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九十章 代价
    “这两位可是咱们傅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啊,咱们傅姑娘最喜欢的就是她身边的这几个丫鬟了。你说你惹谁不好啊,非要惹人家。”

    “傅姑娘是谁啊?”

    “你连傅姑娘都不知道?那可是我们的城主啊,燕城就是傅姑娘建立的呢!”

    妇人现在只觉得自己是头晕目眩,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跟自己说什么?自己是惹了谁了?城主的丫鬟?完了,这下真的是彻底的完了,自己怎么能够这么蠢呢?

    可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丝的侥幸,会不会是别人弄错了?怎么会就刚好这么巧?真的就惹到人家城主身边的人身上去了?

    “你怎么就知道是城主身边的人了?人家不是都说城主那都是日理万机的,肯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你们还能看见她身边的人,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人家本来也就没有一定要让这妇人知道,不过就是因为这妇人问了一句,所以自己才说的。再说了,这场戏她也算是从头看到尾的。

    听雪姑娘是个好说话的,所以才会被这个女人给拉扯上了,都没有还是好声好气的跟人说话。但寒烟姑娘就不一样了,没看见那鞭子毫不留情的就直接招呼上去了吗?

    真要是被这样的人给沾染上了,那自己可就脱不了身了。

    大约大家都是害怕被沾惹上了,二话不说直接就散了。

    原本跟着她一路来的人也开始有意无意的要疏远她,毕竟就这样性子的人谁知道下一次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

    现在只是得罪了城主身边的丫鬟,谁知道下一次是不是直接就把人家城主给得罪了?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她们岂不是也要跟着被连累了?

    所以保持一定的距离是肯定的。

    “咱们赶紧进去吧!”因为怕受到牵连,所以其他手上有铜币的人就打算赶紧先进去了。

    那妇人原本还想着在这些人的面前卖个惨什么的,结果根本就没有人理会她,反而一个个的都要交钱进城了。

    这怎么能行?如果她们要是走了的话,那岂不是就只留下自己一个人了?自从跟着从凤城出来以后,她基本上都是跟着蹭吃蹭喝的。

    这些人要是走了,那自己再去哪里找这么合适的冤大头?不行,自己一定也要跟着一起去才行。

    结果才刚到城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不让人进城了?”

    守城兵甲没有说话,但拦人的态度却很是明显。

    那妇人见其他人的身影马上就要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也顾不得自己之前因为不愿意交入城费,一直闹的事情了,连忙掏了五个铜币出来递到守城兵甲的面前。

    “不就是入城费吗?我给了,这下可以进去了吧!”这些个见钱眼开的东西,就算是能拿自己的钱又怎么样?

    就怕是有命拿,没命花。

    结果那守城的兵甲却连看都没有看妇人一眼,更不要说是收下她递过来的入城费了。

    妇人顿时一下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上面不是说了,只要交了入城费就能够让我进城了吗?我现在给你入城费,你还居然是这个态度?”

    “寒烟姑娘说了,你不能进城。所以就算是交了入城费也没有用!”

    妇人只要一想到跟自己一起来的那些人马上都要消失不见,从此以后说不定自己跟她们就变成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以后就更加的愤怒起来了。

    扑上去就要厮打守城兵甲。

    结果很快就被巡逻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将人给制止以后直接带走了。

    至于后续?自然是关起来了,判了一年的牢狱。

    刚开始的时候这妇人听见自己被判牢狱的时候,竟然还觉得挺好的。说自己现在反正也没有吃住的地方,住在牢房里也挺好的。

    不仅有住的地方了,而且还要管她的吃喝拉撒。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有多么的天真了,不仅要每天都去跟着其他的犯人采石头,而且每天还要在城外游行。

    一边游行还一边要把自己犯了什么样的事情大声的说出来,让每个人都知道她是怎么犯错的。

    直到这时候妇人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会有多大的影响,只可惜的是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毕竟错都已经犯了,而有些错误也不是自己说自己知错了就可以,而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寒烟没好气的教育道:“你说说看你,性子怎么就这么的软弱?人家都欺负到你面前来了,你居然还能够忍气吞声?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姐妹?”

    听雪却笑道:“我有你这么一个厉害的朋友不就好了吗?再说了,我这也不是没什么事情吗?我看你也就别生气了。”

    “你。。。你这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气死人了。”

    听雪自然知道寒烟到底为什么而生气了,不过对于听雪来说她的好心也是有底线的。更何况,她也知道这样肯定是很容易让人得寸进尺的。

    只不过她还什么都没有做,寒烟就来了。

    而寒烟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简单粗暴的很,不过这样一来倒是也的确不用自己再做什么了。

    这些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傅燕清的,当然这二人也没有一个人是想着要瞒着傅燕清的。

    “寒烟做的很好,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够放进来了。我们燕城绝对不能够被这样的人给破坏了。”现在的燕城才刚刚起步,要是到处都是这样的人,岂不是要搅得燕城是乌烟瘴气的?

    “只是听雪你也要改一改你的性子了,我知道你的打算。可是这有些时候做决定的时候还是要果断一点,否则的话你在别人的眼里就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明白吗?”

    听雪点头,:“知道了小姐,您就放心吧!”

    “对你们我自然是放心的了!对了,交代让你们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几大城主都表示可以,不过凤城城主现在已经弃城而去了,据说投奔邹城去了。”寒烟道。

    傅燕清微微皱眉,凤城?那这么说来,这凤城现在就是空城一座了?只可惜凤城到燕城的距离实在是有一点太远了,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将凤城给抢过来,作为燕城的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