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七十五章 失望
    傅燕清饶有兴致的看着赵睿康,她是真没有想到原来敢在试卷上写自我推荐的居然是这么一个人。当然了,也算是对得起傅燕清的期待了。

    毕竟这也算是出格的事情了,换了一般人可不敢这么做的。

    “这是你写的?”傅燕清将试卷举起来问道。

    傅燕清一看就认出来了,的确是就是自己交上去的那一份。

    “是。”

    “那这么说这上面的那些也都是你写的了?”傅燕清问道。

    赵睿康点点头,:“那你跟我说说看,你都有什么样的看法?也好也让我知道一下,我这燕城如今还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这上面说的是燕城如今种种优点,但也列举了一二的缺点。但也仅仅只是把缺点说出来了而已,却并没有说该如何改变这些缺点。

    如今傅燕清让寒烟把人给叫过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听听看,这缺点应该要如何改变。当然,她也知道让人直接跟自己说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自然这人来应招了,那就说明这人目前为止应该是缺一份工作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在自己面前来个一鸣惊人,然后能够得到自己的重用。

    不过不管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这目的是一样的,这就足够了。

    “放心,只要你说的合理,我身边还缺一个文书官就是你的了!”傅燕清道。

    赵睿康眼神一亮,文书官?虽然这个官听上去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但能够在城主的身边做事,这是别人想都别想的。

    “如今燕城是事事具备,可是在划分上面却还是有问题的。而且城里的人明显比城外的更少,如果要是城外的人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怕是城内的人多半是招架不住的。”

    傅燕清才刚听完就忍不住的笑了,:“你应该是刚到我们燕城没多久吧!”

    “是。”赵睿康很是痛快的就承认了,毕竟他的确是刚到没有多久。

    “燕城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一点相信你应该也知道了。”

    赵睿康点点头,这些他都是知道的,也知道这燕城最初的时候是一片荒芜什么都没有。是这位傅姑娘带着自己的人马在这里扎根,后来又建立起来了燕城。

    然后才有这么多的人来投奔,甚至还有不少人是燕城的俘虏。只不过燕城并没有把这些俘虏直接给杀了,反而还给了这些俘虏们吃的,让这些俘虏们干活儿。

    久而久之,俘虏们自然也就把燕城当做是自己的家了。

    “可燕城以后只会越来越壮大,现在傅姑娘你还能一个人说了算。难保以后就没有人想要跟傅姑娘你分一杯羹了。”赵睿康道。

    就好像他做知县的时候,那下面的主簿等人不也是整天的勾心斗角吗?

    傅燕清又笑了,:“想要和我分一杯羹?那也要看看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本事,毕竟这也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够行的了,你说是不是?”

    赵睿康这才想起来,傅燕清可不是当初的自己。他只是一个小知县,这手上也没有多少的人手。但是人家傅姑娘不一样,这手上可是养着不少的兵甲呢。

    而且这些兵甲的战斗力惊人,这也是傅姑娘的底气。

    “未必人人都是忠心的。”赵睿康又道。

    别人她或许不知道,但自己手下的兵甲却是绝对忠心的。原本以为这是个有能耐的人,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如果你要是只有这些的话,那我也就不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她的时间很宝贵的,还有很多的事情在等着自己去做呢,怎么能够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了。

    赵睿康愣住了,他当然听明白傅燕清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了,可他这不是没有想到吗?他原本是打算来个抛砖引玉的。

    先提出一点点的小问题,然后再将大问题提出来,这样才能够让人家城主重用自己不是吗?可没想到自己这才说了几句话而已,人家就已经不耐烦了。

    这可不行,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的计划岂不是既要失败了?

    就他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也干不了什么重体力的活儿,还能做什么?

    “还有,我我还有。”赵睿康急忙道。

    傅燕清,:“那就快说。”

    “可以规划,划分。”

    实话说傅燕清是真的有一点失望的,原本她以为真的有一个可以给自己提出建设性的人出现了,结果闹了半天都是自己误会了。

    “寒烟我先回去了。”傅燕清起身道。

    赵睿康是彻彻底底的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都已经说了,为什么傅姑娘还是这样的态度?难道她真的就一点都不想知道吗?

    这不可能啊,这些都是他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才想到的。再说了,这女人掌权哪里有男人掌权顾虑的周到?

    可他不知道的是傅燕清那是开了挂的女人,拥有系统。

    所以他所谓的规划,其实傅燕清早就已经做好了。

    “小姐,奴婢也不知道那人竟然是这么一副德行。”寒烟自然是看出来了,自家小姐这是不满意呢。

    说来也是自己的错,要不是自己不够谨慎的话又怎么会让这样的人出现在小姐的身边?

    傅燕清拍了拍寒烟的肩膀,道:“跟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要见他的。只不过的确是有一点失望。”

    原本以为是个有本事的,但结果却还是外强中干。

    但这人的出现倒是也给了傅燕清一些灵感,虽然自己暂时是用不上这人了。可还是有其他的地方能够用得上的。

    “咱们燕城现在的读书人多吗?”傅燕清问道。

    寒烟一愣,随即道:“这个还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谁还管读书人啊?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说读书人那都必须是要靠后站的。

    可小姐现在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姐,您是想看话本了?”寒烟问道。

    当然,寒烟之所以这么问,就是因为从前傅燕清还是顾家小姐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没事的时候打发她们这些丫鬟出去买几本话本回来瞧瞧。

    所以寒烟自然就以为是傅燕清突然间想看话本了所以才这么问自己。