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赢了
    可邹城城主却觉得傅燕清这是临死前的诡辩,因为他很快就要赢了,所以自然也就不用在跟这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了。

    可是这该说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说的。

    “只希望傅城主能够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就行了。”

    沙漏里面的沙越来越少,距离约定的时间似乎只剩下那么三十瞬息的时间了。邹城城主因为自己马上就要赢了,不仅呼吸急促,甚至就连脸上都出现了难以言喻的红晕。

    可就在这时候,傅燕清的兵甲进来了。

    “禀城主,邹城已经被拿下了。”就在兵甲说完的瞬间,沙漏里面的沙也已经完全流完了,可因为兵甲是在沙漏里面的沙流完之前告诉傅燕清邹城已经被拿下的消息的,所以这一场赌局自然是傅燕清赢了。

    邹城城主不敢相信,他明明马上就要赢了,可就在最后一刻他却功败垂成了,这种感受自然是不好受的。

    他现在忍不住的要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上天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了,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马上就要赢了,去额还来糊弄自己?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可事实上这一切都是真的,没有人来糊弄他。

    傅燕清起身拍了拍自己的上衣,道:“看样子这一局似乎是我赢了呢。希望黄城主能够遵守约定将铁矿的地址告知。”

    邹城城主却好像突然间的变了一个人一样,立刻将原本写有铁矿地址的纸张塞进了自己的口中,然后吃了。

    “傅城主既然已经得到了邹城,难道还想要铁矿吗?”那是他唯一可以东山再起的机会了,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交出去呢?这不是开玩笑吗?

    傅燕清从开始就已经猜到了这个人肯定是不会这么老实的把地址告诉自己的,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耍这样的手段,这不是摆明了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吗?

    既然这人敢这么做,那么自己肯定会让他承受他该承受的一切的。

    “黄城主,从开始我就已经跟你说的很是清楚了,可你依旧还是选择跟我堵了。到现在你输了,却又不想认账?你说,这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天底下自然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了,不过他坚信只要自己不拿出来。那么这人就奈何不了自己。

    “傅城主,赌约是你提起来的,跟我没有关系。”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要脸面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反正死不认账的事情他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一点压力都没有。

    傅燕清微微一笑,:“那真是太可惜了,原本还想要给黄城主你一次机会呢?可没想到黄城主原来对这次的机会居然是这么的不懂得珍惜,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邹城城主突然间有了不好的预料,而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被傅燕清的兵甲带走的那两位城主。忍住颤声,问道:“你把那两位城主怎么样了?”

    傅燕清看了邹城城主一眼,道:“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

    可就是这句话,让邹城城主一下子好像丧失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一般的跌倒在地上。:“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对不对?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把那两个城主都给杀了?”

    “阳城城主这个叛徒,宁愿放弃阳城也想要活命,真是不要脸。”

    这位邹城城主似乎是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所以好像一切都不在他的顾忌范围之内了。他开始不停的咒骂傅燕清,然后开始咒骂阳城城主,似乎这样就能够让他的心里好受一点。

    开始,傅燕清还能够觉得无所谓,反正你想要骂,那就随便你去骂就好了。可渐渐的,傅燕清也开始不耐烦起来了。

    “把他带下去吧,记住别把人给弄死了!”

    这位邹城城主到底还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在听见傅燕清这么说以后,就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要是被这些人给带走了的话,那么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太好过的。

    于是连忙问道:“难道你不想知道铁矿的消息了吗?”之前他不愿意将铁矿交出来,是因为觉得自己还可以靠着铁矿东山再起。

    可是现在他很是清楚,既然自己已经落到了这位傅城主的手上那么自己想要逃命的可能性不大,而且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在这里也说不定。

    所以他试图想要用铁矿引起傅燕清的注意,然后借此机会来保住自己的性命。

    原本他以为他说出铁矿的消息来会让傅燕清将他放了,至少从态度上来说也会对他好一点的。可是他想错了。

    “铁矿本来就是你跟我的赌约,我赢了,可是你不仅没有按照约定将铁矿的地址告诉我,甚至现在还想用铁矿来威胁我。是什么让人觉得你可以威胁我的?”

    邹城城主急了,不对,这一切都跟自己设想的不一样。

    按照他的设想,当他这么说以后傅燕清应该将他给放了,然后再恭恭敬敬的请求他的原谅。可这一切都没有。

    不仅如此,而且他还能够从傅燕清的眼神中看出来对自己的鄙视。

    “可如果我要是不告诉你铁矿在什么地方的话,你将永远都找不到。”

    傅燕清,:“你都能找到铁矿,为什么会觉得我找不到?最多只是多费一点功夫而已,但你应该知道的,这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不是吗?”

    “好了,把人给带下去吧!”

    一次性的将四座城池都收入囊中,对傅燕清来说也并不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她的兵甲也有很多都受伤了,甚至还死了不少的人。

    这并不是傅燕清想要看见的结果,可是在这四个城主来找自己的时候,其实她就知道这一遭是躲不过去的了。

    她现在这么做,无非就是在他们还没有将自己的势力发展起来之前,提前的将损失降到了最小。

    好在她作为一名高级的治疗师与制药师,手上的药材还是很多的,甚至她的系统里面还有一整片的药材田,她可以从这里面找到自己所需要的药材。

    当傅燕清出现在兵甲们的面前时,大家无疑都是很激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