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八十九章 静止入城
    “这个忙只怕我是帮不了大娘您了,您还是去找别人来帮您的忙吧!”说罢,听雪就要离开。

    结果这妇人就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赖着听雪一般,竟然死活都不肯放手。而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妇人也更加来劲了。

    “闺女啊,就算是娘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也不应该拿了娘的钱自己跑了啊。这要不是娘知道了,追了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带着全家的钱进城过好日子去了?”

    这也能信口胡说的?自己跟她也就才认识多大一会儿啊?而且还是她主动来扒拉着自己的,结果现在倒是好了,说自己是她的闺女?

    “这位大娘我看你是认错人了,这位可不是你的闺女。”有认识听雪的,就想着帮听雪说话。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人给打断了。

    “你知道什么?难道我还能不认识自己的亲生闺女?这孩子多狠心啊,居然拿着全家的钱就这么跑了,我要不是知道她在这里的话,也不能找过来啊。再说了,这里有那么多的人呢,我就不相信了,还没有人能替我主持公道了。”

    听雪更是被气笑了。

    若是这个妇人能够好好的跟自己说,或许自己还会有可能一时心软,给她几个铜币。可从刚开始的道德绑架,再到现在的说自己是她的女儿还是偷拿了家里全部钱财的女人,听雪也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了这个女人这么大的胆子,让她居然敢这么做。

    “看样子,你的确是不知道我是谁。不过你说我是你的女儿?那我不妨就告诉你,我三岁的时候爹娘就死了,我爹是得痨病死的,我娘是上吊自杀的。是我卖了我自己,给他们买了一副薄棺材把他们亲手给埋了的。你现在说你是我娘,难不成你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你娘我可是还好好的活着呢。听听你说的这些话,这是当闺女的该说的话吗?”妇人还在狡辩,显然即便是听雪说她的爹娘都已经死了,在这个女人的眼里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毕竟她的目的就只是为了要赖上听雪而已。

    “这可真够不要脸的,人家听雪姑娘明明都说了自己爹娘已经死了。结果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还上赶着说自己是听雪姑娘的娘。”

    “就是,不过还真是不知道,原来听雪姑娘居然有这么悲惨的身世呢。”

    “谁说不是呢?不过现在听雪姑娘的日子好过了,跟在傅姑娘的身边,比咱们这些人那可是要好的多了。”

    那妇人听来听去,越听越是糊涂,感觉自己怎么好像根本就听不懂一样?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感觉上这个小丫头应该还真的是来头不错的那种,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人都认识她呢?

    不行,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了这次的机会。

    “听雪,你是怎么回事?居然还不回城?难道还等着小姐来找你不成?”寒烟一脸不悦的看着听雪。

    听雪连看都没有看那妇人一眼,道:“这不是被给泼妇给缠住了吗,所以才没有能够尽快回城。是不是小姐找我了?”

    “被个泼妇缠住了?你也就这么一点出息了,行了,赶紧走吧!”

    听雪点头,正要跟着寒烟走的时候,那妇人冲过来一把将听雪给抱住了。

    “你个忤逆不孝的,难道真的就要丢下你的老娘这么走了吗?难道你是真的不怕自己天打雷劈吗?”

    结果寒烟连问都没有问是怎么回事,就直接抽出自己腰间的鞭子狠狠的甩在了妇人的身上。只听见那妇人哎哟的一声,结果就躺倒在地上。

    “怎么?难道在我面前还想要装死不成?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你要是真想要装死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真的让你去死。反正一口棺材的钱我还是出得起的!”寒烟冷酷的说道。

    那妇人哪里还敢躺在地上?这一鞭子打在自己的身上的确是很痛。但也不至于就真的是要了自己的命!

    而且她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姑娘跟自己说的话绝对不是假的。她说她会要了自己的命那就绝对会要了自己的命,所以自己可不能够在这种事情上面去冒险。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还以为自己是找到了一个好拿捏的人。结果却发现不仅没有成功的将人给拿捏住,反而还让自己挨了一鞭子。

    “你打了我难道不应该赔我钱吗?”那妇人也算是豁出去了,想着好歹自己也挨了一鞭子了,所以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必须要要钱才行,否则的话那自己的这一鞭子岂不是就白挨了?

    这道理还真的就是这么个道理,只不过她找错了对象。

    “想要钱?”寒烟看着妇人。

    妇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很想要把自己之前说出口的话改过来。但也知道这话自己既然已经说出口了,想要改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谁让你打我了。”

    “好啊,那我就多打你几鞭子,正好多给你点儿钱。”说着寒烟就要朝着妇人抽过去。

    那妇人二话不说,连忙摆手道:“我不要钱了,不要了。怎么会有这么凶的姑娘?这以后肯定是找不到婆家的,这样的女人简直了。”

    但寒烟却并没有多加理会,反而对守城的兵甲说道:“记住这个女人的长相,以后就算是拿着再多的铜币,都绝对不能让她入城知道吗?”

    守城兵甲点头:“寒烟姑娘请放心。”

    那妇人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寒,自己好不容易才到了燕城来。结果现在却被人不允许自己进城?这岂不是把自己的后路全部都给断了吗?这可不行啊!

    “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不让我进城,我就不能进城了吗?你这未免也太把你自己当一回事了。”

    结果旁边还真的就有人对妇人说道:“原来你不知道这二位姑娘是谁啊!”

    “她们是谁?”妇人隐隐的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难道自己真的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不可能啊,不就是两个小姑娘吗?难道还能够有什么大来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