    听雪本来就对傅燕清是格外的有信心,如今听见傅燕清这么说,自然更加没有丝毫的担心了,反而还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们有这么多的兵甲难道还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吗?真要是那样的话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

    “对面的小妞儿,识相的话就让你们能做主的人出来说话。”

    虽然他们自认为自己的实力惊人,可是碾压对面的人。可如果要是能够不动手,就将自己想要的一切都囊入怀中那自然是不动手的好。

    可没想到他们都列阵在外了,结果那边的人却好像丝毫反应都没有。一直都只是两个小姑娘在外面,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看不起他们?

    真要是这样,那他们就要让这些人知道看不起他们是什么样的下场。

    听雪:“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家小姐跟你说话?”

    傅燕清看了听雪一眼,眼中饱含赞赏。还真是没想到听雪居然还能够有这样的气势,爱了,爱了。

    听雪被傅燕清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将脸瞥到一边。解释道:“奴婢就是看不惯他们这个样子。”

    傅燕清,:“你说的很对,所以我也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听见傅燕清跟自己这么说,听雪总算是放心下来了。她最担心的就是怕小姐万一要是怪自己多管闲事的话怎么办?

    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不害怕了。

    “小丫头,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劳资把你抢回去做小老婆?”说完,那汉子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没有将听雪放在眼里。

    听雪气的是满脸通红,这人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

    “你。。。”

    傅燕清只看了那人一眼,也知道这人哪怕是从前多半也是个混子出身,说不定还是土匪之类的。遇见了这样的人,你跟他讲理是没有用的,就得要靠拳头说话。

    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问问他,来这里做什么?”傅燕清道。

    听雪:“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那人先是一愣,很快道:“听说你们这里有盐,兄弟们最近缺盐缺的很,所以来问你们借点儿盐回去吃吃。”

    傅燕清知道这些人嘴上说的是借盐,可实际上就是来抢的。毕竟如果真的是来借的话那就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可是看看这些人。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只怕不仅是想要借盐,甚至还想要从他们的口里逼问出来精盐是如何做出来的吧!

    只不过傅燕清好奇的是,这些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手里有精盐的?

    即便是燕城的人知道精盐都是出自自己的手,可是自己这段时间可没有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而来。至少想要在不被自己差距的情况下,跟踪自己,傅燕清相信现在为止大越国应该还没有人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那么,既然消息不是从燕城那边透露了,最有可能的就是这里了。

    自己手下的那些兵甲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他们是绝对不会透露丝毫的。至于吕庆等人,实话说有一刻傅燕清对他们还是有些怀疑的。

    但事实上他们这些人一直都在傅燕清的监督之下,就算是想要耍一个小手段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除非他们伪装技术真的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要不然的话就绝对骗不过自己。

    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跟吕庆他们最初一起来的人了,虽然他们现在已经被严令禁止不许接近这边,可事实上这有些事情其实他们都已经知道了。

    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就学着他们一起煮盐了,傅燕清之前没有拦着他们学自己煮盐。是因为知道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提炼精盐的技术,同时也是觉得现在都在缺盐。

    如果这样能够缓解一下他们目前的困境,倒是也无所谓。

    可是却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一念之仁,居然让这些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分明就是想要对自己动手啊!

    不过倒是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与虎谋皮,难道那些人真的就一点都没有看出来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吗?

    如果真的要是被他们给得手了,他们真的就会放了他们吗?想也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让我猜一猜,告诉你们这个消息的是一个有一些年纪的妇人是不是?”傅燕清问道。

    “这重要吗?”那人反问道。

    傅燕清一乐,:“自然重要了,至少我也要知道自己应该去找谁报仇吧!总不能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弄不清楚,你们说呢?”

    “小姑娘,只要你们乖乖的将精盐交出来,我们不为难你们。”那人指着傅燕清道。

    虽然那个女人跟自己说了,这群人做主的是个小姑娘。可事实上现在有两个小姑娘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还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当家做主的人到底是谁!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把两个小姑娘都给带回去。这样一来,他总能够把这个人是谁给弄清楚的。

    “小姑娘,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跟我们作对对你肯定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所以你在做任何的决定之前是不是都应该要想清楚了,自己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

    傅燕清嗤笑一声,:“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一群匪徒,居然还是讲理的人,到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对方显然是被傅燕清的话给激怒了,顿时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傅燕清。

    “小姑娘,你可千万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这些人都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面的,谁都不怕死。”

    “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既然敢来抢她的东西,那她就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傅燕清很快的就将兵甲给召集起来了。

    不过却依旧还是没有被人放在眼里,甚至还觉得傅燕清这就是小孩子在办家家酒。就这些兵甲,不过就是看上去厉害,可实际上真要是打起来了,有谁能够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他们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还开始忍不住的大笑起来。等会儿就要让这个嘴硬的小姑娘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等到时候这个小姑娘就不会在自己的面前这么的伶牙俐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