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一百零八章 意见不同
    “几位城主,现在我们都在她傅燕清的手上,这个时候我们更加要守望相助,绝对不能够起内讧啊。说不定那傅燕清现在就指望着我们自己乱起来,到时候甚至她什么都不用做就把我们全部给摆平了,难道大家想看到这样的场景吗?”

    这话还真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让原本本来都已经要乱了的这些人顿时又安分了下来。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机会出去,只是我们这次带来的兵将实在是太少了一点,而如今我们又还身在燕城之内,如果要是没有傅燕清发话的话,只怕我们肯定是出不去燕城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难道我们还真的要困死在这燕城之中吗?如果我们要是不及时赶回去的话,只怕手下的那些人未必会这么听话。”

    “对啊,咱们必须要赶紧想办法离开燕城才行。”

    “离开燕城?谈何容易?”

    “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傅燕清身边不是有几个丫鬟吗?我看那傅燕清对自己的那几个丫鬟还是相当看重的,如果我们对这几个丫鬟下手,说不定还能够有一点希望呢?”邹城城主道。

    其他几人皆是一言难尽的看着邹城城主,显然是没有想到原来这邹城城主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过这好像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毕竟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又有哪一件不是被这个邹城城主给撺掇的呢?如果这一次他们要是能够从燕城出去的话,那么回去了以后绝对要跟这个邹城的城主保持距离,要不然将来被这个邹城城主给害了,说不定自己都还不知道为何!

    “几位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如果几位要是觉得我这样的办法不够好的话,那几位不妨告诉我可还有其他什么办法?”

    如果他们真的要是能够想出来其他的办法,也不至于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了。如今就是因为想不出来办法了!

    可是想不出来办法,也不能对人家姑娘下手啊,这简直太有损阴德了。

    “咱们只是想从燕城出去而已,如果我们要是出去了,就别为难人家几位姑娘了。”

    “倒是没看出来云城城主原来还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只可惜你怜惜她们,她们却不见得会可怜你。再说了,跟在傅燕清身边的还能够有什么好人?说不定也跟傅燕清一样,满手都是鲜血,难道对这样的人,云城城主也还是舍不得下手吗?”

    “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不能这么对人家。”

    “看样子云城城主是看上人家了,要不然的话为何要这么穷尽心力的为人说好话?”

    “够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们居然还有心思争吵不休?还有,邹城城主,实话跟你说你刚才说的那个法子肯定是不行的。”

    “我的法子不行,那你就给我找一个更加合适的法子出来,否则的话你就别跟我说什么我的不行。”

    “傅燕清的那几个丫鬟一向都是跟在傅燕清身边的,你觉得想要对人家丫鬟动手就能够对人家丫鬟动手了吗?你是不是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被人这么直白的一顿训斥,邹城城主的脸色自然是好看不到哪里去。他坐上城主之位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城主的派头还是很足的。

    可现在却被人指着鼻子这么说,可想而知他这心里的怒火了。如果不是现在都被困在这里的话,他绝对是要当场找人麻烦的。

    “既然阳城城主看不上我想出来的办法,那不妨阳城城主来说说看究竟还有什么办法吧,正好也好让我见一见阳城城主的高见。”

    阳城城主自然知道自己这么说是将邹城城主给得罪了,可就算是将邹城城主给得罪了又怎么样?难道还要让大家继续再跟着他一起作死吗?

    “我觉得咱们还不如就跟着燕城,反正这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相信你们也看出来了,这燕城的日子可要比咱们自己城里的日子好过的多了。”

    阳城城主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那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以后才做出的决定。其实从今燕城开始他就已经开始在对燕城的一切都在观察,他发现燕城的一切都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他以为傅燕清只是一介女流之辈而已,就算是能够将燕城给管下来,可那也绝对是捉襟见肘,困难重重。

    可是从进入燕城以后的所见所谓他就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在他看来需要费尽心力才能够办好的事情,可能傅燕清轻而易举的就办妥了。

    虽然自己很不想承认,可这毕竟究竟是事实。

    再说了,他阳城其实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阳城一旦要是支撑不下去的话,到时候城内的百姓不照样还是要生死由天吗?

    说不定现在归顺了这位傅城主,反而还能够给阳城的百姓带来一线生机也不一定呢?反正他也算是当过了城主了,这个瘾也算是过了,所以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

    邹城城主一开始还真的以为阳城城主会出一个什么好主意来,结果却听见阳城城主说要归顺的事情,顿时就恼羞成怒了。

    “难道阳城城主竟然是真的怕了那样一个女流之辈了?还真是没有想到,阳城城主你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阳城城主却只是看了邹城城主一眼,然后道:“我知道城主你肯定不理解我为何要这么做,那我就解释给你听。”

    “当初我之所以建立阳城,是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个家,不想看见大家流离失所。我以为靠着我自己的本事,可以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可现在我才明白,这太难了。所以现在把这些让给有能者居之有什么不好?”

    “即便是如此,那你也可以将阳城让给我,这样邹城与阳城合并,到时候实力只会更加的强盛,为何要将这一切都让给傅燕清一个小丫头?”

    阳城城主看了邹城城主一样,道:“你能够拿出来精盐吗?”

    邹城城主被问倒了,如果他要是能够拿的出来精盐的话,那么他也就不用出现在这个地方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不就是因为他也没有百姓们需要的精盐吗?

    说来说去,都是缺盐闹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